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卡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卡车相关的理由,或将注册名发QQ信息至825858940)
楼主: qq820501400

第一部卡车人的小说《卡车那些事》在线连载   [复制链接]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43:30 |显示全部楼层
二 母亲河
一路上都是刘刚在开,想想昨晚一人力战数人,仿佛又回到了在武警队时的风采,刘刚春风得意,西北王也跑得洋洋洒洒,甩蹄狂奔。
“刚哥,我们到哪里了?”张军躺在后面的卧铺上,还是无法入睡,只好有一搭无一搭地和刘刚说话。
“真被昨晚的事给吓傻了?看看我们伟大祖国的大好河山,多么美丽!”刘刚笑道。
“去你的,祖国河山再好,也不是咱的,咱买个房子,也只有70年的产权,你去大好河山旅游,也得收门票,真酸!”张军也开始说笑了。
“军啊,还没出过河北省吧?”
“出过啊,去过北京,伟大祖国的首都呢!”张军不服气了。
“哦,我说错了,还没去过南方吧?”
张军想,这个倒不错,是没有去过。
“刚哥,南方有啥好玩的?”
“南方啊,好得很,南方的风景很优美,南方的女子啊,个个都小家碧玉,领你去感受感受?”
“不去,你去吧,我怕得艾滋。”
“呵呵,”刘刚笑了笑,你先休息吧,再开几个小时,咱就能到了一个波澜壮阔的地方了,到时候我叫醒你看看。”
“什么地方啊?”张军有些好奇。
“我们的母亲河,黄河啊!”刘刚有些感叹地说道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44:07 |显示全部楼层
三 黄河,真黄
“张军,起来了,看一看黄河。”刘刚喊道。
张军一骨碌从卧铺上坐起来,黄河?在哪里啊?张军极目望去,除了公路,还是公路,哪里啊?
刘刚扫了一眼张军:“激动什么啊?刚过了新乡,马上就到了,你坐过来,用毛巾擦擦脸,睁大眼睛看着啊。”
张军清醒了过来,穿好外衣,用湿毛巾擦了擦脸,坐了过来。
“刚哥,开了几个小时了?”张军不知自己睡了多长时间,也不知走了多远。
“开了快四个小时,三百多公里了。知道你第一次来,所以叫你起来看看,见识见识。”刘刚说道。
路面离地面越来越高,明显感觉在上坡了,很快,一座特大的桥呈现在张军面前。
双向八车道,路面太开阔了。两边是巨型钢梁,呈半圆型,拉下一根又一根的吊索,将桥面撑起,天蓝色的钢梁雄伟壮观,一眼望不到头,第一次见到这么巨大的桥,张军惊呆了:“天啊,这桥有多长啊?”
“全长大概一万米吧,怎么样,开眼界了吧?”刘刚笑道。
不错,是开眼界了,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壮观的景象呢!张军又向窗外注目望去:黄河好黄!
滚滚的河水在流淌,惊涛澎湃,将祖国的大地分成南北两半,波涛滚滚,浩浩荡荡,英雄的体魄象征着祖国的脊梁。望着黄河,张军感慨万千,仿佛内心中有一种声音呼唤:哦,这就是祖国的大好河山,如此壮观!
“刚哥,一会儿我们停下来,下去玩一会儿好不好?”张军不禁向刘刚请求到。
“别了,只可远观。我们现在可是在高速路上,服务区离这里远着呢,随意停车,既危险,又挨罚款,回去了怎么和老板交代啊!我们出来不是游玩的,是来送货的。等到了武汉再说吧!”刘刚点着一支烟,边抽边说道。
刘刚的话将张军拉回了现实,是啊,自己只是个过客而已,哪里有时间和精力去玩啊!
桥虽然长,还是很快就过去了, 再次从后视镜里看了看远去的大桥,远去的黄河,在阳光的照耀下,河水波光粼粼,大桥显得更加壮观了,再见了,母亲河!张军在心里说道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44:31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十一章  车辚辚,马萧萧
一 让速不让道
看着远去的黄河,张军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震惊于黄河的波澜壮阔之中,自己的心,仿佛空荡荡的。张军收回了目光,准备爬到后面的卧铺,接着睡觉。
刚要准备动弹,刘刚大喝一声:“找死!坐稳了!”张军本能地抓住座椅,“扑哧!”刘刚踩了下刹车,西北王减了一下速。
高速路上踩刹车,会要命的!张军本能地想,再一看前方,张军也骂道:“找死啊!妈的!”扫了一眼后视镜:还好没车。
前方左侧快车道上,一辆小奥拓,正在打着右转向灯,缓缓右转并线。
张军扫了一眼右侧:蓝色的大牌子上写着:郑汴路出口。
张军明白了:这辆车肯定是错过了高速出口,但是错过了高速出口的唯一方法就是下一个出口,像这个车这样的居然在快车道缓慢并线,而且不顾右侧后方的来车,简直就是自寻死路。
说时迟,那时快,刘刚看到奥拓右行,马上扫了一眼后视镜:后侧没车,老天给了小奥拓一个生存的机会。他踩了一脚刹车,但不敢踩死,高速上速度太低了也是一件危险的事。接着又扫了一眼后视镜:还是没车,这时小奥拓已经缓慢地挪到了西北王的正前方,速度不能再低了,刘刚打开左转向灯,缓慢向左动了一下方向盘,又缓慢回正。刘刚知道,打快了,会翻车,打慢了,躲不过该死的小奥拓,但他不敢按喇叭,西北王喇叭一响,对方肯定会抬头看的,如果对方一急,车熄火了,那肯定必死无疑,西北王带着呼呼的风声,从小奥拓的左侧飞过,刘刚再看了一眼后视镜:刚刚躲过去,要是自己反应慢一点,一场事故就不可避免了,西北王经得起这种程度的撞击,自己也没什么责任,对方应付全责,但人命关天,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嘛!刘刚加起油门,赶紧提速,在快车道上,车速慢了也是特别危险的。
一瞬间的功夫,西北王呼啸着躲过了奥拓,坐在副驾驶上的张军已经满头大汗,心都要跳出胸膛了。
刘刚扫了张军一眼:没出息。和张军聊了起来:“这种司机,迟早会消失,现在的驾校,只顾赚钱,培养出来的,都是马路杀手,以为自己在城市道路上,等红绿灯啊?幸亏我眼疾手快,手脚并用,否则,今天就见上帝去了!”
张军擦了擦头上的汗,说道:“刚哥,驾校教练教我开车让速不让道,你刚才既让速又让道,这更是技高一筹啊!”
刘刚笑道:“让速不让道,对于初学车的人来说,还不能达到人车合一,遇事不能果断处理,对于下道(即高速路意外的道路)来说,车速都不高,所以应该让速,比如对方在你左侧,他想右转,必定得挤你,如果你让道,你还在对方右侧,他为了达到右转的目的,接着会向右挤你,到时候你就相当危险了,所以这时你就减一下速,让对方并线,而刚才的情况,你也看到了,我只让速的话,就算停下来也未必躲得过去,因为速度很快,刹车距离太长,而我又不能太快刹车,如果后面还有车的话肯定会追尾,所以我就稍微减速了一下,让过对方,从对方左侧超过,赶紧再加速。咱不能从右侧超,第一违反交通规则,如果撞了,我们得负全责,第二 对方右转,我们从对方右侧超过的话,只能逼着对方停在快车道上,那是死路一条。刚才也是幸运,后方没车,否则的话,肯定出事故。”
听着刘刚的分析,张军佩服得五体投地,自己还有许多知识需要学习啊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44:59 |显示全部楼层
二 跳磅
又经过几个小时的跋涉,西北王带着北方的气息,来到了温暖如春的武汉。
到出口了,张军打量着前方的出口,许多车在排队,缓缓前行,看来到武汉的车真多,张军跟在一辆前四后八后面,慢慢向前挪着。
看到前面的栏杆了,张军扫了一眼左侧的车道,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。每辆车都走到路口前的铁板前面,不走了。等前面的车缴费驶出后,这辆车猛然轰大油门,车头一抬,走了过去,然后突然刹车,后轮搓着过去了铁板。他们在耍杂技吗?不懂。
“刚哥,他们在干吗?”
“你连这都不知道吗?跳磅啊!你不会吗?”
跳磅?张军露出迷惑的表情,“什么意思?不懂。”
“你爬到卧铺上去,我来开。”刘刚喊道。
张军坐在卧铺上,好奇地看着刘刚。
前四后八已经如法炮制,开始缴费了。
刘刚启动车辆,慢慢地停在了条形的铁板前面,摇下玻璃,看了一眼:比较满意,前轮离铁板不到两厘米。
栏杆起来,前四后八已经出去了。
刘刚猛地轰了一下油门,西北王跟着怒吼起来,刘刚满意地挂入1档,松手刹,跟着轰油门,猛抬离合器,西北王仿佛巨兽般怒吼,咆哮而起。张军瞪大了眼睛:这不是毁车嘛!为啥要这么做啊?
刘刚很满意刚才的动作,油门已经到底了,估摸前轮已经过了铁板,他跟着稍松了下油门,挂入二档,接着猛轰了油门,巨兽加速前行。
如果刚才张军是不解的话,现在就是佩服了,他只是听别人说过不踩离合器换档的,非常节省换挡时间,车提速变快。尤其重车的时候,踩下离合器会暂时损失动力,很不利于操作,就这零点几秒的时间会决定一个档位,进而决定速度快慢与是否省油。
刘刚瞟了一眼后视镜:后轮马上就要驶上铁板了,他重踩了一下油门,接着松油门,在这一瞬间,右手将档位摘到空档,右脚猛地踩到刹车踏板上,西北王接受了指令,猛地抱死轮胎,在铁板上搓着过去了。
整个过程中,除了起步用了下离合,刘刚的左脚就没动过,所有动作一气呵成,如行云流水。让张军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刘刚递过高速卡,前面的电子屏幕显示出:车型:3 重量:19.25吨 费用:1285元,刘刚递过钱,栏杆打开,启动车辆,出了高速口。
一直迷惑不解的张军在看到重量那几个红字的时候终于恍然大悟:原来如此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47:10 |显示全部楼层
三 计重收费
自己看到的公路上的火车皮的时代马上就要过去了,国家治理超载的步伐越来越近了,北方还没有实现,但南方已经开始了。
刚才就是计重收费,按车轴确定载重。自己的车属于双轴车,标载不准超过20吨,可是西北王自重就近8吨,如果按标载根本装不了几吨,肯定赔钱,所以这次一共装了15吨,总重23吨,已经超载了,过路费会翻倍,那这趟也就赔本了。
怎么办?广大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,想到了跳磅这个方法,简便宜行。
确定车重的方法是称重,具体说来是称车轮压在地面上的压力,刚才看到的铁板,就是计重的,但每次只能测一排车轮,所以,可以用跳磅的方法减轻自重。猛地起步,前轮抬起,重量都落在后轮上;快速提速,再踩刹车,重心前移,后轮的压力又会减轻,美其名曰:搓磅。前后累积,省下了重量,也省下了银子。
没办法啊,对天朝来说,此路是我开,此路是我财,要想过此路,留下买路财。天朝特色,所有的路都收费,国道如此,每隔几百公里,甚至几十公里,就会有收费站。高速更是如此。据说国外大部分公路都是免费的。国外的卡车司机同行们,真是幸福啊!
相通了一切,张军只剩下一点:不踩离合换挡,自己一定要做到!
“刚哥,我拜你为师,教我换档吧。”张军说道。
“那我的收费可是很高的哦,比驾校高多了。”刘刚开玩笑说道。接着语气一转:“如果去开前四后八或者半挂,你换挡踩离合的话立马会被老板从车上踢下来的。”
我一定会学会的,张军暗暗下了决心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47:36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十二章 卸货回家
一 装卸工也是大爷
很快进了武汉,从京珠高速驶入武汉绕城高速,又进入了三环,在龙阳大道找到了这次的目的地:武汉洪信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,名字真有气势,只是跟厂房不成正比,看着也就是个停车场左右大的地方,还能有高科技?张军有些不信。
“刚哥,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,还有高科技的太阳能?”张军说道。
“这也比皮包公司好多了,这个地方只负责组装,从各地低价购进配件,再组装起来,贴个标签,就可以高价卖出了。高科技?高个鸟啊!”刘刚调侃道。
“那他贴谁的标签啊?”
“谁卖得好,贴谁的呗。上次我去酒厂装酒,一个老板要5000件贵州茅台,一个晚上就给灌出来了,不知兑了多少自来水,呵呵”。
张军明白了,搞了半天,这是个假货啊。
刘刚下车去和门卫办了一下手续,冲张军说道:“你开车去库房吧,我去厕所。”
“好的。”大门缓缓打开,张军开着西北王,来到了库房边上。库房很好找,几个装卸工已经在旁边指手画脚地开始指挥张军倒车了。
装卸工不错!张军暗暗地想。然而,解下来的事,让张军恨不得杀了这帮龟儿子。
几个装卸工七手八脚地开始解绳子,一个尖嘴猴腮的装卸工来到驾驶室前面,敲了敲车门,给张军摆了下手。
什么事?张军跳下车。
“解绳子50,揭苫布50,给钱!”对方伸出了手。
什么?张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这不是抢劫嘛,自己也没让他们解绳子啊,再说了,解绳子只是帮忙而已,从没有要过钱啊,这什么规矩?
看到张军犹豫的样子,对方把手一扬,其余的装卸工停下了动作,慢慢走了过来。
看这架势,张军妥协了,在人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啊!张军掏出一百元,给了对方。
“谢谢啦,小伙子,不愧是外地的,真懂规矩。”
张军心想:我真是外地的,要是本地的,非得揍你一顿不可,明火抢劫啊!
几个装卸工很快把苫布揭了下来,扔给张军,开始卸货。
张军把苫布叠整齐,捆好了,再抬头看,发现装卸工们个个无精打采的,搬货毫无力气,一边走一边注视着张军。
看我干吗?张军暗想,给了你们100元了,还不够啊?
刚才的装卸工又走了过来,喊道:“喂,大伙儿都累了,天又这么热,给大伙几包烟,还有可乐,大伙儿吸了烟,喝了可乐才有力气干活啊!”
什么?可乐?我自己都喝水,舍不得喝饮料,还和我要可乐?这群人也太不要脸了吧?
张军强装出笑脸,说道:“我车里没有,大伙儿坚持一下吧,好吗?等一会儿卸完了我给大家买水喝可以吗?”
“是吗?”嘴尖得更厉害了。
一个装卸工“啪”地把一大箱子摔在地上,玻璃管碎了。
“你看看你,开车一点也不小心,都颠碎了。”对方笑呵呵地说道。
“你!”张军一下火了,从车上取下撬棍,冲过去想揍那个家伙。
“住手!”在这危急关头,刘刚跑了过来,“张军,轮胎气压都还行,不用检查了。”刘刚从张军手里接过撬棍,然后又朝对方说道:“大伙儿先歇息一下,可乐和烟马上就到。”
“这还差不多!”装卸工们说道。
紧张的气氛缓和了,刘刚从车里拿出一条烟,给每人发了一包,又让张军到旁边的小卖部买来可乐,众人心满意足,接着开始正式卸货。

“妈的,这帮龟儿子,真想揍他们。”卸完车,结了运费,出来两人在路边的小饭店吃饭,张军恨恨地说。
刘刚倒很豁达:“我们是外地车,出门在外,受交警路政欺负,受装卸工的气,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,要学会面对这些问题,忍一忍,海阔天空,平常心,别和他们计较,就当被狗咬了好了。真的遇到不能忍的事,那就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,必要时,该出手时就出手。学会对待这些问题吧,毕竟,我们是弱势群体。”
“算了,别想这些了,咱们吃了饭,把车停到停车场,找个旅店好好休息一下,再找个小姐爽一下。”刘刚劝到。
“不用了,我只要洗个热水澡,舒服睡一觉就行了。”张军对刘刚的这一点很不认同。他已经有老婆了,还有个三岁的儿子,怎么好这一口啊?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48:12 |显示全部楼层
二 回货真难找
一觉醒来,天已经大亮,这一觉睡得真舒服!所有的活力又恢复到了体内,张军伸了伸懒腰,起来,叫醒隔壁房间的刘刚,两人出去吃早餐了。
停车场附近都是信息部。两人进去,打听了一下回货,直接到家的货不好找,到北京的货源应该很多吧,两人打算找点货回北京再放空回家。
“到北京的瓷砖,每吨100元,要想和老板谈,先交50元的信息费。”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说道。
这么便宜?两人吃了一惊,自己的西北王只能装13吨,还不够油费和路费呢!等于免费给对方运货了。
又问了几家,差不多都是这个价钱。也不能怪人家,一方面因为自己的西北王自重大,标载肯定不划算。另一方面,这几年买车跑运输的越来越多,恶性竞争太厉害,运价被越压越低。装30吨?算了,路上碰到**,被咬一口就惨了。
两人转了一上午,也没找到合适的货源。
反正老板说了,没回货就放空回去。两人也不是特别着急,就当出来旅游好了,既然到了武汉,总得看看长江去吧?两人一合计,不找了,去长江边上看会儿吧,黄河没有看到,长江是第一大河,总得见一见吧!
两人打了个出租车,顺着龙阳大道,来到了汉水公园,紧挨着长江。
南国风光,有自己的特色,北方粗犷,南方细腻。看着鱼米之乡的景色,张军不禁陶醉在了美丽的景色之中。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看到长江的波涛,张军想到了三国演义的片头曲,不由自主地小声哼了起来。
夕阳西下,两人回到了旅馆,打算再住一晚上,第二天就放空回去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48:38 |显示全部楼层
三 放空回家
第二天起来,看着刘刚疲惫的脸色,张军知道刘刚昨晚又“干活儿”了,张军很是反感刘刚的行为,可是人家是老师傅,自己没法儿管人家吧?萝卜白菜,各有所爱,他爱干什么,就干什么去吧。张军眼前又浮现出白小莉的倩影,半年没见,不知她咋样了?算了,自己肯定是高攀不上的。
转了一圈货运部,和昨天一样,运价还是特别低,两人一合计:算了,放空回去吧。来时的运费还行,回去也不至于亏本。
“刚哥,我们走国道回去吧,还能省点高速费。”张军说道。
刘刚揉了揉发红的眼睛,说道:“不行,省了高速费,也进不了自己口袋,沿途的恶狗多着呢,我们空车也可以罚我们灯光不全啦,没贴反光膜啦,咱可别犯傻,你看看现在的国道上,除了本地车之外,有几个是外地牌照的啊?”
边说边来到停车场,两人傻了眼:西北王在南国的阳光中,孤零零地戳着一个反光镜的架子:反光镜没了,再看看地上,碎玻璃渣子:西北王被挂掉了反光镜。
张军心疼得要命:自己和西北王相处的几个月里,对它细心呵护,不想在这陌生的地方遭到了“歹徒”的袭击。唉,认了吧,这人生地不熟的,找谁赔去啊。出去了买一个安上吧。
“幸亏咱的西北王配件便宜,一个镜子也就10来块钱,要是进口车,我去年遇到一个开沃尔沃的,那一个反光镜就1000多,电动控制,还带加热功能,相当高级。”刘刚说道。
一千多?张军瞪大了眼睛:老外也太黑了吧?
两人修好了反光镜,顺着来路,驶上了高速,开始了回家的旅途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发表于 2014-7-13 09:56:51 |显示全部楼层
马一个慢慢看

点评

qq820501400  你来得真快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-7-13 10:15:18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0:07:41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十三章 与前四后八第一次亲密接触
一 辞旧迎新
回途中,张军总在想着不踩离合换档。要开前四后八,这个技术是必须学会的。张军暗自试了一下,摘档,不踩离合器档杆根本就不动弹,好不容易摘下档位,再加档,“咯拉拉”变速箱里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声,张军赶紧踩下离合,顺利挂上档位,瞅了一下卧铺上熟睡的刘刚,做贼心虚了,要是把变速箱给弄报废了,两人的回家之旅就充满艰辛了,想到这里,还是老老实实地开吧。
一路比较顺利,安全返家。刘刚原来开的车已经修好了,张军又开始了一个人跑车的生活。
日子一天天过着,张军的心越来越不安稳了,每次看到从身旁驶过的前四后八,心里就痒得厉害:自己一定要去开这种车!
机会很快就来了,本村的一个姓李的车老板,算起来还是远房亲戚,又买了一辆新车,缺乏人手,找到了张军,想让张军给他开旧车,其实也不算旧—刚买了一年半的解放悍威前四后八,张军看着李老板的脸孔,真想说:“当初我求你开车,你不要我,现在怎么找上我来了?”话到嘴边又改成了:“李叔,没问题,怎么说咱还是亲戚呢嘛,我不帮你帮谁啊?”李老板的脸孔笑得更开了:“呵呵,小军啊,好好干,咱暂时先按2500一个月吧,过两个月你熟悉了车况,给你涨到3000。”看在钱的份上,张军还是高兴地接受了。
“车就在刘三修车摊前面停着,刘三在保养,这是车钥匙,你再过半个小时去把车开到我的饭馆前面,新车也在那里停着,咱们两辆车一起走。”李老板递给张军钥匙。
张军接过钥匙:“李叔,我现在就过去吧,保养也得有个人看着比较好。”张军接过钥匙,脸上不动声色,心里早已澎湃不已:自己终于要开梦想中的前四后八了!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中国重型车网 ( 渝ICP备06001360号 )

GMT+8, 2022-8-10 06:50 , Processed in 0.062500 second(s), 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