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卡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卡车相关的理由,或将注册名发QQ信息至825858940)
楼主: qq820501400

第一部卡车人的小说《卡车那些事》在线连载   [复制链接]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08:03 |显示全部楼层
二 初次相见
刘三的修车摊就在公路边上,张军过去时,保养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,后轮被全卸了下来,轴头被拆开,大把的黄油抹在了滚珠轴承上。
“三哥,拔轮子拔得差不多了吧?”(俗语,保养后桥俗称拔轮子)张军对蹲在车桥边的刘三说道。
“哦,张军啊,怎么?高就了吧?这车,比你原来开的西北王好多了。”刘三晃着沾满黄油的双手,冲张军说道。
张军看了看,很满意,重型货车载重量大,车桥承受的半轴摩擦力也大,因此,每隔一个月就得加一次黄油,否则滚珠轴承烧死了,车桥会着火的,那自己开的就不是汽车而是“火车”了。
张军围着悍威转了一圈,内心很是满足:高大的驾驶室,比起西北王那有棱有角的造型,悍威更显得过度圆滑,气势饱满,车门上的飞鹰标志格外耀眼,解放锡柴CA6D发动机,足足240马力,比西北王的100多马力,高了一倍,400升油箱,吃得不少,1100-20的钢丝胎,脚大好走路,法士特变速箱,全国最好的波箱了,457铸钢加重后桥,配合双层车架,超载利器啊!9.5米仓栏车厢,侧面挂着苫布,经过一年半的辛苦劳作,已经有些破旧不堪,显示着自己的劳苦功高。
“李老板生意真好,这车跑了一年半,就回本了,又贷款买了一个,看样子,用不了几年,也就开车队了。”刘三已经保养完毕,安好了车轮,和张军聊了起来。
“是啊,这几年跑山西拉煤,赚钱的不少啊!”张军也感叹道。
打开车门,张军第一次坐在了悍威的驾驶座椅上。
首先映入眼帘的,是悍威的仪表台,玻璃仪表盘里面,五六个黄色的指针静静地呆着,左右两侧的反光镜,非常大,车后的情况一览无余,右侧除了有后视镜之外,还有门镜和下视镜,右侧车门下方和车前也看得很清楚,有效地减少了盲区,法士特八档变速箱,带高低档转换,自己还没用过,只是听说过如何操作,座椅后方,有两个卧铺,停车休息时两个司机都可以睡觉,也比西北王的卧铺大了不少,一切都很满意。美中不足的是:车内太脏了,到处都是黑乎乎的煤粒,方向盘上都是。“他们咋也不知道收拾一下啊!”张军暗暗想到。自己开西北王时,收拾得干干净净。直到张军跑完一趟之后,才明白过来:这钱,也不是好赚的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09:32 |显示全部楼层
三 准备上路
张军将钥匙塞到钥匙孔内,向右扭转,“嗡…”马达转动,甩轮与飞轮齿圈结合,带动着发动机旋转,顺利启动。
张军定了定神,扫了一圈仪表盘:各个仪表工作正常,气压也够,他踩下离合,挂入倒档,松断气刹,慢慢松离合,踩油门,悍威颤抖着,缓缓后退。
虽说比西北王大了一圈,可是操作很方便,方向盘比西北王的轻多了,基本上用手一搓,两排转向轮跟着就动了,方向助力真不错!离合也很轻,这种重型货车的离合都是气推油的,简单说来,就是用压缩空气给液压油加压,液压油推动离合片动作,比小轿车的还要轻,缺点也是很明显的:如果发动机熄火,那整个车就没法动弹了。
张军看着两边的反光镜,刘三在后面指挥着倒车,张军顺着指挥,将车倒上了公路,踩下刹车。“扑哧”车应声停了下来,再挂上进档,向前面的老板饭店开去。
每个车老板在公路边上基本都有饭店,有的只供自己使用,饭店外面的空地停车,自己开车路过的时候吃饭,也有的对外营业,招待路过的司机,生意都不错。
张军将车停在了李老板的饭店前。
“张军,进来先吃饭。”李老板招呼道。
待遇还不错!张军心想,答应了一下,下车走进了饭店。
三个人已经在那里呆着了,一份西红柿鸡蛋,一份鱼香肉丝,一份牛肉,一份水煮鱼。菜还挺丰盛。张军坐了下来。
“张军,这个是王师傅,一会儿和你一个车,这个是赵师傅,和我开新悍威,一会儿我们吃饱了两个车一起走,多吃点,下顿饭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!”李老板说道。
张军赶紧打招呼,顺着眼光,打量了一下两人:王师傅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,一看就是老司机了,头有点秃顶了,两眼炯炯有神,另一个赵师傅,怎么有点像犀利哥啊?头发又长又脏,胡子也很长,脸上还有没洗干净的煤灰。
像是觉察到张军的心理,王师傅说道:“我们人歇车不歇,一个车三个司机,车上两个,一个休息,三班倒,一人跑两趟,休息一趟。小赵刚跑了一趟回来,还得再跑一趟,所以没顾上洗澡,等你跑一趟回来,也和他差不多了。”
赵师傅抬起头,冲着张军笑道:“瞧你现在细皮嫩肉,白白净净的,等跑一趟回来,就和我一样了。”
张军有点不好意思,冲两人笑笑,低下头来吃饭。
吃完饭,几个人出了饭店,准备出发,张军的厄运,也马上就要来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10:16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十四章 学会换挡
一 挨骂
午后的阳光真刺眼!悍威在阳光下一闪一闪,仿佛在冲张军招手:来吧,快来和我一起驰骋吧!
王师傅打开了副驾驶门,跳了上去,张军一看,知道自己得先开了。左手打开了左边的车门,扶着左边的蹬车扶手,右手扶着座椅下面门框边上的蹬车扶手,和西北王不一样的是,西北王只有一级蹬车踏板,因此需要右脚踩着轮胎的钢板螺丝,而悍威的驾驶室更高大,两级踏板,左脚踩着一级踏板,右脚踩着二级踏板,左脚才踏进驾驶室,坐上座椅,关好车门,张军准备启动车辆出发了。看了一眼王师傅,已经在副驾驶上眯着了。
发动车辆,张军和平时一样,踩离合,挂入1档,松手刹,慢抬离合,轻踩油门,悍威平稳起步。张军用余光扫了一眼,王师傅没什么反应。于是,松了口气,踩离合,换入2档。
“不许用离合!”王师傅不知什么时候,睁开了眼睛,向张军吼道。
张军吓了一跳:这王师傅,是个人精啊,眯着眼怎么就知道自己踩离合了?听声音吗?
悍威继续加速,该换3档了,张军想着换挡,手忙脚乱,左脚不知觉中,又踩下离合器。
“啪”左腿挨了一巴掌,王师傅黑着脸说:“怎么回事?会开车不?”
张军脸红了:“车开了好几年了,就是不会不踩离合换档。师傅没教过。”
“笨蛋,早知道我就和小赵一个车了,让李老板和你一个车,他看你这样换挡一脚就把你踹下来了。下去,从右边上来,看我给你演示。”王师傅换到了驾驶座椅上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10:38 |显示全部楼层
二 演示
前面的新悍威早就没影了,王师傅骂骂咧咧地给张军演示道:“看着,离合只能起步使用,其余的一概不能用,换挡全靠感觉,听声音,加档时先踩油门提速,当速度达到需要换入的高档时迅速丢掉油门,摘档,挂入高档,减档时先减速,稍踩油门,摘掉档位,轰空油,丢油门,挂入低档。油门,车速控制好,听发动机的声音与感觉是最关键的。看我给你做一遍,妈的,你要是学不会,趁早滚蛋,省得路上老子跟着你倒霉。”
张军心里很不以为然:踩离合换挡怎么了?会让你倒什么霉?脸上却不敢显示出来,很诚心地听着王师傅讲解。
起步,王师傅紧踩油门,接着松油门,右手灵活地将档把向后一掰,倒入空档,跟着再向后掰,挂入2档,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,只听发动机轰轰作响,突然一丢油门,发动机轰鸣减弱,跟着咯一声,变速杆一动,档线拽动变速箱的换挡杆,1档齿轮停止了结合,跟着又是咯的一声,2档齿轮接替了工作,接着发动机又开始轰鸣,车接着加速前行,跟着三档,四档,该换五档了,五档和一档所在位置相同,但是是在高档区,加速到四档时,车速已经达到了40公里每小时,王师傅右手食指拨动高低档转换开关,扑哧一声,气动筒换位到高档区,跟着换入1档的位置,已经是五档了,加到六档,王师傅不再提速了,冲张军喊了一声:“看明白了吗?”
“明白了,”张军瞪大了双眼,生怕漏掉了一个环节。
“接着看我减档。”王师傅又开始演示减档。丢掉油门的一瞬间,将档杆向前推,摘下六档,跟着右脚猛踩了一下油门,轰的一声,发动机怒吼了一下,跟着右手灵活地将档杆向前推,推入五档。拨动高低档转换开关,换入低档区,跟着四档,三档。将车又停了下来。
“上去吧,你要是不会换挡,就滚蛋吧。”王师傅不耐烦地说道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11:23 |显示全部楼层
三 领悟
张军又坐在了驾驶座椅上,这次感觉像坐在了火山口上,头上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,他搓了一下手心,心里念了句阿弥陀佛,启动车辆。
踩油门,脚下像灌了铅,不敢使劲。“多踩油门,速度不够你怎么加档啊?”
张军又踩了一下,手放在了档杆上,却不敢动,自己原来开西北王时,试过不踩离合,变速箱那尖锐的齿轮响声令自己胆战心惊,右手像麻痹了似的,不听使唤。
“松油门,摘档,挂二档。”
张军一狠心,抬起右脚,发动机轰鸣声消失了,右手向后一拽,心中一喜:一档下来了,原来摘档也很简单啊!跟着又向后“砍”,开始有些费劲,痛下杀手,再一使劲,“舒”地一下,二档进去了!感觉起来,刚挂的时候有点费劲,一旦正确进入,就顺手了,就像做爱,一旦捅对了地方,一下就进去了,轻松自如。
二档换三档,张军学着刚才的样子,踩油门提速,然后松油门,向前推档杆,摘下二档,跟着向右推,再向前推,“哗”后面响了一下,有一点打齿了,张军一咬牙,使劲一推,悍威抖了一下,三档也进去了。
“我说要油门车速配合好的。你提速还提的不够,还没到三档的速度呢,就想换入三档,手也有点慢,像个娘们似的,慢手慢脚的,这是空车,要是重车,油门还得多踩点,踩油门,换四档。”
张军有点感觉了,踩油门,听到发动机嗷嗷直叫了之后,快速松开油门,摘下三档,向后猛砍,挂入四档,跟着踩油门,转换高低速转换开关,挂入五档,六档,七档,八档,越加档手越熟练,手脚配合也越来越默契。
王师傅的脸色有些缓和了,“给我减个档看看。”
“好的”张军说着,左脚抬起,准备踩离合器,猛地想起:不对,不能踩,还没等放下脚,腿上又挨了一下,好疼!
张军不敢言语。松油门,摘下八档,跟着右脚踩油门,轰了一下,接着右手往前推档杆,先感觉有些堵,又稍使了一小点劲,顺利挂入七档。
“还行,就这么着,挂入八档,追老板他们的新悍威吧。”
张军手脚配合得越来越熟练了,摸透了换档方式,但还是不明白:为啥换档不能踩离合器?为啥减档要轰油,加档要丢油啊?看了看王师傅的脸色,不知会不会挨骂,但憋在心里越来越难受,忍不住问道:“王师傅,这么开车真帅,这么换档有啥好处啊?”
王师傅像变脸似的换了副脸孔,“别怪我刚才那么对你,都是为你好,要不你能这么快学会啊?”
张军一想,不错,是啊,要不左腿肯定还会不由自主地动弹的。
“好处?就知道你要这么问,咱的车几个档啊?”
“八个进档。”
“原来你开的呢?”
“六个。”
“还有十二个档的车呢,你六档箱也就踩六次离合,八档就得踩八次,十二档就得踩十二次啊,虽然离合有助力,都跑高速还行,要是堵车,反复换挡,你腿还不得踩麻了啊?”
哦,原来如此!张军有些明白了。
“还有,咱们这是空车,你没感觉,重车时踩离合一会浪费离合片与分离轴承,二会浪费时间,别小看这零点几秒的时间,会起到关键作用,空车你开,这一趟你先熟悉熟悉车,回来时重车我开。”
王师傅说着,爬上后面的卧铺,“我先睡了,跟着前面老板的车,就行了。”
前面?前多远?张军不知道,开了一百多公里,快进入山区了,才追上等在一旁的老板。
操作张军掌握了,但为啥这么操做,却不太理解,成为了心中的一个迷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11:47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十五章 空档放坡,放吧放吧不是罪
一 行车
张军追上了新悍威,已经到了下花园,进入山区。
新悍威在前,老悍威在后,两车一起盘旋在山路上。
迎面驶来了一辆辆装满煤的前四后八,上坡时慢得像蜗牛爬,发动机在怒吼,增压器像哨子般的尖叫,还有偶尔停顿一下的换档声,构成了繁忙的景象。西行是空车,所以道路还好走点。东行的道路,已经被满载的货车压得支离破碎,坑坑哇哇,这才是前年刚翻修的路啊!真不知是豆腐渣工程,还是超载搞得祸,对面经常有小车借道超车,张军又是喇叭又是大灯的晃着,对方才不情愿地驶回原来的道路。
110国道啊!立下了汗马功劳。被这么多车蹂躏着,仍然坚挺着自己的脊梁,就仿佛我们民族的精神,张军想着。
一边开车,一边打量着对方的车辆,真是赏心悦目,比看美眉还过瘾,绿色的老解放前四后八,和自己开过的西北王一样的驾驶室,颇有廉颇老矣,仍然吃饭干活的豪情,老旧的斯太尔也旧貌换新颜,装上了前四后八的底盘,偶尔见一辆东风紫罗兰,北方来说,还是一汽是老大啊,东风太少了,新式的车辆也有,自己开的悍威就显得格外精神,正值壮年,还有刚刚登上运输大舞台的福田欧曼,虽说是靠农用车起家的,但重卡造起来也毫不含糊,驾驶室密封性特别好,一点不漏风,还是悬浮式的,据说坐在里面和小车一样,一点都不颠,夏天打开空调,凉风嗖嗖的,好多老司机宁愿工资少一点也要开,享受啊。偶尔驶过一个圈圈里闪着三根棍棍的标志:北方奔驰,那就是所有车里的明星了。
张军拉回了思路:还是看好自己眼前的路吧,别把前面的车跟丢了。后面卧铺上的王师傅已经发出了呼噜噜的打酣声,自己要是把他吵醒了问路,不知会不会又给自己一巴掌。
呵呵,这个王师傅,典型的暴力狂啊,不过和旧社会比起来,已经强多了。驾校看门的那个老头是解放前就开车的,说他学车那会儿,第一年给师傅和师娘打洗脚水,洗衣做饭都得干,第二年才让摸车,擦车,每天出车前摇车,第三年才让上车,跟着装货卸货,第四年偶尔让开一小会儿,第五年开空车,第六年开重车,第七年出师。当时开车也是技术活儿,出来吃香的喝辣的,很有地位有面子,这个王师傅,比起那些老师傅来算是客气的了,要学技术,受点罪,挨点打骂啥的,也就忍了吧。
不过即使跟丢了也没关系,自己所在的车流中,都是去拉煤的,跟着其他的空车,照样可以到了煤矿啊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12:35 |显示全部楼层
二 溜坡
终于爬到了山顶,开始下坡了,前面的悍威唰的一下,飞似的消失在了前方的车道上,张军揉了揉眼睛:自己没有眼花啊?扫了一眼自己的仪表盘:速度都到70公里每小时了,这可是山路啊!前面那车还不得100公里每小时以上啊?正想着,后面响起了气喇叭特有的呜呜声,后方的车都嫌张军的车慢,打着左转向灯开始超车了。
一个绿绿的老蛤蟆,也闪着左眼超了过来,和张军并排的时候,对方按了按喇叭,张军扭头瞟了一眼,对方对自己伸了一个指头,不是拇指,是中指,那嘲笑的表情仿佛在说:就你这样还开车啊?我这跑了5年的老蛤蟆都比你快。
张军的头嗡地炸了:奶奶的,老子怎么着也是悍威前四后八啊,240马力,增压中冷,怎么着也比你那160马力的老蛤蟆强吧,你还只有四条腿,老子有八条,怕你作甚!反正是空车,还怕刹不住啊?
张军踩下离合,摘掉档位,放在空档上。发动机解脱了,不再使劲,懒洋洋地哼哼着。
惨了!习惯性痼癖,怎么就改不掉踩离合的习惯啊?算了,不想这些了,反正王师傅也没看到,不会打自己腿,冲啊!
悍威仿佛回到了战火纷飞的年代,一马当先,飞奔了过去,向着老蛤蟆,复仇去了。
张军紧握方向盘,悍威的速度越来越快,抑制着内心的豪气,他长按喇叭,带着凌厉的杀气,逆行超车。
老蛤蟆仿佛知道犯了错似的,哆嗦了一下,刹车灯亮了一下,减速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12:58 |显示全部楼层
三 遇险
哼,看你知道我的厉害了吧?张军带着复仇之后的快意,越过了旁边慢下来的蛤蟆,突然一惊:前方没路了?难怪蛤蟆要减速,再一瞟眼:又放路边的大牌子上触目惊心的大字:右方急转,那个黑箭头的弯曲程度,好大。刚才超车时刚好被挡住视线,没看到。
要命了!
说时迟,那时快,张军在紧要关头,按了一下喇叭,通知拐弯后方车辆,扫了一眼速度表:已经爆表了,速度计指针到头了,恐怕不止120吧?张军踩下刹车,扑哧,车速降了一下,接着松开,再踩,再松,他不敢一下踩死,否则车轮抱死了,天知道会不会侧滑,会不会方向失控,踩过两次之后,车速降了下来,80左右了,还是高,转弯非得翻了,再踩了一下,气压报警灯亮了,张军不敢踩第四下了,猛轰油门,挂入7档,“嗡”在发动机的惨叫声中,车子又抖了一下,速度降到了50,王师傅教自己的换挡方法,救了自己一命,相比之下,刚才他打自己腿的疼痛,算不上什么了。前方已经没路了,他硬下头皮,狠心将方向盘向右打死,悍威呼啸着转了过去,在巨大的离心作用下,张军身子左倾,头还借机使劲向左探,盼望多看点弯道对方的车道,要是唰地出来一辆车,自己肯定就完蛋了。还好,没车,对方车道上,只有一辆农用三轮在慢吞吞地爬坡。己方车道上,前方的车早就溜坡了。
一身冷汗,张军回味过来:空挡溜坡,交通法规上明确禁止,但可以节省时间,节省油,这是老车油子们常用的一个方法,但是这个方法是建立在自己对道路熟悉的基础上的,哪里有急转弯,哪里坡太陡,心里有数,才能游刃有余,急转弯之前,就已经提前将速度降下来了,像自己这种傻帽,剩得不多了,即使原来很多,也都消失了,自己可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,李刚也和自己讲过,前方车减速,你得跟着减速,如果你想借机加速超车,十有八九没好事,要不他为啥减速啊?
后面卧铺上的王师傅,还在熟睡中,丝毫不知道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趟,卡车人,只要坐在了一个车上,那就把生命交给了对方,是绝对的信任,一个车上卡车人,就生死与共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13:20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十六章 矿区装煤
一.        进入矿区
吸取了刚才的教训,鉴于对路况的不熟悉,张军不敢再放空挡了。看着身旁一个个超过自己的货车,他收起了刚才的心态。嘲笑就嘲笑吧。安全第一。张军点燃了一支烟,提提神。悍威稳稳地驶在了曲折盘旋的山路上,只是偶尔看到对面无车并且前方又是上坡时,张军才敢稍放一下车速。
   就这样,过了宣化,跟着车流,转而向左,拐上了112 国道。出了河北省,进入山西的地界。山西地上面是山,地下面是黑色财富——煤。路边随处可见黑乎乎的煤渣。在养活了大批人口的同时,也在污染着环境。接着上了109国道。前方的煤车越来越多,预示着离矿区越来越近了。
   老板已经在前面的信息部联系好了业务,去3号矿区装煤,运到坝上沽源煤场。因为愿意跑坝上的车少,运费还行,每吨130元。打算拉大载,每车50吨,运费6500元。除去路上开销一趟还剩3000元,利润不算很高。
   后面的王师傅已经醒了,看了看窗外,他说道:“不错, 到大同了。矿区的路不好走,我来开吧。”张军打了个呵欠,不知不觉中,已经开了七个钟头。眼睛也已经红红的了,睡觉吧。把王师傅换到驾驶座椅上,他准备爬到卧铺上去。
   王师傅严肃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笑容:“你最好还是待在副驾驶上吧。还好受点。”
   好受?跟这有什么关系?
   张军的迷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------王师傅以实际行动做出了解释。
   前四后八和坦克一样,两辆悍威冲入了滚滚车流中。
   下了公路,进入了通往矿区的土路。时宽时窄,这还是次要的。路早已经被过往的重载车压得坑坑洼洼。以张军的眼光,最多挂三档,还得配合好油门。
   对王师傅来说,一切不成问题。对于眼前的道路来说,和一马平川的公路没有区别。三档,四档,五档一直到六档。从后视镜里什么都看不清楚。尘土卷起了两米高,小坑,大坑也看不清楚,因为前面车驶过卷起漫天尘土。一边按着喇叭,一边超着旁边的车辆。每一辆车都使劲了全身所有的力气向前猛冲,仿佛一群群饥饿的狼冲向羔羊。
   原来前四后八可以像坦克一样开。啊,张军扫了一眼旁边的车辆,再看了看王师傅。在驾驶座椅上被颠得飞了起来,屁股都离了座椅。脚下的油门还是不松。自己也一样,紧紧抓着车门上的扶手。还是在不停地上下左右晃动,屁股都被颠裂了。
   “王师傅,为啥大家都开得这么猛啊,像换了个人似的。”张军问道。
“前面快到磅站了。谁在前面谁先过磅,就可以先装车。有时候车少了,等一小时就轮到了。车多的话,就难说了。”
原来如此!第一次装煤,学问还挺大啊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13:43 |显示全部楼层
二 装煤
很快,驶到了磅站前面。老板的车跑得更快,已经排在那里了。等王师傅开过去的时候,又排了三五个。这已经很不错了。张军大概数了一下,刚才的疯狂开车过程中,至少超过了二十辆车。
过地磅张军已经很熟悉了。车开上去,停稳了。磅房玻璃上的屏幕显示出车皮重:14.57吨。开下磅板,张军跳下车去磅房窗口拿到电脑打出的发票。
车牌: 冀G 22720      皮重: 14.57吨   
  下方的表格空着,一会装完了再来称一下。两次相减就是所拉煤的重量。
  过好磅的车一辆挨着一辆,等着装车。
  张军打量了一下矿区。大约二三十米高的地方,有一条铁轨。一个个带着铁轮的小铁箱,整整齐齐地排列在铁轨上。几十个工人使劲一推,一个个铁箱倾倒。里面的煤顺着孔流下来。电铃一响,小铁箱{俗称串车}在钢索的牵引下,转个弯,驶了回去。另一串小铁箱,又被钢索拽了过来。
  每次倾倒,周围都是一片黑烟。戴着安全帽的工人们,全身都笼罩在黑烟之中。黑烟过去,再睁开眼,除了眼睛旁边是白的外,其余部位都是黑的。
张军听说过,大同的煤都是深井煤,煤层在地下很深的地方,井下工人开采出来之后,靠竖井将一车车的煤运出地面,即自己眼前的一个个小串车,再通过铁轨运到旁边的煤场。
老板的车已经轮到了,开到煤堆旁,开始装车。
一个黄色的柳工装载机,鼻子里冒着浓烟,向煤堆冲去,铲斗放平,扎在了煤堆中,车轮空转,不能前进了,又吐出一股烟,铲斗举起,满满的一铲斗煤,缓缓退后了几步,掉过头,举着铲斗冲向新悍威,快到车厢跟前时,鼻子不冒烟了,泄了劲,停在左车厢边,放下铲斗,轰隆一声,煤面调入入车厢中,一铲,接着一铲,将悍威的车厢装得尖尖的。
装载机的师傅按了下喇叭,新悍威向前开动了一截,腾出地方给下一个车。
李老板和赵师傅两人都跳下车,扒着车厢上的扶梯,上到车厢顶,拿下放在车厢上部的铁锹。两人将车厢里的煤一锹一锹铲平,又取下苫布,一人在前,一人拽着向后走,将车厢顶部盖得严严实实。
很快,就轮到张军的车了。
王师傅打着车,缓缓向前开了一下,向左打死。悍威转了一百八十度,停了下来,缓缓向后倒,稳稳停在了煤堆旁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中国重型车网 ( 渝ICP备06001360号 )

GMT+8, 2022-8-10 06:34 , Processed in 0.062500 second(s), 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