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卡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卡车相关的理由,或将注册名发QQ信息至825858940)
楼主: qq820501400

第一部卡车人的小说《卡车那些事》在线连载   [复制链接]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30:53 |显示全部楼层
二 丽哥真给力
张军躺在卧铺上,丽哥开车,两辆车又奔驰在了道路上。
丽哥比王师傅年轻点,手法也和王师傅有点不同。王师傅开车讲究稳重,四平八稳。丽哥却是见缝插针,仿佛悍威就是一辆小巧的自行车,在车流中左右逢源,很快将老板的新悍威甩在了一边。
“丽哥,咱有点太快了吧?”张军有些不安,这样开车,会出事的。
“没事,我虽然快,但是有分寸。放心,哥开了这么多年车,一次擦挂事故都没有。”丽哥扯着破罗嗓子说道。
放心?我可不放心。张军心里暗想,吹牛吧你。十次车祸九次快,李刚的话语想在耳边。像他这样的冒失鬼司机,居然没出过事?
张军不敢睡觉,睁大眼睛盯着路面,清早车不算多,悍威没遇到什么对手。
实在太困了,张军在不知不觉中,眯上了眼睛,睡着了。
被轰隆隆的声音吵醒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了,轰隆,车身一颤,张军知道,是铲车在装煤了,自己得下去帮忙吧。想着,张军坐了起来。
丽哥在驾驶座椅上抽着烟,看到张军起来了,说道:“醒啦?这一趟我们跑得近,最晚明天就会返回的,你就可以回家洗个澡,睡个好觉了。”
睡觉张军倒没觉得怎么样,洗澡?顿时感觉浑身都不舒服,仿佛有许多小蚂蚁在身上爬。身上都馊了,回去了,得好好地洗个澡。
等这个月老板给了工资,一定要安个太阳能热水器,舒舒服服地洗个热水澡。
很快,车装好了。有了上次的经验,张军不用支使,就跳下驾驶室,爬上车厢,平起煤来。
“下来吧,差不多就行了。”丽哥在下面喊道。
“不盖苫布了吗?”张军不解。
“不用,下来吧。”丽哥使劲挥着手。
为啥不盖苫布啊?张军顺着梯子爬下车厢,有点迷惑地望着丽哥。
“省事啊,咱现在跑近道,一会儿往回返的时候就是晚上了,一般不查,即使查,自家门口也有人会报信的。”丽哥解释道。
“那路上风一刮,去煤场卸煤肯定又亏了。”张军说道。
“没事,咱有绝招。”
“啥绝招啊?”
“暂时保密,一会儿就明白了。”丽哥满脸堆笑,脸上显得更加狰狞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33:17 |显示全部楼层
出了矿区,又是山路,得加淋水了,丽哥停下车,张军跳下去,拿着水管开始往刹车淋水器里加水。加了满满一箱,正准备关水龙头,就听头顶有人在说:“把水管递上来。”
抬头一看,是丽哥那张“美丽”的脸。
要水龙头干吗?洗车吗?也好,将车洗得干净了,开车心情也舒畅。张军没有迟疑,将水管交给丽哥。
丽哥拿着水管,爬上梯子,上到车厢顶,将水往煤上浇去。
这就是你的绝招啊?张军明白了。
丽哥在上面边浇边洋洋自得地说道:“表面湿了就不会被风刮走了,到了煤场一路上也干得差不多了,卸车时不注意看不出来,而且重量稍有增加,就不会被他们的地磅宰运费了。这可是我发明的好方法啊。”
张军真不知该佩服还是鄙视。唉,这手段,懒人的方法啊。
老板的新悍威也追了上来,两车踏上了归途。
丽哥睡觉,张军开车,已经是得心应手。一路无语,很快驶近了目的地。
没想到,却堵车了,望着前面茫茫的车流。张军绝望得要死。本打算再有两个小时就能回去了,看这情形一晚上也够呛了。
“你到副驾驶上去,我来开。”
丽哥不知什么时候醒了,和张军说道。
你开?还不是得等着啊,谁开不一样?张军心里有些不以为然。
丽哥轰了轰油门,启动,左转向,按了按喇叭,逆流而上。
张军一惊:这是违反交通规则的啊。丽哥也太给力了吧?
丽哥笑了笑,趁着对方道路没车,将一个个的煤车甩在了身后。
突然,“嘀咚嘀咚。”车后传来了警车声,糟糕,交警追来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33:40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十四章 相亲
一 执法违法
正在这时,车流松动了一下,丽哥猛踩刹车,将车停在了一个瑞沃农用车侧面,猛轰油门,瑞沃前面的车已经启动了,瑞沃也要启动,想跟着前行。说时迟,那时快,丽哥松开离合,向右打死方向,悍威呼啸着将脑袋插进了缝隙里,反光镜里,瑞沃被卡得死死的,不能动弹。前面的车又向前动了一小截,丽哥将方向盘向左打死,车厢擦着农用车的左反光镜,悍威顺利地插在了瑞沃的正前方,一看反光镜:刚刚好,差一点就压线了。
警车开到跟前,停了下来。一个大沿帽下车,绕着悍威转了一圈,冲丽哥说道:“你小子够**啊。”
丽哥赶忙说道:“不牛,跑个车不容易,多包涵。”
大沿帽实在找不出什么问题来,挤了挤脸上的肥肉,指着丽哥的鼻子说:“这次就先放过你,下次让我抓住你,罚不死你。”说完上车走了。
丽哥望了望远去的警车,狠狠地朝窗外吐了一口痰。“呸,你不照样是逆行啊,执法者也违法。”
张军估摸了一下,刚才至少超了三十个车左右,看这动弹情况,至少省半个小时吧。
慢慢挨到了前方,找到了堵车的罪魁祸首:原来是车祸。一个小轿车钻到了陕汽奥龙(一种重型车名)屁股后面,小轿车的驾驶室已经不成样子了,人也估计不行了,现场血迹斑斑。奥龙没什么影响,大厢变形一点,收拾一下就行。低着头,打着双闪,显示着自己的存在。
“看样子,应该是小车车速过快,没注意大车刹车,大车刹车时也没注意紧跟着的小车,造成追尾的。”丽哥分析道。
张军点了点头,车祸猛如虎啊,自己一定要小心。
“所以别管挣钱多少,只要出车,就一定要上保险,万一遇到情况,也不至于倾家荡产啊!”丽哥很有感触。
过了事故发生地,车速提了起来,很快到了煤场,卸了煤,才看到新悍威喘着粗气过来了。
“呵呵,新车怎么还没有旧车跑得快呢?”丽哥笑呵呵地和老板开起了玩笑。
“要是那会儿被警察罚了,从你工资里扣,总是那么猛。”老板板起脸来和丽哥说道。
“甭了,警察叔叔看我这么美丽,哪里好意思罚我呢?”在丽哥的“挑逗”下,看着丽哥那撅起的嘴,老板也不禁大笑起来。
新悍威卸了煤,两车一起踏上了返途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34:05 |显示全部楼层
二 可怜天下父母心
在老板的饭店吃了饭,王师傅也来换班了,张军终于可以回家睡个好觉了。
迫不及待回到家,第一件事先是好好的洗个澡,出去近5天了。暴露在漫天煤灰的环境下,身上早已经是黑黑的煤灰了,洗了三遍,水才变白了。自己只是运煤,要是井下那些挖煤的工人,可想而知就更是黑了。
洗干净了,浑身都舒服极了,钻进温暖的被窝,与周公约会了,这次在哪里?当然是在前四后八上了啊。
车上也睡觉,但怎么都睡不踏实,还是在自己家的床上舒服。一直睡到肚子饿了,才起来。
吃着妈妈做的土豆炖粉条,虽然比不上老板饭店的菜,但家里的菜有家的味道,张军吃得津津有味。
吃着吃着,感觉有点不对劲,今天老妈怎么总是有意无意的冲着自己看啊?几天不见,想儿子了?也不至于吧?
“老妈,有什么事吗?”
妈妈嘴唇动了动,没说出口:“先吃饭吧,吃完了再说。”
“没事,我吃饱了,”张军放下碗,说道:“什么事?”
“咱们村的王二婶昨天过来了,说你也老大不小了,她说西八里有一个姑娘,比你小两岁,长得也不错,家里爸爸是木匠,家境也还行。想给你介绍介绍。我和你爸商量了一下,你也不小了,该找个对象了,你要是愿意的话,和王二婶走一趟吧。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34:39 |显示全部楼层
王二婶?张军浮现在眼前的,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又矮又胖的妇女,裹着小脚,走起来左摇右晃,脸上还有个大黑痔,黑痣上有一撮黑毛。
差点将饭喷了出来,“王二婶?那个说媒专业户?”
“别那么说,王二婶人缘挺好的,知道你还没对象,替你着急呗。”
是替钱着急吧,张军心想,说媒也是个挣钱的行当,说成功了,能挣一两千块钱呢。
看到张军的脸色,妈妈又加了一句,“我也找人算过了,你们俩生辰八字也配,咱去看看吧,不成就回来呗。”
什么年到了,还生辰八字,张军想一口回绝,抬头一看,充满期望的眼睛注视着自己,从没自己观察过妈妈,不知不觉中,白头发也不少了。
张军哽咽了一下,不字被硬生生咽了回去。
“好吧,我打电话问一下老板,看什么时候过去,不急的话咱就去吧。
“老板,车到哪里了?”张军拨通了电话。
“在山西装煤呢,最早明天早晨就回来了吧。”老板在电话里说道。
最后的理由也不存在了,张军和妈妈说道:“可以去,咱先去找王二婶?”
听到张军的话,妈妈非常高兴,“不急,我给你买了一身新衣服,你试一下,咱不能叫人家笑话了。”
可怜天下父母心啊!张军心想。
接过母亲递来的衣服:还是名牌呢,看样子得不少钱吧。人靠衣裳马靠鞍,一穿上新衣服,整个人顿时神采奕奕,哪里像个司机啊,简直就是个国家机关的一把手。不对,一把手哪里有这么英俊的,哪一个不是肥头大耳,大腹便便啊。
妈妈带着张军,来到了王二婶家。
“这就是张军啊,几年没见,真是越长越精神啊。”王二婶一见到张军,就拉着张军的手说道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38:27 |显示全部楼层
张军挨得王二婶更近了,看到脸上的那个大黑痔,不由满身起鸡皮疙瘩。想甩开手,又觉得太没礼貌了,一瞬间,真后悔来了,哪怕交警路政也没王二婶难对付!
“郎才女貌啊,等你见了小芳,可得多主动点啊,别呆头呆脑的和木瓜似的。”王二婶说道:“真是太般配了,我已经和小芳妈说好了,咱现在就过去吧。”
哼,你嘴里,就是丽哥也得被你说成是帅哥,张军心想,自己对媒婆可从来没什么好感。
唉,应付差事吧。
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,长得好看又漂亮,一双美丽的大眼睛,辫子粗又长。不知自己将要面对的小芳,是不是头先下来的仙女呢?
“儿子,路上小心。”妈妈嘱咐张军道。
“你不去吗?”张军很差异。
“相亲当然是你自己去了。要是好姑娘,可千万要抓住机会啊。”妈妈又嘱咐道。
“知道啦。”张军心情有点不好,上贼船啦。
起着摩托,带着媒婆,向西八里驶去。
只是不知,自己将面对的,是随之而来的幸福?还是妖精烧开的一锅水等着自己下锅啊?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38:49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十五章 一见钟情
一 见面
四间崭新的瓦房,一对大红铁门上贴着舞刀的门神,干净利落的小院,一看就是个小康之家。
“老六,在家吗?”刚到门口,王二婶的大破罗嗓子就喊了起来。
一对中年夫妇应声而出:“哦,这么快就过来了,这个就是张军吧?真不错的后生,长得高高大大的,快进屋。”
王二婶和小芳父母寒暄着进了屋,张军跟在身后也走了进去。一进门,看到了屋里坐着一个小姑娘,大概二十岁左右,头发很长,绑成了一个马尾辫扎在脑后,一张秀美的瓜子脸,只抬头和大家对视了一眼,尤其看到张军后,马上就低下头,红红的。还会害羞,现在这样的女孩不多,张军暗暗地想。身材也不错,虽然坐着,也能看出大概有一米六吧,女孩这个身材就不算低了。
虽然见过很多女孩,但是眼前的小芳的羞红了的脸让张军不由心中一颤:这正是自己苦苦寻找的感觉啊。
“张军,叔问你话呢!”王二婶捅了捅张军,说道。
真是的,刚才看到小芳,一走神,没听到小芳爸爸在和自己说话呢!真没礼貌,张军暗暗地想。赶忙打了个呵欠,掩饰道:“真对不起,有点困,刚才没听到。”
“没事,”小芳爸倒是很随意,“我是问你,开车感觉怎么样,累不累啊?”
话中有话,张军想,姜还是老的辣,自己回答问题一定要小心,顿了一下,说道:“开车也算是体力活儿吧,一坐几个小时,的确有点累,累了就停下来休息一下,安全是最重要的,绝不疲劳驾驶。”
小芳爸点了点头,又说道:“现在开上前四后八了吧?对将来有什么打算啊?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39:11 |显示全部楼层
考我?张军想,我的想法多着呢!我将来最想干的事就是有个鱼竿,找个小湖边一坐一整天,钓钓鱼,溜溜狗。但是这个不能说,这要是说了,还不把我给溜了啊,我还想去江南古镇,坐在大街上,面前放只碗,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,领悟人生的真谛。这也不能说,这要是说了,估计连王二婶都得给人家道歉:说媒怎么给说了个这个人啊。
还是拣最靠谱的说吧:“我现在在给人家开车,但不会永远给别人开的,这两年是我积攒经验的时候,现在在开前四后八,熟悉车,熟悉道路,熟悉各种事务。等过个一两年,我要有一辆属于我自己的车,再过五年,我相信凭我的能力会拥有第二辆,甚至第三辆,那时候我的主要工作就是联系业务,想做一条专线,要想赚钱,就得有自己的门路,和别人一起,永远不会有进步,都拉煤,不是长久之计,车会越来越多,运费也会下降。我相信,我会闯出自己的天地。可以开车队,开物流公司,走专线,赚大钱。”
说完了,张军自己被自己吓了一跳:这是我说的话吗?这不是吹牛吗?真不愧在伟大祖国的首都呆了几年,跟那几个老车油子在一起瞎侃,境界就是不一样。唉,幸亏没风,否则还不闪了自己的的舌头。
抬头一看:小芳爸也被自己说的话唬住了,半天没回过味儿来,王二婶是说媒专业户,对这方面一窍不通,再用眼角瞟了一眼:小芳正睁大双眼含情脉脉的瞅着自己,发现自己在注意她,马上又低下了头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39:43 |显示全部楼层
二 拉家常
这时,小芳妈过来打冷场:“小芳,别干坐着了,还不给王二婶沏个茶啊。”
小芳站了起来,走出去沏茶。
张军用眼角瞟了一眼:就连走路都这么文静,正符合我的心意,这个老婆,我要定了。
“小军啊,”小芳妈热情地拉着张军的手说:“你妈身体怎么样?挺好的吧?家里种了多少地?”
“谢谢阿姨关心了,我妈挺好的,家里地不多,收成还行。”
小芳走了进来,张军悄悄观察了一下:好长的睫毛,眼睛一眨一眨的,真吸引人。递给王二婶水杯后,又坐着不动了。
“你这孩子,怎么这么不懂事啊?给小军也沏一个啊!”小芳妈又发话了。
张军赶忙说:“不用,不用,我不渴。别忙活了,歇着吧。”
“别客气,就和在自己家一样。你爸呢?”小芳妈接着拉家常。
“我爸一直在北京打工,一年也就回来几趟吧。我还有一个姐姐,也是在北京打工。”这次不等到小芳妈说,张军先“汇报”了。
“嗯,不错,一个闺女一个儿子,你妈真有福,不像我家,两个女儿。”
“女儿也不错啊,将来老了,女儿比儿子还懂得照顾呢,女儿也不错,男女都一样嘛。”
……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40:06 |显示全部楼层
三 抓住机会
从小芳家出来,张军背心都湿透了,感觉比开了一天车还累呢。
“回来了啊?怎么样啊?”妈妈已经等在家门口了,见王二婶和张军回来了,赶忙问起了结果。
“问你家小军吧。”王二婶答道:“小军,感觉人家姑娘怎么样啊?”
“还行吧。”张军讪讪地说道。
“什么还行,人家姑娘不错,人长得不错,心地也好,要是你真的娶了她,那是你修来的福分。”王二婶说道。
“是吗?小军啊,咱可要主动啊,抓住机会,可别耽误了人家。”妈妈也劝起了张军。
我当然知道了,哪里好意思说得那么明白呢,张军暗想,“知道了,我会抓住机会的。”
“告诉你,女孩子是需要哄的,没事多发发短信,也要了手机号了,多联系联系,就有感情了,我可是过来人。”说着,王二婶摆了个兰花指。
只瞅了一眼那黑痣上的黑乎乎的一撮毛,张军又是一阵恶寒,怎么泡女孩子还用你教我?你以为你是谁?也不害臊,你可别再说了,再说我就要吐了。
嘴唇一动,又要蹦出什么东西来?
“老板,电话又来了。”正在这“危急”关头,电话响了。张军拿起电话:“老板,车回来了吗?”张军问道。
“嗯,嗯,知道了。”张军边说,边往外走。
幸亏老子会盲打,刚才在口袋里自己把手机调到了mp3播放,这才躲过了“一截。”这年头,多掌握一门技术是多么的重要!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中国重型车网 ( 渝ICP备06001360号 )

GMT+8, 2022-10-3 13:52 , Processed in 0.046875 second(s), 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