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卡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卡车相关的理由,或将注册名发QQ信息至825858940)
楼主: qq820501400

第一部卡车人的小说《卡车那些事》在线连载   [复制链接]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23:44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十章 三大法宝
一 气压淋水
到了山顶,两辆车停了下来,路边就是一个加水站,大红字写着:加水,50元。
我的乖乖,也太贵了吧,平时加水才10元的啊!张军吐了吐舌头。
“这是山顶,水也是人家开车拉上来到,贵点可以理解。”老板说道。
那就加吧,张军拿起水管,准备给悍威加水了。
等等,水箱在哪里?张军转了一圈,竟然没找到水箱。
“笨蛋,油箱后面那个大圆筒,不就是水箱吗?”王师傅在车上,摇下玻璃,伸出头,冲张军喊道。
在车厢下面?那水怎么流出去啊?水往低处流啊,比刹车鼓还低呢,怎么流?张军很纳闷。
水箱已经很脏了,张军用手擦了一下,看到了上面用漆喷着的几个大字:气压淋水器。再看看,一根气管从气罐接了过来。张军有点明白了:自己原来车上的水箱在高处,靠重力向下滴水,这水像在低处,所以靠空气加压流出来。有什么好处呢?节省空间?降低重心?想不明白。
灌满了水,张军顺着水管找开关,奇怪,为什么找不到放水的水龙头啊?正在思索间,王师傅又探出头来喊道:“检查一下,看看水流出来没有?”
张军喊道:“水龙头在哪里啊?我没找到。”
“笨蛋,哪里有水龙头啊,我已经放开了水了,你绕着车轮检查一下。”王师傅乐得嘴都合不拢了:真是个笨蛋。
张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绕着车轮一转,几个水管都在小鸡鸡一样,浇着刹车鼓,水压还真大,兹兹往外冒,自己也该放水了。一泻千里,浇到了轱辘上,顿时感觉很爽快。
上了车,王师傅指着仪表台右侧的一个开关说:“记住,这个开关就是刹车淋水开关,向上按,打开了,就放水,向下按,就关水。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24:16 |显示全部楼层
“这个水龙头小。”张军说着,使劲弯下腰,想看看水管怎么接过来的。
“找什麽呢?”王师傅问。
“水管啊,怎么接过来的?”
“你这个楞小子,开关控制的是电磁阀啊,哪里有水管啊,就一根电线。”王师傅被张军的表情逗得哈哈大笑。
张军也明白过来了,感情水龙头是用电控制的啊。趁着王师傅心情好,张军讨教道:“王师傅,我原来开的车水箱都在高处,水直接就流下来了,这个是用气压推动的,有啥好处啊?”
王师傅不屑地瞅了张军一眼:“好处?好处大大地。你原来的水箱靠重力,是不是水越少,流得越慢啊?”
张军一想,不错,原来的水箱水多的时候水压大,流得特别猛,水越少,流得越慢,快没水的时候基本上都不怎么流了,浇不到刹车鼓上。”
“咱的车只要着着火,打气泵一直打气,气压一直保持,那么水压一直都很大,可以保持很大的水流给刹车鼓降温。而且由于压力大,水中的一些小东西,铁锈啦,什么的,堵住水管的机会特别少,都被冲出来了。”
嗯,优点真不少,看来中国劳动人民的智慧真是无穷无尽,不但发明了刹车淋水,还发明了更先进的气压淋水。中国特色,超载助手啊。
王师傅接着说道:“我们用电磁阀控制,所以不下车,就可以完成淋水的手段,非常轻松。”接着脸色一转,变得严肃起来:“但一定要注意,下坡之前就要开淋水,否则一会儿热了再开,磨红了的刹车鼓突然冷却,由于热胀冷缩会炸裂。还有,开淋水之前一定要检查检查确认有水流出,一次失误就会酿成大错的!”
张军听得头皮发麻:不就淋水嘛,我以前也经常用啊,没那么悬乎吧?他不知道,因为自己的疏忽,在后来的一次下坡中差点送命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27:08 |显示全部楼层
二 排气制动
两辆车加好水,一前一后,开始了漫漫的下坡之旅。
王师傅和前面的新悍威保持了一定的距离,下坡用三档,松开油门,在巨大的推力作用下,悍威的发动机被憋得闷声作响,王师傅跟着按了一下方向盘下面组合开关的一个按钮。
“王师傅,那个按钮干吗用的?”张军问道。
“小军啊,好好学着啊,这个是我们下坡的三大法宝之一:排气制动。”王师傅说道。
这就是传说中的排气制动?张军打量了几眼,也看不到啥特别的啊?
“别盯着这里看,就是一个开关而已。”
“排气制动,什么原理啊?”张军打破沙锅问到底。
“简单来说,就是堵排气管。排气管上有个阀门,一开开关,下面阀门转动,将排气管堵死”王师傅解释道。
“堵死排气管?那发动机死不死?”张军问道。
“平路你要是把这开关打开了,必死无疑,现在是下坡啊!”
张军有些明白了,驾校里简单学过,发动机有四个冲程,进气,压缩,做功,排气。堵排气管的目的是不让发动机排气,那么汽缸里的气体排不出来,再参与压缩,就会有很大阻力,这个力就可以牵制车的运动了,起到制动的作用。
不对啊,汽缸里越来越多的废气,会不会造成积碳啊?
“王师傅,总用排气制动,会不会积碳啊?”张军问道。
“你小子烦不烦啊?”王师傅有点烦了,“积碳重要还是命重要啊?”
回了回神,接着说道:“你小子还有点让我刮目相看啊,还知道积碳呢?所以排气制动有两种用法,缓坡的时候,用一会儿关闭,再开,要是急坡,就只得一直开着。配合着间歇性踩刹车,来达到控制车速的目的”
张军不敢再问了,心里在寻思:刚才他说下坡三大法宝,一个是刹车淋水,另一个是排气制动,第三个是什么?
不敢问了,自己观察吧。
悍威在低沉的轰鸣中,慢慢下坡,细水兹兹地浇着刹车鼓,排气制动将发动机憋得喘不出气来,偶尔坡大速度过快,带一脚刹车,车速就慢了下来,一切都在掌握之中,悍威盘旋在山中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27:29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十一章  疲劳驾驶 自有高招
一 闭眼开车
上坡,下坡,一直都在颠簸之中,张军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一觉醒来,已经是晚上。看看窗外,不知不觉中,已经出了山西,进入河北。看了看手表:王师傅已经连续开了快十个小时了,他爬起来,坐到了副座椅上,看了看王师傅,一看,不由大吃一惊:王师傅的眼睛已经闭上了,车还在前行。
“王师傅”张军叫了一声。
王师傅应声睁开眼,看了一眼张军,又看看前方的道路。接着又闭上了眼。
老天,你有第六感觉啊?闭眼怎么开车啊?
第一感觉,张军想马上下车,这不是找死吗?闭着眼开车。想推开车门,车速这么快,跳下去也得丢了半条命。
再观察一眼王师傅,张军看明白了。王师傅的确是困了,眼皮子打架,他也不是全闭眼,而是抬头看一眼路面:一切正常,就闭眼几秒,再睁眼看看,没事了,接着闭眼。
这技术,不知是佩服,还是恐惧。刚才还有点迷迷糊糊,现在全醒了,好似有一身冷汗:虽说他隔几秒睁一次眼,谁能保证不会在闭眼这几秒内有情况呢?再说了,要是困了闭眼睡着了睁不开了呢?
不行,得想个法儿。张军睁大了眼睛,盯着路面,万一真有情况,好通知王师傅。一边同王师傅聊起天来。
“王师傅,外面景色真不错哦。”
“瞎说,外面黑洞洞的,能有啥景色啊?”
“刹车淋水还够使用吗?”
“一个小时前加过一次了,你睡得太死,没叫你。”
“新悍威呢?怎么没看到?”
“他没咱拉得多,又是新车,下坡比咱高一个档位,已经跑到前面去了。”
“渴了吗?咱壶里还有水,我给你倒点热的吧。”
“不用,刚喝了。”
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,效果还是不错的,王师傅的眼皮子已经是睁着时候多,闭着的时候少了。
正说着,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,也难怪,都十个小时没吃饭了。人饿了,血糖低,更会昏昏欲睡的。
车上有点小饼干,张军就着热水,嚼着吃了起来。
“你是老鼠啊?前面就到了如家饭店了,老板肯定在前头等我们呢,一会儿到了那里吃点饭,也歇会儿。”
很快,就到了公路边的饭店,老板的新悍威果然已经等在那里了,两人停下车,走进饭店。
吃饱喝足,精力又变得充沛起来。看看王师傅布满血丝的眼睛,张军有一股内疚,车是两个人开的,王师傅已经连续开了十个小时了,应该自己换他开了。可是自己才开了一次空车,还没太习惯,马上就开重车,会不会有危险啊?
上了车,王师傅已经坐在了驾驶座椅上。张军试探性地说道:“王师傅,累了吧?要不换我开会儿,你歇着去?”
王师傅扫了张军一眼,考虑了一下,说道:“再有十几公里就到平路上了,出了山,到了平路上,我再交给你开吧。我刚才洗了把脸,清醒多了。”
“好的。”张军有些兴奋地答道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27:53 |显示全部楼层
二 换班驾驶
张军又仔细看王师傅的操作,比起空车来,重车开起来要比空车复杂一点。起步时离合要松得更缓点,换挡时踩油门要多点,手脚配合要更默契,一边看,一边在心里默默重复着动作,手脚也不由自主动了起来。
眼前的路已经比较平坦了,王师傅将方向盘交给了张军,虽然眼已经困得快睁不开了,还是不放心去睡觉,坐在旁边观察张军的驾驶情况。
张军吸了口气,踩离合,挂档,加油门,松离合,松手刹,轻车熟路,一气呵成。感觉到离合器要结合了,接着加大油门,更缓缓抬离合器。50多吨的庞然大物,第一次在张军的手下服服帖帖了。
一档起步,跟着换二档,按着来时的方法,张军柔和地接着踩油门,转速增加,低眼一看:2400转,丢油门,猛地摘掉一档,接着全丢掉油门,咯的一声,右手使劲推,挂入二档,成功入档,心中稍稍一喜,扭头看了一眼王师傅,王师傅点了点头:不错,就这么开。接着,换入三档,四档,一直到八档,即使在平路上,悍威憋足了劲,也跑不快。背着沉重的壳,努力向前爬。
感觉还行,王师傅接着嘱咐了几句:“跟着前面老板的悍威,再走五十里,就到超限站了,别进站,警察招手你停下来,咱这是大载,给200块钱就行了,到了县城中心十字路口左转,就可以去坝上了,去坝上还是一路上坡,换挡利索点,别拖档,实在开不了,就叫醒我,我眯一会儿就行。”
“没事,放心交给我吧。”张军心里美兹兹的,大悍威在自己的手中,如风得雨。
王师傅又打了个呵欠,爬到后面卧铺上,很快就进入梦乡。
张军看了看左右反光镜,外面很黑,看不清什么,只有一束束的光柱,显示着自己的存在。
这才是男人开的车!张军威风凛凛,什么悍马啦,奥迪啦,都在自己的脚下。那些小轿车,都只是有钱人的玩具,大卡车,才是真正的车。
一旦熟悉了悍威的脾气,张军就如鱼得水了。在滚滚车流中,跟着前面的新悍威,一起向前开去。
果然,很快就到了超限站,远远望去,前面老板的车停下来,老板跳下车来,给了警察票子,上车又走。张军走到跟前,如法炮制。停车,下来,对着警察说:“我这是大载。”接着塞给了准备好的两张钞票,警察摆摆手,就仿佛赶苍蝇似的,张军知道,这是让自己通过了。跳上车,轰油门,顺利过了超限站。
一边走,张军一边沉思。设立超限站的目的是什么?检查超载超限车辆,保护道路,而现在的超限站,只罚款,不卸载,对道路没有任何好处,却成了他们的自助提款机,摆摆手,票子大把大把的到手,车主们为了把罚款的钱挣出来,只得更超载了,似乎在鼓励车主超载,恶性循环啊,如果不罚款,那车主们就可以在不超载的情况下挣到更多的钱了,如果够了,谁还愿意超载啊?这么好的车,由于超载,三年就卖,真是浪费资源啊,这一切,怎么就没人管啊!中国特色。
到了十字路口,红灯,停了下来。扫了一眼仪表盘,一切正常,后面的王师傅,还在与周公约会。绿灯亮了,跟着老板的新悍威,左转,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28:15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十二章 煤山有路不好走
一 倒着上煤堆
好大的煤场!足足有十几个足球场那么大,四周都是几米高的铁栅栏,蒙着纱布,防止有风刮来将煤吹走,煤堆像山一样高,一个个的车排队挨着,先到磅房过磅,过完了就开到煤堆上面卸车,煤堆那么高,自己的车装了这么多,上去肯定费劲,卸完了再到地磅上过空车。
一个个的车,亮着明晃晃的大灯,迫不及待地等着。
看了看后面,王师傅累坏了,还睡着呢。张军打定主意,让王师傅睡着吧,就不叫醒他了。这个草率的决定差点酿成大祸,因为这是第一次卸煤,他还不知道怎么卸呢。
慢吞吞的,终于轮到了张军,张军启动车辆,先驶上地磅,过了磅,62.85吨,感觉有点不对,装的时候好像63吨多吧?没有细想,张军开出了车,准备上煤山卸煤。
这个坡比以往遇到的坡都要陡,拉得又多,肯定费劲,张军狠踩油门,都要快踩到底了,卯足了劲,悍威向煤山上冲去。
奇怪,身边忽闪忽闪的。张军看了一下后视镜,后面一个车的灯光在反复的换远近光,还呜呜地鸣起喇叭来,怎么?想超车吗?不会这么酷吧?
再一看,黝黑的夜色中,仿佛几个人在冲自己摇手。怎么了?张军不情愿地停下了车,跳下车,向后面的车问道:“怎么了?”
对方摇下驾驶室玻璃,露出一个饱经沧桑的面孔:“你是第一次来卸煤的吧?”
“是啊,你怎么知道的?”
“也就你一个这么卸的,差点把车毁了。”
“毁了车?怎么可能?我不加油门怎么上得去?”张军非常不解。
“不是说你踩油门了,上煤堆卸煤得倒着上去,不能正着开。”
“为什么啊?”
看着张军一脸无辜的表情,真不知他是真傻还是装傻。
这时,前面老板的新悍威也卸完煤下来了,老板跳下车,看了看悍威,脸都青了。和后面的车司机说道:“谢谢啦。”
“没事,出门在外,谁都不容易。这点小忙应该的。”对方笑了笑。
张军越发糊涂啦,倒着开,正着开,有什么区别?
“老赵,你把车开去过磅。结了运费,出去等我”老板叫新悍威先走。
“张军,你在下面看着,看我怎么上煤堆。”老板跳上悍威,松手刹,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车头向后,屁股向煤堆上冲去,顺着煤堆的道路,狠狠地冲上去。
张军跟着走了过去。
悍威在狼烟滚滚中向上倒去,张军跟在后面,脸上,脖子里,到处都是煤灰。
看着漫天飞舞的煤灰,张军明白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28:53 |显示全部楼层
车轮甩着,排气管向下喷着,煤灰会被冲得到处都是,倒着开还好点,要是正着开,悍威前脸的下面就是发动机散热器(俗称水箱),散热器是由铝的叶片组成的,散热器的前面是一个大风扇,正着开的话,风扇会加速煤灰的运动,吹到散热片上,阻碍发动机的散热,要是煤灰里有比较大的颗粒,风扇吹着加速,会将薄的铝散热水箱打漏的。悍威非得趴了窝不可,老板一怒之下,只怕将自己一脚蹄下煤堆就算轻的了,再把煤盖在自己身上,过几万年,自己也就变成煤了。
爬到一半,悍威哼哼着,车轮打着空转,上不去了。
“去叫铲车(即装载机)过来,给我拉一下。”王师傅说道。
张军赶紧跑到煤堆下面,装载机就在旁边停着。
“师傅,上不去了,给拉一下吧。”
满脸煤灰的师傅瞄了一眼张军,又扫了一眼半煤腰上的悍威。发动了机器。
“轰轰”一股黑烟冒了出来。装载机缓缓爬上煤堆,来到悍威的屁股后面。
张军解下悍威后面的粗粗的钢丝绳,栓在了装载机的牵引销上。
两辆车一起冒着黑烟。悍威爬出了漩涡,在装载机的帮助下,接着向上爬去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29:15 |显示全部楼层
二 卸煤
终于到了煤堆的顶部。几个装卸工走了过来,打开车厢侧板,“轰隆”一声,煤流了下来,煤灰漫天飞舞,接着打开第二扇,第三扇,第四扇。
悍威响了几声喇叭,张军望去,老板在驾驶室里冲自己挥挥手,叫自己上车。
张军走过去,拽开副驾驶的门,上了车。
王师傅已经醒了,半躺着和老板在聊天,见到张军上来了,说道:“英雄上来啦?据说你差点干出惊天动地的大事来?”
张军知道自己错了,有点不好意思,幸亏脸上都是煤灰,厚厚的啥也看不出来。“刚才见你睡得香,没叫你,差点闯下货来。”
“你也知道啊,要是水箱漏了,咱就得在这里多呆一天了。拆水箱,补水箱,加防冻液。凡事多问,别自作主张。”王师傅教训道。
“是的,我下次会注意的。”
“总的来说,表现还不错,”老板总结道。“上手很快,空车,重车都能开了,我没看错你,好好干吧!”
说着,老板看了看反光镜,摇下玻璃。和装卸工们说道:“坐好了,挪下车。”打着火,向前动了十几米。
“为啥要挪车啊?”张军问道。
“卸煤的时候会埋住轮胎啊,都卸完了,轮胎也埋严实了,怎么动啊?”老板解释道。
“那要是真的动不了,怎么办啊?”
“铲车推呗,刚才上来不就是铲车拉的吗,要是出不去,就叫铲车过来推车斗呗。”
张军猛地想起一件事来:“老板,咱装煤出来的时候过地磅是63吨多,刚才在这过才62.8吨多,这是咋回事啊?”
“那边磅大,这边磅小。”
大?小?什么意思?张军还是不解。
“简单来说,就是那边过得重,这边过得轻,就可以以亏损来说咱运输过程中有问题了,亏一称(100千克一称)扣咱一百运费。就是想克扣咱们呗。”
原来过地磅也有猫腻啊!卡车司机真不容易,辛辛苦苦地把煤从山西运过来,还要受到煤场主的剥削啊!
王师傅笑了一下,“同样,咱回去过空车皮的时候也要尽量少点,才能减少被克扣,所以,一会儿卸完煤回去的时候慢点,把淋水箱打开,将里面的水放干净,可以减小一点损失。”
无奈的选择啊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29:38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十三章 “美丽”的丽哥
一 初见丽哥
为了减小车重,张军将刹车淋水放开,黑洞洞的没有人注意,为了防止煤堆自燃,一般都会在煤堆上洒水,还特意撒了泡尿,抖了两下,舒服极了。开着空车,和新悍威一前一后,去过磅。
大红字显示着:14.01吨,即使这样还是有近一称的损耗,又一百的运费没有了,张军算了一下,这一趟下来,纯利润也就2000来块钱,要是算上炸掉的那条轮胎,这一趟就白干了,用了一天半将近两天的时间,一个月也就挣3万,除去三个司机的工资,车辆磨损,也就一万左右的净利润,一年也就十万,这一辆车得二十五六万,两年半回本,挣半年的纯利润,三年后卖车,能卖个七八万,也就是说投入近三十万,和三年的时间,能有十万的回报,这还是包括不出大事故的前提,一次事故,就可能血本无归,养车是个高风险,低回报的行业啊,投入与产出不成正比啊!
现在算这些还早,轮不到自己考虑这些问题,自己开好车,老板开工资,赚钱赔钱都是他的,自己只要不给添乱就行了。
卸下了煤,悍威变成了一只轻盈的小燕子,重车开过了,再开空车,简直易如反掌。张军感觉自己上辈子就是司机,要不怎么这么熟练呢?才一趟,就和悍威结成了好朋友。
从坝上下来,天都快放亮了。
在老板的饭店又吃了顿饱餐之后,王师傅该回去倒班了,张军见到了第二位搭档:张伟丽。老板就直接称呼小名:“美丽”(伟丽)了。乍听这一名字,张军以为是个女的,见到本人后不禁忍俊不禁:如果他还叫美丽的话,自己就该参加世界小姐选美了。
黝黑的脸庞,简直就像非洲人,尖下巴,小眼睛,右嘴角一直向上撇,看到他,张军觉得他配芙蓉姐姐最合适不过了。
张师傅性格很好,看到张军,说:“你姓张,我也姓张,咱们八百年前是一家。你就叫我丽(力)哥吧,这样有气势。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30:04 |显示全部楼层
和王师傅一比,张军顿时对丽哥大有好感:“好的,以后丽哥多罩着小弟啦。”
“行了,咱们不是黑社会。小军,美丽。”老板出来打圆场:“吃饱喝足,我们继续出发吧。”
是啊,出发,只要生命不息,车轮就不止啊!这就是司机的命运。
老板联系了一下业务,得知山西的运费又跌了,大载,标载,都不划算,还是在附近盘煤吧。
附近很近,就是从蔚县拉煤到土木煤场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中国重型车网 ( 渝ICP备06001360号 )

GMT+8, 2022-8-10 06:02 , Processed in 0.046875 second(s), 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