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卡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卡车相关的理由,或将注册名发QQ信息至825858940)
查看: 39141|回复: 397

第一部卡车人的小说《卡车那些事》在线连载 [复制链接]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28:26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krone 于 2014-7-13 09:42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大漠,一望无际的沙漠充满了视线中的一切,除了沙漠,还是沙漠。一队商队在沙漠中缓慢前行,除了风声,就只有骆驼的铃铛。

  

  “三爷,大家走了一天了,大家都累了,骆驼也累了,咱们歇歇脚吧”,一个车夫和领头的说道。

  

  “张老三,不行,这里很威险,附近就有专门打劫商队的土匪,我们必须在天黑前到达前方的部落,才是安全的。”三爷说道。

  

  “好吧,大伙儿加把劲,争取尽快到达目的地”。突然,远方传来了一阵马蹄声,以及扬起的沙尘。

  

  “土匪来了!大家快跑!”车夫们四散开来,张老三也跟着跑了。突然,一个趔趄,摔倒地上,看着马上到达眼前的土匪,张老三知道自己的生命要结束了,躺在地上,望着昏黄的天空。“老天,我只是一个车夫而已,为什么生活这么难!”出现在眼前的,是一把明晃晃的马刀。

  

  “其实,我们就是古代的马车夫。”望着高速公路上一望无际的堵车景象,张军和跟车的孙杰说道。右边的反光镜里,一辆又一辆的轿车毫无顾忌的行驶在应急车道中。车已经熄火了,11L排量的发动机喝油像喝水一样,舍不得烧油,于是,车熄火了空调也就没法使了,驾驶室里像蒸笼一样闷热,。这种等待太煎熬了,再从左边反光镜中看了一下,眼圈黑得像熊猫一样,自己已经连续开了11个小时了,眼看就要到货场了,却被堵在了高速上。

  

  “为什么堵车了?”孙杰问道。“这还用说,肯定是出事了呗,车出事还好,只要人没事就行,像我们这样的车,拉了40多吨,总重55吨,天又这么热,踩刹车肯定刹不住。”“刹不住怎么办?”“呵呵,一脚刹车踩下去,刹住了,这一次就过去了,刹不住,这一辈子就过去了呗。”张军自嘲地说道,看了看孙杰有点发白的脸。

  

  孙杰心里一阵害怕:刚才幸亏自己没睡着,前面车已经停了,自己的车为什么还不停啊?“快刹车!”他在副驾驶位置高喝一声,喊醒了已经边开车边闭眼小眯一下的司机张军。真不愧为职业司机,张军在睁眼的同时一脚踩在刹车上,没反应:刚才下大坡的时候刹车已经过热了。张军马上又踩到油门,刚踩了一点马上抬起,趁着这一间隙右手拨动档杆,从8档的位置换到空挡,跟着又猛轰了一脚油门,在发动机的轰鸣中右手使劲将档杆拨到6档上。孙杰睁大了双眼:在换挡的过程中张军居然没有踩离合!变速箱也没有异响!随着拨入6档,车猛地被拽了一下,跟着4档,2档,1档,右脚又再次踩到刹车上,50多吨的大卡车像是被驯服的野兽,乖乖停了下来。离前车只有半米的距离了,张军看了看,对自己的技术还是很满意的,刹车过热失灵只能靠抢档(也就是减到低档,靠发动机来强制车减速,俗称“憋发动机”),要是换个新手,抢档的时候如果踩离合的话,至少要耽误1秒的时间,那时自己就得说:“再见了,我的祖国了”。好困!这下可以趴在方向盘上眯一会儿了。

  

  “就这一次,下次我可不跟车了,一路上要像孙子一样伺候交警路政,在服务区吃的饭又贵又难吃,累了只能睡在驾驶室里那么小的卧铺上,要提防小车抢道乱行,还差点见了马克思!我回去了还是去工地盖楼吧,一天还挣100多呢,你还让我学开车,不如你跟我去工地干活吧”。

  

  张军笑了笑,他怎么会理解自己对卡车的喜爱呢?不由地回忆起自己刚开始学车的情景来。

012240w07fbqf584v3ifq1.jpg

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28:59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一章 驾校学车
一 公路上的火车皮
“嗡,嗡嗡”在巨大的轰鸣声中,张军站在公路边上,看着像蜗牛一样的大卡车在缓缓的爬一个其实不是很大的坡,车头右边英文字母“STYER”字样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两节车箱(全挂车,由主车和挂车两节组成)上装满了黑色的煤,没有盖苫布,在车箱的晃动中不断有煤灰掉下来,公路也被染成了黑色。
突然,“咚”的一声巨响,一个轮胎炸了,“扑哧”气罐里的压缩空气进入了制动分磅,司机刹车了,已经不愿意再往前爬的大卡车停了下来。司机跳了下来,“妈的,已经第三条轮胎了,这一路上光换轮胎了。”副驾驶上也跳下一个人来,打开工具箱,取出两米多长的撬棍来,提着千金顶,司机已经取石头垫在了其余的车轮下,“打好眼了”(方言,打眼即把石头垫在车轮下,防止车轮滚动)。两人把套筒扳手套到轮胎螺丝上,插入撬棍,开始卸轮胎螺丝。“妈的,这风炮(一种用气压拧紧轮胎螺丝的装置)上得太紧了,咱俩拧不动,得再找个人”“兄弟,过来帮个忙”司机站在公路边上,拦下了起着自行车路过的张军。
“怎么了?”“轱辘放炮了,轮胎螺丝拧不开,过来搭把手”。“好的”。说着,张军停好自行车走了过去。
“我喊一二,咱们一起用劲”。“好的”。人多力量搭,三个人共同使劲,终于将螺丝拧了下来。
望着眼前的庞然大物,张军有些好奇,问道“你这车前面的STYER是什么意思啊?”“小兄弟,这就不懂了吧,咱这车叫斯太尔,现在已经国产了,这车是去年买的原装进口奥地利的,所以前面还是英文的,比那些红岩啦,黄河了好多了,也贵了好多。”“那你这一车拉了多少啊?”“100多吨吧,咱这车,比火车拉的还多,所以都叫咱‘公路上的火车皮’,山西的煤,主要就是靠我们运来的,你看这公路,前年才刚重修的,今年初就压坏了”。哇,100多吨!太不可思议了,老解放才拉5吨,足足20多倍!张军暗暗地想,又问道:“那你们一定很挣钱吧?拉了这么多,车吃得消吗?”“小兄弟,咱这车,一个月纯利润就是这个数”,说着伸出了5个手指头。“5百?自己在饭店给人家打工一个月也就2百,你一个月就挣5百,真不错!”“不对,接着猜。”“5千?真了不起啊!”“再接着猜”。“什么?还要多,不会是5万吧?”“哈哈,终于猜对了,小兄弟,想发财吗?学个驾照开车吧,干几年,保你一辈子都吃穿不用愁。给你这10块钱,算是谢你帮忙了。”“真的吗?我回去就去驾校报名。这点忙小意思,钱我就不要了。”张军骑着自行车,兴冲冲地回去了。如果他能看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也许就不会被仅仅被金钱打动了。
终于换好了轮胎,两人格外高兴,跳上了车,“突,突突”,从排气管里冒出了黑烟,可就是发动不着。“他妈的,可能是刚才上坡水温过高,拉缸了,这下惨了,老刘,你去前方找找看有没有修车的,我自己先修。”
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司机心急如焚,抬起驾驶室,在暴露的发动机上折腾了几个小时,还是没弄好。10公里远的地方,老刘还在边走边寻找路边的修车店。他们已经有8个多小时没有吃饭了。
选择了卡车,就选择了辛苦,甚至,选择了与危险相伴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29:28 |显示全部楼层
二 原来教练这么黑
通过几天的打听,张军了解到,本地驾校报名费1780元,而邻县只需1300元,自己去学一个月,伙食也就花上200元,住宿免费,还能省不少钱呢,于是,揣着借来的1600块钱,踏上了去邻县驾校的汽车。坐在汽车上,看着神气的司机,心想:“总有一天,我也会坐在那个位置上的,挣好多好多钱。”
和想象中的不一样,驾校居然这么破破烂烂的,建在一个山脚下,几个木棍子戳在地上,就当做车库供倒库移库用了,居然20多个人一个车,张军来驾校已经第三天了,张教练就是不让上车,说什么自己刚来,先看看别人怎么练。光看还怎么学啊,真郁闷。
回到住的宿舍,遇到和自己一个教练的陈强,这个家伙,不知怎么回事,教练最喜欢他了,每次他练的次数最多,自己好好讨教讨教。
“陈哥啊,你的车开得真好,技术真不错!”真是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,平时总绷着脸的陈强露出了笑容:“呵呵,那是当然,我练得时间最多了,能不好吗!”,“唉,可是我就惨了,这都三天了,张教练还不让我上车。陈哥啊,这可咋办啊?”“你给教练买烟了吗?”“买烟?我不抽烟,咱教练也不抽烟,我给他买烟做啥啊?”这就不懂了吧?咱教练家在驾校旁边开了个小超市,他老婆在那里卖货。你得从那里买条烟,送给教练,然后教练再拿回去接着卖。咱们驾校不让教练收钱,他就想出这么一个法儿来。”
原来如此!张军恍然大悟,一条烟得几十块钱,看来只好省着点吃了,这里离家一百多里,不方便再回家拿钱了,等到考到驾照,开上车,挣了钱就好了。呵呵,现在苦点无所谓,以后就可以有大把大把钞票,过天堂般的生活了。毫不犹豫,张军奔向小超市…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29:50 |显示全部楼层
三 第一次上车
今天是个好天气,风和日丽,天上飘着一朵朵洁白的云,望着蓝天,再看看旁边的教练车,张军的心情格外舒畅。
今天的人不算多,只有15个,按一个人5分钟的话,一上午可以练两次,如果先上车的话,说不定还可以练3次,今天应该让我上车了吧?“张军,张军,教练在车上叫你呢。”正想着呢,旁边的陈强说道,“想啥呢?快上去吧!”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,有烟能使磨推鬼啊!张军三步并做两步跑到车前。
“报告!学员张军请求上车,”驾校还算是半军事化管理,上车得先喊报告。
“上来吧!”
张军左手打开车门,左脚登在蹬车梯上,左手拽着方向盘,右手拉了下驾驶座椅,右脚跨入驾驶室,全身一使劲,坐在了驾驶座上,冲副驾驶边的教练笑了笑:“教练好!”“打火开车吧。”
抚摸着向往已久的方向盘,张军看了看仪表板,速度表,电流表,水温表,气压表,机油压力表,一个个仿佛都在冲自己招手:“来吧,开动我吧!”张军把手放在钥匙上,随着钥匙转动,“轰,轰轰”,发动机冒了几下黑烟,启动了。
“气压不够,先踩油门打气,否则踩刹车刹不住。”教练说道。
张军低头看了一下,三个踏板已经被踩得油光发亮,仿佛在诉说自己为了培养司机付出了很大的代价。把脚轻轻放在油门上,发动机像个要出笼的小鸟,叫得更欢了。
“报告,水温70,气压6个,机油压力正常,请求起步。”“可以起步。”
张军左脚踩下离合器,右手抚摸着变速杆,仿佛在抚摸自己的孩子,往前一推,挂入一档,右脚缓慢加油,左脚缓慢松离合,汽车像头要扑食的野兽,蠢蠢欲动,右手松开手刹,汽车平稳起步了。如同雏鹰刚学会飞翔,张军不禁想喊出来。抑制住内心的激动,张军两眼目视前放,向场地开去:6根竹竿组成的简易车库,练习到库移库。
张军一边开车,一边重复着训练要领。教练车车长9米,宽2.47米,这么个大家伙需要一次倒入甲库,通过两上两下,移入乙库,再从甲库口驶出,倒回乙库,将车开回原位置,操作完成。步骤已经在心里熟悉了许多遍了,自己一定要把它做好。
到达起点位置,张军停好车,深呼吸了一下,挂入倒档。“头向后扭,从后玻璃窗看,对,使劲向后扭。”教练喊道。唉,潜规则,驾校只管考试科目通过,从来不过问真实情况,开大卡车的有几个可以从后窗看的呢?后面早就被货物挡住了,看反光镜倒车才是正确的做法。可是张军不敢违抗教练的意思,乖乖地将头扭向后方,从玻璃上看着后面的货箱,确实比看反光镜舒服多了。重复着刚才的动作,张军挂入倒档,松离合,踩油门,可是不知为何,这次教练车如同脱缰的野马,怒吼一声,冒着黑烟,猛地向后一蹿,脱离了张军的控制,向后猛冲。
“松开油门,快踩刹车!”教练喊道。可是张军已经急晕了头,不知道自己的脚再哪里,腿也动不了了,大脑中一片空白。“幸亏这是教练车!”教练在副驾驶旁边一脚踩在副刹车踏板上,车扑哧一下停了下来。教练跟着破口大骂:“你猪脑子啊!油门踩那么多能平稳起步吗?半离合不会用吗?离合器要缓抬,控制不住了要马上踩刹车啊,你长脚出气的啊?去!下去给我用摇把把车摇着了!”
张军像是被霜打的茄子,垂头丧气,推开车门走了下去,知道教练是在惩罚自己了,车熄火再打着就可以了,为什么非要自己摇呢?练冷笑了一下,将钥匙拔了下来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30:16 |显示全部楼层
四 苦练本领
夜幕降临了,揉了揉发酸的胳膊,张军疲惫地躺在床上。今天被教练折腾惨了,自己摇了一个小时,教练也没有打开钥匙,车自然就摇不着了,要是没有其他学员等着,估计自己得摇一天车。第二次上车的时候,方向盘都抱不住了。唉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啊,自己送钱给驾校学车,一点也没有当上帝的感觉,倒是一直在当孙子,想上车还得给教练送烟。不行,自己一定要努力,尽快学会。踩离合,挂档,松离合,缓加油,打两圈方向,打死,再快速回正…一边想着技术要领,张军进入了梦乡。
宽阔的公路上,一辆崭新的解放绿蛤蟆(解放j4R卡车,又矮又长,爬在地上,俗称绿蛤蟆),拖着一个挂车,拉满了货物,平稳行驶着,前方出现了十字路口,驾驶员松油门减速,平稳地过了路口,右转向灯闪了几下,车子停了下来。“张军,前面路况不错,你来开吧。”张军兴奋地从副驾驶位置跳下车,从左边上车。车子平稳地起步了,加速,欢快地跑在公路上。这种感觉,真爽!张军心里美死了。
“张军,张军,快起床啦,该去场地练车了!”张军不情愿地睁开眼,原来只是一场梦,自己一定要很快让梦变成现实!张军暗暗下了决心。
日子过得好快,张军发现自己真的跟卡车有缘,喜欢坐在驾驶室里的感觉,喜欢摸着方向盘,变速杆,喜欢踩着油门,而卡车也像一匹被驯服的烈马,乖乖地听自己的话。倒库,移库已经轻车熟路。连那个高傲的陈强都对自己伸出了大拇指。
五 第一次事故
转眼间,考核的时侯到了,驾校规定,只有在内部考核通过,没问题了之后才能申请考试,否则,对不起,请再和下一批接着练习。轮到张军上车了,张军熟悉地倒库移库,熟练精确的驾驶另其它学员羡慕不已,张军的心里甭提多高兴了,所有动作做完,只剩下出库了,他决定来点刺激的。“轰,轰轰”张军轰了几下油门,直接挂入2档,油门离合配和得当,车平稳起步,接着换入3档,轰着油门,9米长的教练车像一只咆哮的老虎,冲了出来,剧烈的拐弯,转瞬间就到了停车的地方,呵呵,张军笑了一声,在其它人惊呆了的表情中,熟练地踩下了刹车。
刹车踩到底了,也没有听到刹车分泵里压缩空气熟悉的扑哧声,刹车片没有接到要亲吻刹车鼓的指令,还在悠闲地待着,车速如梭。张军低头看了一下气压表:指针在0的位置不动,储气罐里气压为0,自然没法刹车了。前面就是一堵土墙。可怜的教练车与土墙亲密接触了,在几吨重的卡车的爱抚下,土墙轰然倒塌,车也停了下来。
“快去救人”教练第一个冲了上去,打开驾驶室门,将惊魂未定的张军拖下车来,检查了一下,除了脑袋的一个大包外,张军毫发无损。
除了保险杆撞歪了之外,教练车也没大问题,打开发动机盖,断了半截的皮带挂在下面,原来是打气泵的皮带断了,无法给刹车提供足够的气压。
破例地,这次教练没有破口大骂,只是语重心长地对张军说:“不要以为自己技术好就可以为所欲为,对车要像对自己身体一样细心爱护,所有仪表都得时刻关注。你对车好,车才会听使唤,开车能致富,也能致残,甚至致死啊!”
张军明白了,自己选择的,其实不是一条康庄大道,而是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啊,所有的卡车司机们,都不知前方等待自己的,将会是什么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30:40 |显示全部楼层
六 免费的劳工
由于上次的事故,张军被剥夺了考试的权利,只能等待下一批学员的到来了。带来的钱已经不多了,得省着点花。不过自己并不孤独,还有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倒霉蛋:王刚,也是被刷下来的。
“张军,接着钥匙,给我把车开出来,王刚,和我们一起走。”教练居然走进了宿舍,还把宝贝车钥匙给了自己,教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
张军把车开到了场地旁,等着教练,真是教练好心给自己开小灶?看来那条烟没白送啊!
教练上车了,王刚也上车了,不过上的是车厢。
“走,开到外面去。”
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?教练让自己练习上路驾驶了?真是太好了,张军心中暗想,稳稳地将车开了出来、
按着教练的指示,张军在路上开了几个路口,远离了闹市,最后来到一个荒凉的山脚下。
“整天开空车也练不出什么技术,得开重车,车厢里有两把铁锹,你们俩把这车装满了土。”
教练对自己真不错!等下次回家了再带点钱给教练再买条烟。张军暗暗地想。
王刚也从车上跳下来,不过好像不怎么高兴,扔给张军一把铁锹,两人干了起来。
“喂,刚子啊,怎么不高兴啊?”
“教练肯定拿我们当苦力了,说得好听,还练技术?”
张军张大了嘴巴,“没这么夸张吧?咱们被他给卖了?”
“等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
教练在车上,从反光镜里看了两人一眼,愉快地抽起了烟。
两人干了几个小时,终于将车装的满满的。张军擦了擦汗,跳进了驾驶室。
“张教练,我们开回去吗?”
“不,接着向前开,到前面那个村长去。”
张军有点纳闷了,到前面干吗去啊?
第一次开重车,张军有点紧张,不过还好,凭着自己前段时间的练习,很快就适应了,这条路上车少,路况也不好,只能3档慢慢跑。
“好了,到了,将车上的土卸到这个地基里。”
张军恍然大悟,原来是给人家拉土垫地基啊!这是谁家啊?
“姐,我来了,趁着这几天有空,给你帮帮忙。”教练那平时总绷着的脸上堆满了笑容,对着走过来的女人说。
“好,一会儿完了来家里吃饭吧。”女人倒是很热心。
吃的不是很好,一大锅土豆,几个谩头,能吃饱就行,至少省了一顿饭钱,张军很高兴。
“这几天咱们就住这里了,你们俩轮流练习开重车。”教练发话了。
……
十几天过去了,张军打开车门,准备像往常一样,去拉土,却被教练拉住了。
“明天下批学员就来了,咱们今天就回去吧,这几天觉得练得怎么样啊?”。
“不错,太感谢教练了。”张军说道。
“这几天车也练了,饭也吃了,觉也睡了,住宿费咱就免了,你们俩给我姐留点伙食费吧,吃了那么多馒头土豆的。”
什么!这个可恶的教练,我们给你免费当苦力干活,现在活儿干完了,不但没报酬,反而要我们钱?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啊!也是只在心里发下牢骚,王刚从口袋掏出钱,张军也得拿出钱来;“张教练,对不起,我们俩忘了。”两人苦笑着将钱递了过去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31:05 |显示全部楼层
七 原来考试很简单
钱已经用完了,张军只好又回家拿了300块钱,还得在驾校多待一期,一个月的伙食费再省点,应该差不多了吧。张军在新的学员里,已经算是老大哥了,经常有学员请教技术上的问题。还有被教练拒绝上车的学员,张军也能泰然自若地将潜规则—如何送烟告诉他们,没办法,据说别的教练也这样,有各种各样创收的手段。
看到张军的表现,教练很是高兴,将教练车钥匙放心地交给了张军,让张军当“副教练”,每天的工作就是在驾校旁边的树荫下和其它几个教练玩牌了。
终于,又到了考试的时候。这期学员,除了两个倒霉蛋没有通过驾校的考核外,别的学员都可以参加考试了。这天教练叫过张军:“张军,过来一下,和你说个事。”
“好的”张军跑了过去。
“马上要考试了,这个规矩你应该知道了吧?每人200块钱,作为送给考官的见面礼,谁不送,谁就过不了,技术再好也不行,考官说了算。”
什么?张军在心里一惊,本以为教练就够黑了,没想到还有更黑的,怎么办啊?自己只剩下100多块钱了,怎么办?
“张教练啊,可是我已经没钱了啊,所有钱都在这里了,给我留20块钱饭钱,10块钱回家的车费,剩下的你都拿走吧。”张军递上了剩下的80块钱。
“这怎么行呢,这钱不是我要的,是考官要的,这可不能讨价还价,不行不行。”
“张教练,那我给你打个欠条,剩下的等我来拿驾驶证的时候再还你行不行啊?”
“不行!教练斩钉截铁地说。
“那这么着吧,我帮你把其他的人的钱都收齐了,你再宽限我两天,我着别人借一下。”
“小张啊,你跟了我这么长时间,我是不会亏待你的,这么着吧,我跟考官有点交情,我去给你说一下,你交100好了,但是其他人的钱,必须帮我收齐了。”教练听到张军主动帮忙收钱,缓和了一下。
“好的,好的,太谢谢教练了。”张军满脸堆笑,心里却很不是滋味。

“谁没交钱啊?”一个肥头大耳的考官问道。“就差一个叫李小明的了。”“好的,叫他上车先考。”
“李小明!”
“到”。
李小明跑到车前:“报告,学员李小明请求上车。”
“上来吧。”
李小明开门上车,还没坐稳,考官又发话了“下车吧,考试没通过。”
“为什么啊?”
“上车前应该绕车一圈检查,你怎么没有检查啊?”
众学员止住了呼吸,惊呆了:这都可以是理由啊?教练没说过啊。还是因为没给钱啊?
“下一个,张军。”
张军看到了李小明的结果,心里一阵哆嗦,会给自己找个什么借口呢?自己只给了100,也不知教练给说的话管不管用。
先绕车一圈,喊报告,上了车。
“没事,别慌,慢慢开。”考官像换了个人似的,和蔼地说。
张军定了定神,像往常操作一样,打着火,踩离合,挂倒档,松手刹,踩油门,松离合,车子平稳起步,倒库,移库,一气呵成。
“好了,不错,其他人肯定和你一样吧?我已经都签字了,都考试通过了,一会儿让他们请你吃饭吧。”
张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这么快就考过了?他怎么肯定别人没问题啊?有几个连加减档都不会,十足的马路杀手,也都可以通过了?对了,那几个给了500,考官肯定高兴,所以根本就不打算考了。
张军抬起头,考官已经和张教练走了,看着自己的教练那低头哈腰的背影,仿佛就是在招呼皇军似的。再看看其余的学员,除了李小明那哭丧着的脸,别人都是欢喜若狂。
一切都过去了。
终于可以拿到驾驶证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31:29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章 我是新司机
一 四处碰壁
终于拿到盼望已久的驾驶证了,仔细看着那小小的照片,那个人真的是自己吗?旁边大大的B字,代表着自己终于可以开上向往已久的卡车了,再抚摸着黑色的封面,感觉真好。张军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。
很快,一个难题摆在了张军面前,驾驶证自己有了,去哪里找车开呢?
直接到公路上拦个车,问人家:“老板,需不需要司机呢?”估计人家会当自己是疯子。
同村里有两户是跑运输的,可是人家都是自己开车,根本不需要司机。自己认识的人里面,没有一个是需要司机的。
怎么办?
万事开头难啊。
“张军,这是怎么了?这么愁眉苦脸的?”
张军抬起头来,“表姐!你不是在北京打工吗?怎么回来了?”
在所有的亲戚中,张军最佩服的就是表姐了,表姐16岁初中毕业就去北京打工了,当过保姆,干过销售,后来在饭店了给人打工,饭店老板因为炒股失败突然某天消失得无影无踪,带走了饭店的所有钱,包括大家的工资。眼看饭店就要倒闭了,表姐站了出来,带领着其他人继续将饭店开了下去,张军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“我回来办点事,明天就走,过来看看。”
张军一肚子的苦水倒了出来:“表姐,我觉得开车很赚钱,所以就费尽心思考到了驾照,现在驾照到手了,却没人雇我,谁都不愿意要新手,怎么办啊?”
表姐想了想,说:“不错,新手肯定没人愿意要,新手技术都差,人家养车都是为了赚钱的,雇佣一个新手的话,虽然工资给你低,但如果你给人家开不好的话,把车弄坏了,或者出了事故,都是得不偿失的。所以最难的就是新手,等你有经验了,肯定有人愿意找你的。”
“那我该怎么办呢?”
表姐笑了笑说:“在家肯定是不行的,我们这个镇子上车主不多,你的机会很少,但是如果出去的话,比如去北京,就业机会肯定会很多的。比如燕京啤酒,就需要许多小货车司机兼搬运工,给我那样的饭店送啤酒,你愿意去吗?“
张军心中一喜:“当然愿意了,管他大车小车,只要有车开,就能练技术,技术练好了,再回来找开大卡车的工作肯的会容易,表姐,你带我去吧。”
“那你收拾收拾,明天跟我一起去北京吧,先在饭店住几天,然后给你租个便宜的地下室。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31:53 |显示全部楼层
二 第一份工作
真不愧是伟大祖国的首都,北京的一切另张军大开眼界,自己即将开着车,走遍祖国的大街小巷,如同鱼儿游在水中,张军的心里无比兴奋。
“咱们这个公司主要负责北京西边的餐饮送货,有桶装和瓶装两种,还负责给需求量大的用户免费安装扎啤机,现在还不太忙,等过两个月天气热了之后我们的啤酒会供不应求,小张,这段时间你就和王师傅一起去送货,熟悉道路,熟悉了就可以自己去送货了。这两个月试用期,工资400元,正式以后一个月600元,外加提成。”
工资有点少,张军心想,也不敢说,能有一个开车的机会就不错了。
“老王,过来一下。”经理喊道。随着声音,走进一个人来,这个人个子不高,三十岁左右,一看就是个非常精明的人,一双眼睛炯炯有神。
“老王,这个是新来的司机,张军,你带他几天,熟悉熟悉路,以及咱们的送货流程。”
张军赶忙对王师傅说:“王师傅,麻烦你了,我会用心学的。”
王师傅打量了张军一眼,“走吧,今天去房山区,给几个饭店送货。”
张军随着王师傅,走出办公室,来到停车场。
“张军,刚从驾校出来吧?技术怎么样啊?”
“还行吧,还得请您多指点。”
“给你钥匙,把车开出来,7318。”王师傅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停车场。
张军结果钥匙,走了过去,找到了车牌号为7318的车,一辆福田轻卡。王军扫了一眼,550轮胎,490发动机,油刹,带真空助力,跳进驾驶室,仪表盘还很干净,座椅有点硬,5速变速箱,方向不带助力,打着火,声音还行,不错!他发现自己开始喜欢上这个车了。踩离合,有点硬,挂挡,一点不拖泥带水,开了出来。
“嗯,不错,先开到前面库房,装50件瓶装啤酒,10件扎啤。”王师傅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,对张军说。
装上啤酒,两人上了路。
“张军,来过北京吗?”
“没有,这是第一次。”张军不好意思地说。
“没关系,开几天车就熟悉了,给你,这是北京市地图,你按着地图上走就行。咱们的老顾客都已经在上面标出来了,你按着地图走就行。”
“谢谢王师傅了。”张军高兴地接过了地图,有了地图,自己就好走多了。
“前面右转,到证券大厅把我放下,我看看股票去,你送货回来接我,送货单子都在这里,你送了让他们在上面签字了就成。”
张军一惊:自己还没开2公里呢,第一次去送货,就要独自开了?王师傅也太放心自己了吧?
“王师傅,我第一次去,会不会出问题啊?”
“没事,照着地图走,照着单子送,很容易的。我的股票又涨了,这段时间股票疯长,我要是有10万块钱投进去,早就变100万了,可惜我只有2万块钱,小兄弟,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多学着点吧。”
王师傅乐呵呵地下了车,走进了证券交易所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32:15 |显示全部楼层
三 地图很简单 道路很复杂
炒股?什么东西?怎么那么赚钱?带着疑问,张军开着车,上路了。
等红灯的间隙,张军把地图仔细研究了一下,自己要去送货的地方大概分布在3个比较集中的地段,离自己最近的只有5个路口,大约5公里左右的样子,先直行,再左转,顺利的话,15分钟就到了吧。
张军打开车里的收音机,听着音乐,跟着哼哼起来。
前面是什么?地图上不就是个十字路口吗?那是什么?出现在张军面前的,是一个庞然大物:立交桥。
张军该右转了,他其实不用上桥,在桥下走,就直接右转了,可是刚才一不小心,走到了最左边的车道上,看着川流不息的车流,张军刚把车速减下来,后面车就一个劲地按喇叭了,将错就错吧,一个立交桥有啥可怕的。到前面再说吧。
张军一边开,一边变更车道,逐步挪到了最右边的车道上了,前面就是出口,开出去应该就右转弯了吧?张军硬着头皮开了下去,等下,怎么一直在右转啊?转了大半圈,开到反方向了,怎么办?
还得转回去呗,看到前面的出口,张军又从出口下去,这次还是一直在右转,这应该对了吧。等等,怎么又开到了刚才的车道上?走反方向了?
张军终于体会到了立交桥的厉害。
当他第三次转回来,还是没有找到正确的出口。丢人了,不但怎么走不知道,他连自己在哪里,东南西北都搞不懂了,天啊。怎么办啊?
“前面的车,京BC7318,靠右停车。”后面传来了好大的声音。张军从反光镜里看了一眼:天啊,是警车,自己最怕的就是看到警察了。更何况还有那一闪一闪的警笛。
停下车,从警车里走下了一个警察,啪,行了个标准的礼。“同志,请出示驾驶证,行车证。”
张军赶忙递了过。
警察打开驾驶证,扫了张军一眼,验明无误后,递了回来。“同志,第一次上立交桥吧?我们发现你在这里转了3圈了,是不是迷路了?”
张军赶忙说:“是的,警察同志,我的地图里只是个十字路口,怎么变成立交桥了?我第一次上立交桥,晕了。”
警察拿过地图,看了一眼。笑了:“同志,你的地图是去年的,首都变化日新月异,你的旧地图早就过时了。上立交桥多看路标指示。只看地图是没用的,你跟在我的车后面,我带你下去吧。”
“谢谢警察叔叔!”张军高兴极了,真是有困难,找警察啊。首都的警察真好!这是首都警察给他留下的第一映像。他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叫法有问题。
“叔叔?“警察也笑了,”你叫我们哥哥还差不多,我们有那么老吗?”
在警车的带领下,张军终于走上了正确的路。
回去了,一定要好好研究地图。张军暗暗地想,开车的学问还很多啊,光会开车还不够,还得学习怎么走路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中国重型车网 ( 渝ICP备06001360号 )

GMT+8, 2019-12-9 18:31 , Processed in 0.062500 second(s), 1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