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卡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卡车相关的理由,或将注册名发QQ信息至825858940)
楼主: qq820501400

第一部卡车人的小说《卡车那些事》在线连载   [复制链接]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15:18 |显示全部楼层
黑咖啡 发表于 2014-7-13 09:56
马一个慢慢看

你来得真快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16:22 |显示全部楼层
熄了火,王师傅拉起手刹,跟张军说道:“系好鞋带,把裤腿塞严实了,一会儿上车煤会灌到鞋子里。”
张军低头一看:自己穿的是布鞋,不用系鞋带。把裤腿全塞进了袜口中,一会儿方便干活儿。
“轰隆”,悍威随着一震,后车厢对天张着大嘴,吃下一口铲车喂来的饭。一口,又一口,等着喂饱自己。
张军看了看车窗外的反光镜,铲车(装载机的俗称)像一只辛勤采蜜的大黄蜂,一趟一趟不知疲倦地工作着。里面的那个铲车司机,也是黑乎乎的脸庞。张军开始明白了,拉煤的活儿,跟自己原来的不一样,是不可能干净的,刚洗干净的脸,只要一出去,就会挂满煤灰。
很快,车装满了,往前开了一下,停在新悍威后面,两人跳下车。
“这次装的煤密度大,装多了。”王师傅指着轮胎说。
张军顺眼望去:车轮被压得软软的,弓板(即钢板弹簧悬挂)都压平了。看样子有50吨吧!
两人爬着梯子,登上车厢。张军站在车厢顶上,顿时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。眼前车厢顶上,是一堆一堆的煤,得把他们都铲平了,才能盖上苫布,否则,上了公路就会被罚款。两人拿着铁锹,准备愚公移山。
张军往前一走,软绵绵的细煤,踩着很舒服,和踩在沙子里一个感觉。再抬起右脚,左脚陷了进去,拔出左脚,都是黑的了,右脚又陷了进去,一脚深一脚浅的,两人一边移动,一边用铁锹将尖尖的煤顶铲平,再盖好苫布,爬着梯子下去将苫布绑好,都收拾妥当,周身已变得黑乎乎了。
老板的新悍威已经等着了,两辆车一起开到磅房过磅。
看着显示屏上的红字,张军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:63.21吨,减去皮重14.51吨,光煤就装了近50吨!难怪弓板都压平了。
这次过磅分两次,正着过了一次,反方向再过一次,减小地磅的误差,这次显示63.15吨,两次取平均就是实际重量。
老板喊道:“老王,要不卸下一点去?有点超了。”
“算了吧,走吧,我可不想上去了,刚才铲煤就累得我腰酸背痛的。”王师傅说道。
那着磅房开出的发票,车厢拦板上贴好了煤矿的封条,两辆车一前一后,驶出了煤矿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16:58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十七章  蜈蚣的腿
一 奶奶的 你终于炸了
在王师傅的操作下,悍威就像个听话的骡子,乖乖地拉着车,任货物压垮自己的脊梁,一步步地向前挪动。
和刚才来的时候不一样,那会儿横冲直撞,遇神杀神,遇鬼杀鬼,见车超车,见坑撞坑。这会儿却是稳中又稳,仿佛由一个野蛮的男人变成了一个温柔的女人。张军仔细观察王师傅的操作。左脚一直没怎么动过,换挡确是潇洒自如。油门踩得很深,一看转速表:都要到220转了,松油门,摘档,挂入高档,发动机只来得及喘了一口气,就又拼命转了起来,声音也很明朗:先低沉着怒吼,突然,一松劲,声音低了,跟着咯啦一声,摘档挂档,发动机又提高了音量,放声高歌。难怪昨天王师傅闭着眼都知道自己踩离合器了,声音是如此泾渭分明!
小反光镜中,后轮刚要入坑,王师傅松了一下油门,后轮乖乖地落入小坑中,接着又轰油门,后轮使劲蹬地,滑上了小坑,一个又一个,重复着刚才的动作,悍威的大厢基本上不怎么晃动。来时将小坑视作不存在,现在个个都小心翼翼对付,来时二十分钟走完的土路现在用了将近一个小时。
马上就要脱离苦海了,前方就是柏油公路,上了公路,就是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了。
王师傅也抬头向远处望了一眼:“上了公路,我们吃点饭再走。”
不知不觉中距昨天吃饭已经过去了十二个小时。王师傅这么一说,张军感觉到肚子确实饿了。
咚的一声,惊醒了两人吃饭的美梦。张军看了一眼反光镜:气流将土路上洒落的煤灰吹得好远,三轴外侧的轮胎炸了。
  “王师傅,后三轴外侧轮胎炸了。停下来换备胎吧!”张军愁眉苦脸地说。这一换备胎又得折腾一个小时。
王师傅也瞅了一眼后视镜,笑了:“奶奶的,等了你好久,终于炸了。”接着解释道:“ 这条轮胎是不三包的锦湖轮胎。新买的换到转向轮上,使了两个月就鼓包了。于是倒到后轮上。整天担心它出问题。幸好不是在半山腰上,现在炸了最好。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17:41 |显示全部楼层
二 蜈蚣的脚
按了两下喇叭,前面的新悍威也停了下来。老板从前车上下来,看了看炸掉的轮胎:“1700元的就是不耐用。下次还是买2300元的韩泰轮胎吧。用两年不成问题。唉,看来不能图便宜。”
张军打开车厢下的工具箱,提出了千斤顶。
“你小子倒挺麻利。提千斤顶干吗?”王师傅问道。
“换备胎啊。”张军回答。
“换个屁啊。接着开,把千斤顶放回去。”老板也笑呵呵地发话了:“土老冒!”
张军很是不解,不换备胎怎么走啊?王师傅点拨了一句:“你砍掉蚂蚁两只腰,它还能走吗?”
“当然不能啦!”
“ 那你砍掉蜈蚣两只脚呢?”
明白啦!原来自己开的西北王只有两根轴。六条轮胎,一个坏了,必须换掉。而现在开的悍威,转向轮四条轮胎,驱动轮八条轮胎。前四后八因而得名。相当于十二只脚,断了一个,短暂前行是没有问题的。
“ 前面上了公路,就有补胎的。我们把车停在补胎行再去饭馆吃饭。吃完饭胎也换好了。既省时,又省劲,多好啊!”
前四后八,真是车中的霸王啊!原来自己开的单车,最担心的就是高速行驶中前轮炸胎。弄不好就会人仰马翻,车毁人亡。而这对前四后八来说,小菜一碟。炸了照样跑。谁发明出这么有趣的车型?双转向,双后轴。前四后八,强大到变态的地步。一年后,当张军看到后十,后十二车型的时候,忍不住惊叹道:中国人,真是聪明到无以复加的地步。提升桥更强大,更有中国特色。与时俱进,继承发扬。
车子停在了李记补胎行,一个黑咕隆咚的小破屋里。里面堆满了各种轮胎还有千斤顶,风炮,扳手。王师傅打了声招呼,一个中年汉子应声而出:“老王,过来啦!”
“老李,右三轴外侧轮胎炸了。帮我换上备胎。”
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都是熟客了,王师傅放心地把车交给老李。带着张军来到紧挨着的向阳春饭店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18:05 |显示全部楼层
三  饭店风波
这家饭店很有特色。张军一进门就感觉仿佛到了另一个时代。
墙上挂的都是毛主席语录。正中央悬挂的大幅毛主席画像,正在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。一代伟人啊!每个语录都是用画框表起来的,年代有些久远,纸张都发黄了。
服务员也不同于别处青春靓丽的小姑娘,都是大妈级别的。穿着**时期的老款军装,戴着军帽。肩上还挂着红袖章。红卫兵三个大字很是耀眼。
刹那间,张军有了一种错觉:我不会是穿越了吧?怎么来到了**年代?
幸好,桌上诱人的饭菜将张军思绪拉回:宫保鸡丁,水煮肉片,烧肉。张军一看口水都要流出来了。肚子咕咕叫得更厉害了。坐下来。拿起筷子和大家吃了起来。
“ 张军,做错啦,过这边来!”旁边有人在向张军招手。
那不是王师傅吗,再抬头看看桌子上的人:脸都是一样黑,面孔却不熟悉。
吃错饭啦!丢死人了!
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坐错啦。”张军灰溜溜地走到邻桌。
两桌人都轰地笑了起来,就连边上的服务员大妈也乐得呵呵的。张军羞得满脸通红,幸好脸上都是黑煤灰,谁也发现不了。
这个桌子上还是空荡荡的,只有碗筷。几个人都是刚进来,怎么可能就满桌子饭菜呢?张军明白过来:刚才自己进来就被这饭店的特色弄晕了头,跟着又被那香气吸引了,只顾看菜没仔细看周围人,所以才弄了个大笑话。
“张军,你是不是饿疯了啊?”王师傅调侃道。老板也跟着掺和:“我车上有半拉馒头,去拿过来吃了吧。”
一个服务员走过来,说道:“小伙子挺老实,多大了啊?”慢言慢语,挺慈祥。
“24岁”
“还没结婚呢吧。”
“没顾上呢。”张军奇怪,问这干吗?
“我邻居家有个姑娘,叫阿华,挺不错的,今年22岁,就想找个老实人。我看你不错,给你介绍介绍吧。”
张军说:“我现在还没考虑这事呢,过一阵再说吧。”
相亲?张军想起来就不靠谱。自己更相信缘分。眼前不禁又浮现出白小莉的身影。
大妈还是不甘心,“下次再说吧,以后常来啊。”
菜上来了,三个人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。
吃完饭,洗洗满是煤灰的脸和双手,再照照镜子,总算是干净了点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18:28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十八章多装了三五吨
一 命运
出了饭馆,张军摸了摸鼓起来的肚皮,喂饱肚子了,才有力气干活儿嘛。下一顿还不知什么时候呢,所以一般在外面都不会亏待自己,吃得稍微好一点,肉多吃点,耐饿,坏处也是很明显的:经常这样吃,一方面把肚子吃起来了,高血压,糖尿病啥的就跟着来了,另一方面,吃饱了就在驾驶室里颠簸,好多司机落下了胃病的病根。
轮胎已经换好了,但是换下的轮胎还没有安顿好,老师傅已经走了,就剩下一个小徒弟在那里干活儿,看样子只有15,6岁,很单薄,细胳膊细腿的。他把轮胎滚到备胎架下面,放平,将吊链放好,将轮胎穿过吊链,开始摇动上面的摇把,一圈圈,一圈圈地将轮胎往上吊。额头上的汗珠渗了出来,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珠,接着摇起来,终于摇起了一米多高,将轮胎摇到位,锁死了,放好摇把。
“大哥,轮胎换好了。”小徒弟和张军说道。
看着小徒弟那年轻的脸庞,黑黑的双手,张军真不知该说什么,这年龄的小孩,应该在学校上学才对啊。究竟是钱重要,还是上学重要啊?
王师傅也出来了,给了换备胎的钱,两车又开始了征途。
收费站真多啊,张军非常感慨。
以前常在张家口跑,也就两个收费站:宣化收费站和土木收费站,相隔也有一二百公里吧,而在煤炭大省山西,收费站多如牛毛啊!刚才刚过了一个,眼前又出现了一个,还有煤炭检测站,不用说,过去就是交钱,王师傅已经重车熟路。
张军在后面的卧铺上怎么也睡不着,不知是第一次睡在“宽大”的卧铺上,还是被发动机的轰鸣所惊扰,自己原来开的车一般都是中度油门,很少大脚轰油门的,对于悍威来说,却是习以为常了,这样使用,发动机受得了吗?
“王师傅,咱这车真不错,拉了这么多,还是刚刚的。”张军和王师傅说道。
“那是,咱这车才一年多点儿嘛,正是出力的时候,今年再干一年,明年就不大好使了。”
“为什么啊?咱这车,至少二十年才报废呢吧?”张军不解。
“你以为是小轿车啊,咱这车都是出力气的主,第一年磨合期,会有各种各样的小问题,电路啦,气路啦,大部分都是装配问题,都解决了,车就好使了,第二年,车正当壮年,咱主要在这一年中榨干车的油水,好好跑一年,第三年,车就没劲了,各种各样的毛病就出来了,发动机拉缸啦,变速箱打齿啦,起动机啦,所以第三年再跑一年,就将车卖了,再买新车。”
都是超载惹得祸啊,要是少拉点,怎么着也能用个十年八年的啊!张军想道。有些心疼悍威啦,从出生就干重活,干完了就被抛弃了,这就是车的命运啊,掌握在老板的手中,那自己的命运呢?谁掌握呢?
正想着,前面又有警察摆了摆手,又是煤炭检测站,说是检测,就是一个形式,形式是次要的,内容是主要的,内容,就是红票票啦。
出了检测站,张军和王师傅又聊了起来。
“王师傅,这一路上咋这么多收费的地方啊?这额外的费用就得不少吧?”
“是啊。”王师傅也很感叹,“正常的就是这么多,一趟下来一千都不够,要是碰到暗地里藏着的警车,还有额外的罚款。这条路跑熟了,哪里需要多少罚款,都已经清清楚楚,戴大盖帽的一摆手,咱就掏钱,废话不说,给了就走,要是磨叽,张口就上千。其实谁想超载啊,车不好跑,磨损大,早期就报废了,但油费一个劲地涨,这一趟油费就不少,再加上路费,罚款,运输成本太高,只拉标载的话,根本不够路上的开销。”
张军想了想,的确不错啊,如果运费高点儿,路上的罚款少点儿,不用超载就能赚到钱的话,谁愿意冒着危险超载啊?一句话,还是中国特色啊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18:51 |显示全部楼层
二 扭矩
说着,又进入了曲径通幽的山路了,整个车流缓了下来,都是重载货车,谁都跑不快,又得拉开点距离。
王师傅简直不把悍威当做车来开,简直就是在蹂躏妓女一样。狠狠将油门踩到底,6档,2500转了,发动机声音越来越沉蒙,王师傅右脚跟着慢慢缓松油门,发动机转速越来越低,2400,2200,1800,直到1600转的时候,右脚全松开了油门,在这一瞬间右手将档杆前推,摘下6挡,跟着右脚轰了一脚空油,2300转,转速表表针猛转了一下,又退了回去,接着右手向前推,挂入5挡,右脚又开始狠踩油门,2500转,接着上坡。
张军看着王师傅的操作,佩服得不行。整个车就像是王师傅身体的一部分,和他是一个整体。人车合一。
王师傅自言自语了一句:“真费劲,多拉了三五吨啊。”
“那咱平时拉多少啊?”
“上这样的坡,平时就是45吨左右,这次拉了50吨,车有点费劲,这个坡本来6档就能上来,现在5档都有一点拖档,前面的坡更陡,3档都够呛上去。”
“咱的发动机不小了吧?”
“是啊,6缸机,还带涡轮增压,240马力,动力强劲啊。”
“那咱要是换一个赛车的发动机,应该更快了吧?前几天我看电视赛车的是一千马力,真牛。”
“牛?”王师傅以白痴的眼光看了一眼张军,又换到了四档,终于上到坡顶,讥笑地说道:“那可就是见坡死了。”
见坡死?张军非常不解,一千马力啊!可是这个车发动机的五倍呢,怎么会见坡死啊?
“跑多快得看马力,爬坡马力大小没用,有用的是扭矩啊!”王师傅解释道。
“扭矩?没听说过。”张军不解,开了几年车,不知扭矩是什么,好像有点丢人啊。
“说了你也不懂。笨蛋,会开车就行了。”
张军心里很不舒服,不懂?我一定会弄懂的。我不会让你小瞧的。
正生着闷气,突然发现发动机不响了,怎么不踩油门了?张军抬头一看:车速越来越快。再一看档杆:空档。
自己空车溜坡都差点出事,这可是重车啊,王师傅老司机了,怎么还做这种事啊?
“怕啦?”王师傅笑道:“我每次都这么开的啊。”
强大的重力势能在转换为动能,车速如梭,要失控了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21:05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十九章 晋道难 难于上青天
一 下坡?上坡!
“你这笨蛋,向远处看看。”王师傅说道。
张军只注意到眼前的路了,经过王师傅提醒,向远处一看:恍然大悟。这只是一个小的下坡而已,前方每个车都在溜坡,因为马上就是一个上坡了,溜坡加速,省油,而且由于惯性作用,速度越来越大,可以给上坡多提供一点能量。
自己原来开的车从来不敢这么做,因为车速越来越快,一旦爆胎,肯定失控,不过现在开的是多脚的蜈蚣,少一只,也没关系。
说话间,悍威呼啸着,冲上了前方的上坡。
速度越来越低了,刚才都快80了,现在70,60,王师傅猛踩了一下油门,还是不踩离合,就挂入8档,但油门与车速配合得相当合适,一点顿挫感都没有。悍威接到了动力,又充满活力起来,但速度还在减小,跟着7档,6档,一直换到2档,终于爬到了这个坡顶,峰回路转,转过了弯,刚提速到4档,又是上坡,接着换挡。
张军的眼皮子已经开始打架了,都快一天了,还没好好睡觉,爬上卧铺,不管下面轰鸣的发动机,呼呼睡着了。
王师傅看了看后面的张军:“小样儿,这个钱可不是那么好挣的,累了吧?”
呼呼的呼噜声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22:02 |显示全部楼层
二 坏事的老蛤蟆
王师傅笑了笑,自己其实不是很严肃的人。刚才来路时一直对张军很凶,就是为了让他尽快掌握重载货车的驾驶要领,油门,档位,车速的控制必须熟悉,这样才能应付得了,要想开好前四后八,这点苦,必须吃。
悍威爬啊爬啊,仿佛一头不知疲倦的老牛,勤勤恳恳地拉着车。
前方就是最要命的坡了,坡大,弯还多,不知设计路的人干什么吃的,这样的路应该开凿个隧道才对,修路的钱不知被当官的贪污了多少,搞出这么个破路来,还国道呢,连个县道都不如。
四档,三档,二档,王师傅使劲踩着油门,轰到了2000多转,锡柴的机子比原来好多了,要是绿蛤蟆这么开,早就水温高,现在水温有点高,但还能用。转过了前方的急左转弯,就到坡顶了,头痛的上坡就过去了。
胳膊有点酸,档把在自己手里头就没停过,一直被拨来拨去,就像拨弄一个顽皮小孩的脑袋一样。左腿还好点,没怎么动过,不是自己懒,要是踩离合换挡的话,腿累不累不说,这么重的车,这么陡的坡根本就上不去,就是差那么零点几秒的时间,就会决定爬坡的生死问题,慢了,就会死在坡上。
转过弯,王师傅心中一惊:前方一辆老蛤蟆,也满载了一车煤,排气管里冒着浓浓的黑烟,在歇斯底里的轰鸣中上坡。
它的速度太慢了,王师傅有两个选择:要么换低档,跟在对方后面爬,要么超过去。
妈的,龟儿子都该进炼钢厂了,还在这里卖什么命,破车,害人害己!
王师傅吐了一口痰,打左转向,决定超车。
在这种坡陡弯急的山路上超车,是相当危险的,但自己别无选择,如果跟在对方后面,只能换入一档,如果对方上不去了,又没刹住,退回来那是相当危险的。
堵一把吧。
悍威哼哧哼哧着,车头越过了蛤蟆的屁股,再有10秒,自己超过了对方,变回车道,就安全了。
王师傅看了一眼,估算一下,超过去,马上又得右转弯了,又是个急弯,于是一边超车,一边按了下喇叭。
“呜,呜”气喇叭宏厚的声音穿了过去。
“呜”对方也传来了声音,不是悍威的回音。一辆欧曼,出现在王师傅的视野中。
妈的!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这时候来凑什么热闹!
对方车头灯闪了两下,对方也看到了占道行驶的悍威,来车是空车,减了减速,又闪了两下灯。
看了看右方的老蛤蟆,已经越过对方车头了,如果自己右转,能躲过对方的来车,可是现在就右转,会将蛤蟆逼得只有跳崖自杀了,又扫了一眼绿蛤蟆。王师傅叹了口气,松开了油门,车速慢了下来。
老蛤蟆冒着黑烟,慢吞吞地爬了过去。王师傅这边苦笑着,已经换到了一档,等老蛤蟆过去,前方的车已经到眼前了,王师傅将方向向右打死,随即向左回轮回死,后视镜中,欧曼几乎擦着自己的左车厢过去了,在这几下野蛮操作中,悍威终于罢了工,发动机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憋不动了,踩脚油门,几股黑烟冒出来,转速反而更低了,发动机已经超负荷了!王师傅眼前一片金星:爬不上去了,得坡上起步了。“扑哧”王师傅踩下刹车,将车停了下来,再不踩死,肯定会溜回去的。悍威像一匹疲倦了的老马,撂了挑子,卧在地上不走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22:25 |显示全部楼层
三 坡道起步
“张军,快下去打眼(即垫三角木)。”虽然已经停住了,但坡度这么大,很难保证刹车不会失灵。
张军被王师傅的一声高喝从梦中惊醒。本能反应迅速爬了起来,跳下车从路边搬了两块石头放在后轮后面。
看看四周,已经能看到远处的山,山脚下的村子,不知爬了多高,老板的悍威新悍威已经上到坡顶,停了下来,赵师傅围着车转圈检查车辆,老板向这边走了过来。
再看看车,头都大了:坡这么陡,拉得又多,后悬也长,车的重量都集中压在了后桥上,轱辘都被压得软软的,真不知下一时刻会不会砰的一声炸了,前轮也好不到哪里去,重量集中在后面,前面就轻了,尤其是一轴,都感觉不到是重车,钢板弹簧一点都没有变形。下一时刻,不知会不会飞起来。
老板走了过来,先绕着车转了一圈,来到左边驾驶室处,和王师傅说道:“老王,挂爬坡档,起步试试吧。”
爬坡档?张军听得头晕:自己开了半天怎么没发现有什么爬坡档啊?再想想,档杆上除了1到8档,还有倒档之外,和倒档对应的地方还有一个C档,难道那就是爬坡档?
但现在明显不是问这些的时候,
王师傅点了点头,踩离合,挂档,踩油门,松离合,悍威冒着黑烟,颤抖着,想从逆境中走出,一股糊味从车中串了出来:离合片在摩擦自己,企图拽动车辆了。
没有反应,车轮纹丝不动。
王师傅伸出头:“唉,多装了三五吨,要是再少几吨,这坡道起步根本不成问题。”
怎么办?倒回坡底,重新上坡?可这坡有几公里,怎么倒得完啊?
王师傅和老板对视了一眼:老板点了点头,王师傅知道老板同意了:再试一次吧。
这次狠踩着油门,慢松离合器,有点希望,车头抖动着,缓缓动了!糊味儿好浓!不管这些了,继续走!
仿佛一头受伤的骡子,悍威慢悠悠,慢悠悠地前行,全松开离合,悍威冒着黑烟,终于起步了。
“这一趟回去,得换离合片了,就这一下,离合片就报销了,又几百大洋没有了,”老板冲张军说道。
两人跟在悍威的屁股后面,一步步走到了近在眼前的坡顶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中国重型车网 ( 渝ICP备06001360号 )

GMT+8, 2022-8-10 06:20 , Processed in 0.046875 second(s), 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