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卡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卡车相关的理由,或将注册名发QQ信息至825858940)
楼主: qq820501400

第一部卡车人的小说《卡车那些事》在线连载     [复制链接]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2:03:51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八十三章 高速惊魂
 就这么把车交给一个才开过半挂几次的人,也太大胆了吧?没办法,总不能一个人连轴转吧?张军自己试过,连续开十个小时已经是极限了,已经是半闭眼半睁眼到无法睁眼了,所以得尽快让小峰熟悉起来。
  张军在卧铺上看了一眼小峰,小峰的动作虽然有点生疏,但是还可以了,档位,方向,油门,车速。虽然他还不敢开得太快,但是对于自己的悍威来说,直接档的变速箱,4.444速比的后桥,经济时速也就七十五左右,这是对于马力扭矩不大,而又跑山路的车最正确的选择了,对于没有其他更加先进的辅助制动手段来说的重载拉煤车来说,跑到这个速度就已经可以了,再快带来的将是油耗的增加,对于疯长的油价来说,油料消耗也是一大笔开销了。张军闭上了眼,准备睡觉了。
  “不对!”直觉告诉他,好像有点古怪,他一骨碌坐了起来。前面是一辆蒙D牌照的金杯商务车,这种车的时速应该很高才对,尤其在高速公路上,能跑到一百五都是很正常的,经常从反光镜里看到这种车响着喇叭,晃两下大灯就嗖地超了过来,那速度,简直就是赶着去投胎。
  太反常了!前面不会也是个实习司机吧。张军习惯性地又看了一眼后视镜:怎么后面也有一辆面包车啊,好像两辆是一模一样的。他们想干什么?
  外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眼看就要黑了,这时,前面的车忽然刹车灯亮了一下,跟得如此之近,小峰眼疾手快地踩了脚刹车,降了一档。
  “想害死人啊!”小峰说着,打开左转向灯,准备超车。
  前面的车忽然提了提速,对方的车提速还是比较快的,小峰一看,超不过去,又加到最高档,关掉转向灯,跟着提速,接着在后面走。
  “奶奶的,他又减速了!”在高速公路上玩这个,不是想找死吗?小峰很是生气,可是又毫无办法,想超车,对方就提速,想跟在后面走,对方就减速。这又不是在拍电影!
  这事太反常了!张军开了这么几年车,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。外面越来越暗,反光镜除了能看到大灯的闪光外,别的慢慢开始模糊了。
  不对!车厢后面好像有情况!张军仔细看着右侧的反光镜,发现后车厢上面好像有状况。再仔细一看:好像是个人!多半个身子都隐藏在了后面的盲区里,看不到,但是却露出了半个脑袋。他也算是在演特技了吧,肯定是吴桥出来的,后车厢光溜溜的,除了保险杠可以站上,对了,他肯定是两只脚踩在保险杠上,一只手扶着拦板扶手,另一只手?他在后面干吗?荡秋千?估计没有人有那闲心吧,那就是……该死的家伙,肯定是来偷备胎的,后面除了备胎,还有什么值得他冒这么大危险在后面表演特技啊?
  “右后车厢拦板上爬了个人,是来偷备胎的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好像左边也有人!”小峰说道。“刚才我好像看到一眼。”
  “妈的,这群家伙,连个旧轮胎都不放过!”张军骂道。出发前收拾车时,得买备胎,对于自己这种跑长途的车来说,轮胎出个问题是很普通的事,而在高速上只能是自己在紧急停车带或者服务区去换备胎,自己的车有二十二根轮胎,只要不是转向轮,一个出问题了还可以再跑一小段路到了合适的地方再换备胎,或者下了高速去找补胎的,如果要是找流动补胎的,价钱太贵。本来打算买两根新胎当备胎呢,但是一个轮胎就要一千八,再加上五百块钱的加厚钢圈,有点舍不得,所以就买了一个新的,又买了一个旧轮胎当备胎,打算前面车轮坏了换新胎,后面车轮坏了换旧轮胎就可以了。
  自己辛辛苦苦才出的第一趟车,可不能便宜了这群家伙!怎么办?
  “军哥,我们得赶紧想办法,否则人家就要得手了。”小峰说道:“要不我们报警吧!”
  “报警?等警察来了,人家早就跑了,咱们也就是跟着做个笔录。”张军否定了这个想法,司机和警察,就像老鼠和猫,不到万不得已,不愿意去招惹他们,躲还躲不及呢。
  “按喇叭!”张军说道。
  “呜,呜!”尖锐的气喇叭响起。
  “打左转向灯!”张军接着说道。
  “前面车也打了左转向灯!”小峰说道。
  “不管他,看一下后面是否有车!”张军接着说道。
  “后面没有。”
  “加大油门,从左边超车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好的。”小峰轰起油门,290马力的发动机拖着空车,浑身充满了劲使不出来,这一轰油门,仿佛充满了活力,欢快地准备奔跑。
  “对方也占快车道了!”小峰带了点刹车,否则的话,自己的悍威非得把挡道的金杯撞飞出去,什么金杯,银杯,在重卡面前都是纸杯。
  “不要命了!”张军太佩服这群人了。“再从右侧超车。”
  小峰向右打满方向,车头跟着右转,猛踩油门,这下瞅准了机会,悍威牵引头顺利地从金杯右侧的空隙穿了过去。
  “好,成功!”张军说道:“接着向左打。”
  对于半挂车来说,只要车头超过去了,大厢就完全没有问题。金杯一看情形,知道这次偷备胎的计划落空了,没有再追来。
  “好,甩掉他们了,”张军说道:“如果他们再追来的话,那就只能报警了。”万不得已的话,还得找警察叔叔。
  “后面的那俩飞人呢?”小峰问道。
  “刚才咱们左右摇晃超车的时候,他们就跳回去了。”张军说道。刚才让小峰超车,就知道前面的车肯定会阻拦,自己左超右超,后面的俩人肯定没法在后面再行动了。从反光镜里看到他们已经跳回到后面的车上了。这俩人身手不错,干这个太屈才了,进国家杂技团也够格了。
  “前面到了服务区,我们进去一下,检查一下后面。”张军说道。
  下了车,来到后车屁股,张军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:对方已经得手了,幸亏先偷的是那个旧轮胎,现在已经没有踪影了,新轮胎也已经摇摇晃晃,眼看就要掉下来了。还好两人机智,否则,还没见到运费,就又先破费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2:04:13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八十四章 目标:去东胜装煤
 幸好丢的不是新备胎,否则损失就大了。把新备胎安好,两人接着出发了。
  “军哥,我以为开大车很威风,很有气派,没想到…”小峰再次坐到驾驶座椅上,说道。
  “是啊,咱坐着是很高,比那些小车高多了,但是咱的地位,恐怕比轱辘还低。咱们出来了,到处都要装孙子,到处都要受气,大到交警路政,小到地痞流氓,都想咬咱们一口。咱们就要在这些夹缝中,生存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即使这样,我仍然要开车,因为,我太喜欢这感觉了。”小峰说道,“只要一坐到驾驶座椅上,握着方向盘,踩着油门,我就很高兴。”
  “呵呵,你这小鬼!”张军笑道,同样,驾驶卡车的感觉也让自己着迷啊,这也是为什么自己坚定不移地选择了开车这条路,并且一直走下去的原因了。“我睡会儿。你好好开车,可别睡着了啊。”张军吩咐道。
  “放心吧,一摸上方向盘,我激动着呢。”小峰答道。
  张军又看了两边反光镜一眼,这次没什么问题了,放心地合上了眼睛。
  夜幕越来越深了,高速公路上,就只剩下大车在奔驰了。张军不担心小峰找不到路,因为这条路还得走几个小时呢,而且周围都是准备去内蒙拉煤的半挂,跟着这些车,丢不了。
  可是总还是有点放心不下,张军躺在后面的卧铺上,总是睡不踏实,听着发动机的声音,就有一种幸福的感觉:这是自己的第一辆车,自己将要在这辆车上,度过自己这几年的时光,自己并不后悔,为了自己喜欢的事业,为了自己的爱人。
  勉强迷迷糊糊地睡了几个小时,就再也睡不着了,张军只能强制自己躺在卧铺上面休息,因为,回来的重车只能由自己一个人开,小峰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开好空车就不错了,得考验他一段时间他才能开重车,如果贸然就让他开的话,肯定会伤车的。
  看了眼外面,已经过了乌兰察布,这内蒙的地名真有意思,读起来都很拗口。再走一段,就快到呼市了,在到呼市之前,走立交桥,绕过呼市,就走上了通往东胜的道路。得通知小峰,别让他走过了。
  “小峰,再走一个小时左右,就能看到一座立交桥,在桥上右转,别走错了啊。”张军吩咐道。
  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
  小峰看起来起色还不错,几个小时的开车没有让他看起来疲倦。还是年轻好啊,不知不觉中,自己已经步入了而立之年了。
  “到了收费站需要换卡,钱就在仪表台上的包里,知道怎么操作吧?和我领卡的时候一样,停好了,别停过窗口了就行。”张军又吩咐道。自己怎么成了个老太太似的爱唠叨了呢?对了,出来一天了,该给小芳发个短信了。
  “小芳,我快到呼市了,大概后天能回去吧。”张军发道。再一看表:糟了,已经十一点多了,小芳会不会睡了啊?
  很快,手机就响了,“知道了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  小芳肯定又是睡觉的时候把手机放枕头边了,这样对大脑不好,有辐射,可是她总是不听,说这样可以第一时间知道手机响了。
  想到这里,张军心里暖洋洋的。迷迷糊糊中,又睡了过去。
  突然,感觉到车身一抖,自己的身子跟着向前滑去。
  “怎么了?”张军猛地惊醒,问道。
  “我,”前面传来小峰的声音。“刚下了高速,我不知该怎么走了,所以把车停住了,没想到,踩刹车踩得有点死了。”
  “下次千万注意,踩刹车要适度,一脚踩死了后面非得追尾不可。”张军说道。“下高速了?那就我来开吧。”
  张军从卧铺上起来,用湿毛巾擦了擦脸,下了车。
  外面倒是很凉快,停了几秒,张军立刻非常清醒了,抬头仰望星空,天上的星星很亮,身边还是半挂车的声音,不绝于耳。再看看表,已经三点多了。
  小峰也下了车,两人换了一下位置,张军再次坐在了方向盘前面。
  “你在卧铺上睡会儿吧,一会儿到了煤场我叫你。”张军说道。再开上一两个小时,到了装煤的地方天就亮了,吃点东西,过磅,就可以装车了。
  给李叔打了个电话,他们已经装好车往回返了,告诉张军运费还没跌,就是排队的空车多了一点,得赶快去排队。
  张军二话不说,踩离合,挂档,松手刹,给油,悍威到了自己手上,就仿佛有了灵魂,撒欢子向煤场奔去。
  到了目的地,天已放亮,看了看排队的半挂,不下五十辆,轮到自己,恐怕得俩小时。张军下车打听了一下,磅房的人已经吃饭去了,说是八点才来呢。
  看来车流暂时是动不了了,那就先买点吃的吧,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。
  “大姐,来俩煎饼,多放俩鸡蛋。”张军来到了常光顾的煎饼摊。
  “怎么最近不见你啊?”大姐很热情地问道。
  “最近自己忙着买车了,刚跑第一趟。”张军说着指了一下后面停着的悍威。
  “嗯,不错,你们都混得挺好。”大姐说道。
  “哪里,都是借钱买的,其实,我倒更愿意摆个煎饼摊,旱涝保收,又没啥危险。”张军说道,别小看她这煎饼摊,一个煎饼四块钱,纯利润有两块,一天怎么着也能卖一百多,一个月也挣六七千,不像自己跑车这么大风险。
  “好了,给你。”大姐将煎饼递给了张军。
  张军刚接过来,就看到前面的车开始乱了起来。
  糟糕,已经开始过磅了!张军扔给大姐十块钱:“不用找了。”说着急急忙忙往回跑,跳上车,发动着了,气压还行,松开手刹,开始惊心动魄的抢路。
  没人出来维持秩序,大家也都习惯了,不管刚才排得多么好,此时一峰窝地向前挤,谁的技术好,运气好,先挤到磅板前,就能先过磅,就能先装煤。
  张军熟练地穿行,悍威仿佛一条长蛇,超过了几辆停在一边的倒霉蛋:刚才停久了,气罐没气了,正在轰油门打气呢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2:04:46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八十五章 扭矩
 小峰在后面的卧铺上被颠醒了,看着这忙乱的景象,不知所措。
  “没事,大家都在挤着过磅呢,饿了吧?我买了两个煎饼,你先吃一个吧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嗯,”小峰摸了摸肚子,确实饿了。
  经过一番折腾,开到磅板上的时候,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。和往常一样,过了磅,就可以下去排队装煤了。
  “哇,这地方真大,那个挖机也太给力了吧!”小峰说道。第一次看到这景象,小峰惊呆了,没想到挖煤这么简单,就埋在地下,挖开上面的土,下面就是煤了。
  “那当然了,那个大挖机是美国进口的。”张军说道。“下去检查一下车厢,看各个车门子关好没有,里面的撑条松了没有。”
  小峰跳下车,爬上了货厢。看着干干净净的货箱,质量挺不错,这么颠簸,车门什么的都没松。
  “没事。”小峰跳上车,和张军说道。
  很快,轮到张军装煤了。张军起动车,将车厢停在了挖机的前面,按了两下喇叭,代表做好准备,可以装煤了。
  伸出头,和挖机师傅说了声:“标载,师傅,装三十九吨。”
  看到师傅会意,赶紧伸回脑袋,将玻璃摇好,否则一会儿装煤的时候会漫天黑煤灰,会弄得车里到处都是。
  “轰隆。”车身一抖,第一铲煤,装进了悍威的肚皮里。
  张军在后视镜里,看着挖机的胳膊转来转去,一铲一铲的煤装进了后面的大厢里。很快,挖机就停下了胳膊,响了两声喇叭。
  “煤装好了。”张军说道。接着发动车,离开了装车位,向磅板开去。
  大点的煤矿都是有两个磅板,上面有一个,下面还有一个小的,先在下面称一下,差不多的话,就可以开到上面去过磅,开票了。否则的话,多了需要再卸下来,当然,拉大载的不算,反正一路都已经买下来了。
  张军开到上面,前面的红色字,显示着还差点,才五十四吨,再回去装点?算了吧,反正第一趟,少一吨就少一吨吧,就当磨合车了。
  前面,就是第一个考验了:上坡。
  这里的煤虽然埋得浅,也有几十米了吧,所以装上煤,都必须爬一个大坡,才能上去。而且下面空间不大,冲不起车来,这个坡就是凭着发动机的劲硬拽了,上不去,就得请铲车来推了。
  都说电喷的车没劲,这下可以试试到底和传说中的一样不一样了。
  张军挂入一档,将油门踩到底,发动机转速达到了两千多转,准备开始爬坡了。突然,他想起买车时销售人员的话来。
  “电喷车和大泵车不同,大泵车油门越大,转速越高,高压油泵的油压就越大,所以发动机的扭矩(就是劲头)越大,可是电喷车的油压都是一定的,不会随转速的增加而增大,所以电喷车不是转速越高扭矩越大的,我们的ECU(电喷车的大脑)已经设定好了,使发动机在经济转速,即一千三百转到一千五百转的时候,扭矩同时也达到了最大,所以开我们这种车,切忌轰大油门,既增加了发动机的磨损,还感觉没劲。”
  也就是说,我轰大油门上不去,中度油门反而能上去?这想起来不可思议,不过反正拉得不多,自己就做一次实验吧。
  听着发动机的声音,张军的心里可没底,还是听着发动机使劲地轰鸣感觉有劲,他抑制下了自己想要踩油门的冲动,将转速控制在一千五百转,用二档上坡。
  这是个九档箱,和原来使的不太一样,标着的一档其实是爬坡档,所以他决定用二档,也就是别的档杆标着的是一档来实验,对于这点重量来说,这个档位应该能够胜任。万一不行,就跳回一档改用大油门轰上去。
  张军感觉着车缓缓倾斜,开始上坡了,听着发动机清脆的声音,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动手,万一声音变得沉闷,后面排气管冒出了黑烟,就代表自己的实验失败了,得跳回一档去。
  走了一段,发动机一直在转动着,仿佛对于这点小活儿来说,太小儿科了。张军开始放下心来,看来,真的如销售人员说的,这个车是低速大扭矩的车,高速反而不行了,再用高速试一次?看着快到坡顶了,张军决定在试一次:到底大油门行不行。
  他脚下一使劲,随着轰鸣,发动机排出了两口黑烟,转速开始增加,车速刚增加了一小点,就开始减速了,排气管的黑烟更大了,真心疼发动机!积碳了可就不好玩了。他赶紧松油门,趁着这一间隙,摘下档位,再轰一下油门,顺利地挂入一档。接着踩下油门。
  老习惯了,改过来真难!张军一减档,无意识地又是轰满了油门,转速已经达到了两千多转,听着发动机的声音,感觉它越来越憋得慌,张军赶紧松了点,再看转速,正好是到了经济转速区。
  经过一番折腾,终于上完了这个大坡,张军也终于弄明白了,这个电喷的发动机,对它不能太粗鲁,它得吃细粮,干活也得小心伺候,自己原来大脚轰油的习惯得改改了,得像照顾孕妇一样对它轻踩轻收。
  再看了一眼小峰,他怎么用这种眼光看着自己?
  “小峰,你咋啦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军哥,你刚才换挡,我好像没看到你左脚动哦。”小峰说道。
  “是啊,我是没踩离合器啊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没踩离合器?那怎么可以换档啊!”小峰说道。
  “原来你还不懂这个啊?我不是让你仔细看我操作了吗?”
  “原来一直只注意你右手怎么换挡了,没看左脚。”
  “那你得尽快学会这个,否则重车你是没法开的。”张军说道:“当初我是被师傅打了几巴掌才学会的。”
  说着,开到了磅板上,过了磅,张军跳下车,去磅房拿来发票,交了一大堆煤检费什么的,连看门老头的二十块钱小费也给了,终于可以踏上了返程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2:05:20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八十六章 空档滑行vs带档滑行,谁省油
 出了煤矿,先到常去的饭店饱饱地吃了一顿,下一顿,就不知什么时候吃了。
  “小峰,想什么呢?”张军看小峰吃饭时魂不守舍的样子,不知他在想什么。
  “哦,没想什么。”小峰说着,拿起筷子,又夹了两口菜吃。
  张军再看了小峰一眼,想到点什么:“是不是想家啦?”
  “嗯,有点,这一出来就是好几天,也不知家里怎么样了。”
  呵呵,虽然长成大小伙子了,心理年龄还是不成熟啊。“咱们卡车人,常年在外奔跑,回家是很奢侈的事情,等你慢慢就习惯了。”
  “嗯。”小峰还是不怎么开心,吃起来也没精打采的。
  “这顿饭可得吃饱啊,多吃点肉,耐饿。如果不堵车,我们还好点,如果堵车了,很可能会挨饿的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没事,车上有方便面。”小峰对这倒是很乐观。
  吃饱饭,已经是十二点了,事不宜迟,立刻往回赶。
  张军绕着车转了一圈,仔细检查了一番,轮胎是否亏气,苫布是否盖好,如果松了,就紧一下,否则开得快了,风的阻力也是很大的,尤其是车厢顶上有几条钢丝绳拽着车厢,如果松了帆布来回敲打钢丝绳,回到家帆布也就烂了。看发动机,变速箱,后桥什么的是否漏油,任何事故,都会提前有小的端倪,所以这检查非常重要。
  小峰跟在张军的后面,看着张军一举一动,都记在了心里。
  “刹车还行,这一趟跑回去了再调吧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刹车还得时常调吗?”小峰问道。
  “是啊,我们跑长途,途中上坡下坡特别多,很费刹车,跑两趟就松了,得调整一下调整臂,否则,踩上去没刹车了,我们就麻烦了。刹车要是调不紧,手刹都可能拉不住。去年有一个车停在张家口的坡上,拉住手刹,下了去小便,车自己松开刹车就跑了,摔下山坡,全报废了。刹车可是要命的东西,必须多检查。”
  一切都没问题,张军跳上车。打火,热车。等两分钟,挂档,松开手刹,缓缓起步。接着加档。
  “军哥,我才看清楚,原来你一直都是不踩离合的。”小峰说道。
  “那是,离合除了起步的时候用之外,其余都是不用的。尤其是重车。”张军说道。“你多听发动机的声音,感觉我怎么换挡。再跑几趟,我就让你试着开重车了。”
  “嗯,我一定会学会的。”小峰下了决心。
  路遇两次交警和路政查车的,张军拉得是标载,所以没怎么为难,一次塞了五十块钱,就搞定了。
  “多看着点,以后哪里他们爱出现,哪里是多少钱,一定要都记住了。”张军说道。这一切都是经验,驾校里是学不到的。
  上了高速,张军喘了口气,只要一上高速,罚款就基本没有了,这也是虽然高速要收费,而且又堵,还是走高速的原因,早就被他们咬怕了。
  这段路还算畅通,堵车一般是在冀蒙界,可恶的单双号限行。必须在今晚十二点之前通过,否则就得多等一天了。
  想到这里,张军不禁加大了油门,一千四百转,一千五百转,一千六百转,一千七百转。车速到了八十多迈,张军甚至有点后悔自己的选择了,要是后桥速比再小点,就更快了。速度高了,必然是油耗的增加,可是如果多消耗二百块钱的油,能节省一天的时间,还是值得的。
  还好,这段路也比较给力,都是下坡,上坡,再下坡,上坡。所以张军又拿出了老手段:空挡溜坡。
  “军哥,咱这车不是严禁空档溜坡的吗?”小峰问道。空闲的时候,他已经把车上扔着的使用手册翻了一遍。
  “是啊,任何车都是严禁空挡溜坡的。”
  “那你怎么还这么做呢?”
  “因为,大家都在溜坡啊!”张军说道:“如果在张家口的山路上,是绝对不能溜坡的,全身长下坡,一松开档,那就见马克思了,而这里,坡都比较短,而且是上坡,下坡连着。所以我空挡溜坡没事,这叫预见性溜坡。而且,这样还省油。”
  “好像不是吧,我看这手册上写着,电喷车空档溜坡不如带档溜坡省油。”小峰说道。
  “开什么玩笑,带档溜坡比空档溜坡还省油?”张军说着,轰了脚油门,挂上了七档,已经溜过了坡底又开始上坡上到一半了,刚才在坡底速度足有一百多,太过瘾了。
  “这个手册上写着严禁空档滑行。空档滑行,那发动机就是怠速运转,喷油嘴还得喷油,如果是带档滑行,那在电脑的控制下,喷油嘴就停止喷油了,所以带档滑行是不烧油的。而且,空档滑行是要烧变速箱的。”小峰一口气说道。
  “这是哪门子理论?”张军说道,已经到了坡顶,刚想摘掉档,想起在煤矿上坡的实验,这个电喷车是和以往开的大泵车不太一样。可能人家说得也对吧。要不再试一下?
  车子已经开始下坡,现在是空挡,张军看了一下仪表板,驾驶室有点抖,字又太小了,看不清,他使劲又瞄了一眼:唉,没注意过,下面的液晶屏只有公里数显示,没有瞬时油耗显示,自己的车是低档车,没有那些先进功能。这车没有瞬时油耗显示,怎么确定油耗多少呢?
  到了坡顶,这次他没有摘档,而是带档滑行。既然不能显示,那也试一下吧。
  车速还是越来越快,但是已经没有摘掉档位那样明显了,冲到坡底,也就才九十多,如果真的发动机没有喷油的话,的确是会省一部分油,但是并没有空档滑行那样速度大,也就是说,空档滑行是怠速,要喷油,但是溜得远,带档滑行不喷油,但是溜得近,综合起来,哪种合适呢?不知道。但至少,带档滑行要安全点吧。鱼与熊掌不可兼得,怎么选,得自己取舍了。
  电喷车,真是有趣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2:05:43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八十七章 车祸猛如虎
 离冀蒙界越来越近了,看看时间,才七点多一点,这样的话,再有半个多小时,就能赶到了。已经连续开了几个小时的车,张军感觉到有些疲倦了,点起一支烟,吸了两口。
  烟这东西,虽说吸烟有害健康,但还是有很多人选择吸烟,因为,有的时候,烟的确是好帮手,比如现在,吸了几口,疲惫的感觉有所减轻了,张军弹了弹烟灰,打开了大灯。这车的大灯不是太亮,等着回去了,得加一对真空灯。
  天马上要黑下来了,但是还没有全黑,张军最讨厌的就是这个时候,周围的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,看得不是很清楚,即使开了大灯,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,每次到了这个时间段,张军都会刻意放慢车速,车速慢一点,对各种状况的反应才能更迅速一点。这次也是一样,反正时间还早,看看仪表盘,一千四百转的发动机转速,七十多一点的速度。
  忽然,后面响起了急促的喇叭声,张军看了一眼后视镜,明晃晃的大灯照了过来,反正自己在慢车道上,让他超去吧。
  对方很快从自己的左边超了过来,张军扫了一眼,是个北方奔驰,内蒙牌照,开车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现在的愣头青小伙子们,开车总是那么猛,车很快就过去了,再看一眼大厢:好家伙,现在还敢拉大载,看那一车,已经装得冒尖了,起码有一百多吨吧,奔驰怎么了,再好的车,也得小心开啊,看那架势,以为公路是自己的啊。
  张军稳住方向盘,让了过去。
  突然,张军听到“咚”的一声响。糟糕,轮胎炸了。
  他赶紧打开双闪,准备减速。
  不对,自己拉的是标载,又是新车新胎,不可能这么点背吧?刚才声音是从前面传来的,应该是刚才的那个大载车轮胎炸了吧?
  所有一切都如火花放电在脑海中一闪而过,张军猛地发现前车不正常,大厢的屁股已经甩向右边,挡住了自己的车道一点。
  说时迟,那时快,张军踩了一脚刹车,扫了一眼右边,还好没车。他向右打了两圈方向,车头让了过去。
  对方的车屁股跟着抖了两下,向前前进了一截,离开了张军的车道。
  “妈的,想害死老子啊?”张军破口大骂。
  可是当他的车头绕过对方的大厢之后,张军闭住了嘴巴。
  好惨!
  刚才的北方奔驰在刚超过自己之后,左前轮轮胎炸了,方向失控,车头向左偏去,穿过了中央的隔离带,跑到了对向的车道上。也就是在这时,他的后厢横了过来,挡住了张军的车道,幸亏只挡住了一小点,张军的车速又慢,被他及时避过了,车接着向对面前行了一小段,就和对向行驶的一辆豪沃撞上了,豪沃的屁股后面,又一辆霸龙追尾了。
  这是一起大事故。
  张军的车速早就慢了下来,停在了右侧紧急停车带上。他再扫了一眼,就不忍心再看下去了。北奔和豪沃承受了撞击的最大力道。北奔的驾驶室已经扁了,张军已经不敢去想里面的情况了,而豪沃还好一点。被北奔推着侧行了半米多,幸好驾驶室无大碍,北奔的头,侧向撞在了它的车厢上。而后面的霸龙,就没那么幸运了,传说中霸龙的驾驶室是最安全的骨架式结构,这次撞击它还整体后移了半米。玻璃碎了一地,估计并无大碍。
  张军拿起手机,赶紧拨打了122和110报警电话。
  后面卧铺上的小峰被刚才的剧烈刹车惊醒了,一头雾水地坐了起来。“怎么了?”
  “出车祸了。”张军说道。这条路上,基本上每次都能碰到或大或小的事故。对这一切,已经看淡了,不过想想刚才发生的,还是有点胆战心惊,危急时刻,自己的反应还是够敏锐和正确的。
  “那快下去救人啊。”小峰说着,跳下了车。
  “慢点!”张军说道。“小心后面的车,这可是高速公路!”
  看了一眼后视镜,后面全是光柱。后面的车已经堵上了,有几个车在不停地按喇叭,自己的车不动,后面就得一直堵着了。张军想了一下,没有动,等着小峰吧。刚才自己已经观察过了,豪沃和霸龙车上的人已经下来了,霸龙车上的人头好像破了,在流血,至于那个北奔,人肯定已经不行了。
  小峰很快就回来了,脸色惨白,跳上了车。
  张军松开手刹,启动了车。
  “怎么样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哇!”小峰摇下玻璃,吐到了车窗外。“太惨了!”小峰说道。“那个人已经被挤成肉饼了。救护车来了也没用了。另外两车人都是轻伤。”
  你是没看到,刚才要不是我眼疾手快的话,咱也差点出了事,张军暗想。
  “都是那个北奔,拉得太多了,跑得又快。”张军说道:“前轮轮胎一炸,就失去控制了。”张军更坚定了自己拉标载的想法,大载虽然赚钱多,但是太危险了。再说,自己的车是轻量化的,人家最多保七十吨,再多了,挂车也受不了。
  很快,就看到了对向车道上的警灯,警车出动得还算迅速。只是…张军不敢再想下去。短暂几秒钟,生和死,就是这么简单。
  回去了,一定要去求个平安符挂在车上,张军暗想。本来自己是从来不迷信的,可是经历的事情越多了,反而越相信别人说过的话了,这事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啊,比如刚才,为什么偏偏自己的车碰上了?他要是正超自己的车的时候爆了轮胎,或者又是爆了右侧转向轮的轮胎,那自己也就跟着悲剧了。
  张军抑制住了自己的想法,还是安心开车吧。看了一眼小峰,好像有点吓坏了,脸还是那么白。
  “喝口水吧。”张军说道:“平静一下。我们这趟回去了,休息半天。”
  小峰呆了半天,才缓过神来,“太可怕了,开车可一定得小心。”
  “废话,这还用说吗?”张军说道:“手握方向盘,脚踩鬼门关,一不小心,就踏进去了。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2:06:08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八十八章 下坡,还是下坡
 “开车是一项危险性很高的工作,开大车更是,如果你想退出,现在还来得及。”张军说道。
  小峰呆了半天,“不,我不退出,我喜欢开车。”
  这是令张军满意的答复。自己开车这些年来,看到过很多起交通事故,但是这并没有阻止住自己开车的行为,因为自己深爱着这种开车的感觉,只有坐在方向盘前,看着两侧的反光镜,就觉得很兴奋,卡车,仿佛有一种魔力,吸引着自己。
  “虽然有很多车祸,但是大部分我们都是能够预防的。”张军边开车边和小峰说道,仿佛又是在提醒自己:“对于车,一定要心中有数,刹车片磨损到什么程度了,发动机是否该保养了,哪个轮胎该换了,一定要了如指掌,比如刚才那个事故,就是大载车跑得太快,转向轮气压太高,爆胎引起的,如果他拉得少点,或者跑得慢点,再或者跑两个小时就歇一下,就完全可以把这次事故的苗条扑灭了,车上无小事,任何一个不起眼的小问题,都可能酿成大祸。对车,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悉心照料,只有你对它好,它才能对你好,不发脾气。”
  小峰用水淑了淑嘴,刚才恶心的感觉才感觉到好一点。
  “你看你,那会儿吃的好东西都吐出去了,一会儿要是饿了,就吃泡面吧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好的,我最爱吃泡面了。”
  “爱吃?等你在车上呆过俩月来,看到泡面就该吐了。”张军说道。刚上车时,自己也经常吃泡面,现在看到泡面就恶心,堵车的时候,总是和外面骑摩托车的小贩买点大饼什么的吃,实在不行,才吃泡面。
  连续的长时间开车实在是对人的一个考验,张军已经渐渐感觉到有点体力不支了,再点了一支烟,提了提神。
  已经过了一杆挡关,万车末走的冀蒙界了,该到最头痛的下坡路了。张军决定先把车停下来,休息一会儿,检查一下车,攒足了精神,再一鼓作气。
  停在了紧急停车带上,打开双闪,张军下了车,呼吸了两口凉飕飕的新鲜空气,顿时感觉神清气爽。张军伸了伸胳膊和腿,在驾驶室里坐的时间长了,总保持一个姿势,很是劳累,时间长了,各种关节也容易出问题。
  检查了各个轮胎,还比较不错,毕竟这趟拉得比较轻,标载都差一吨。那些超载车们,前四后四的福田瑞沃农用车都敢拉五十多吨,才六个轮胎,自己二十二个轮胎分担这些重量,太小儿科了,同样,让那福田瑞沃下这种坡,那可真是胆战心惊,惊心动魄,而对于自己来说,下这坡没啥大问题的。再用手摸了一下刹车鼓,温度很正常。这大冬天的,别的地方就不敢光手摸了,尤其是在内蒙,晚上的时候光手摸一下铁东西,能粘住手,手上的汗接触到冰凉的铁,立刻冻成了冰,这时候得赶紧呵气,否则,一使劲,就撕下一层皮来,有时还会带着鲜红的肉。内蒙的寒冷可是出了名的。
  再走到后面,奶奶的,苫布的一个带子开了,捆的时候没捆好,一路上肯定是迎风飘舞的旗子了。它舞得高兴了,自己肯定浪费柴油了,张军揪着带子,小峰也从另一侧过来了,两人合力将带子再次捆好。
  感觉到舒坦了不少,张军再次上车,这次就要一鼓作气,出了张家口。
  虽然装上了刹车淋水,但是在这种气候下,是不能使用的,水箱灌满水,用不了两分钟,就冻成冰了,这天气,下坡就得靠低档位加排气制动了。
  这排气制动,张军已经非常熟悉了,这也是国产车的一个标准配备了,简单有效,就是一个蝶阀,堵排气管,让发动机硬憋,老司机们每隔几分钟就会打开一次,排气管里会冒出浓浓的黑烟,所以对于这个东西,也是褒贬不一,排气堵住了,发动机在硬憋,会不会憋坏发动机?会不会造成积碳?虽然厂家说没问题,但是看着浓浓的废气,每个司机看了都会不舒服,但是又没办法,这东西,下坡必须使,只靠踩刹车的话,那十有八九都得完蛋。
  张军打开排气刹,挂到六档,下坡的原则是对这坡度上坡挂几档,下坡就挂几档,不能太快,但也不能太慢,太快容易失控,太慢的话会使自己后面的所有车都得超过自己,这样容易增加追尾的风险。
  车速还行,都在控制之中,毕竟拉得少,新车排气刹也非常管用,用了几分钟,张军关掉排气刹,排出废气,马上再打开。
  奇怪,后面的废气怎么不是黑烟啊?
  外面还黑,是不是自己没看清楚啊?
  张军再次打开排气制动,又用了几分钟,再次关闭,排出废气,再打开。这次看清楚了,确实不是黑烟,也就是说,里面并没有发生燃烧,那就意味着,发动机并没有喷油。前面的疑惑被证实了:带档下坡,只要自己不踩油门提速(除非脑子有毛病才踩油门呢),那发动机的确是不喷油,这个电脑还真是聪明,知道自己下坡,不需要它干活了,主动把油灌回自己肚子里去了,不错,这不喷油,那肯定是不用担心燃烧不充分,积碳的风险了。也就是说,开自己的这台车下坡,排气制动一打开,就一直到坡底就可以了。不错,那自己就不用分心在这上面了,专心观察路况就可以了。
  张军脸上,挂满了笑容,技术在进步,自己坚定不移地选择电喷发动机,而不是废气再循环的假国三,从今天这点上来说,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。
  “军哥,这路真危险。”小峰也看出这路不好开。
  “是啊,”张军说道:“这就是传说中的死亡地带了,不少人都在这里…,哦,没事,只要你勤检查,正确驾驶,没问题的。”张军转移了话题,那些话还是不说得好,别真的把小峰吓回去了,自己去哪里找司机啊。
  “等一会儿,天亮了,差不多我们也到家了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哦,那太好了!”
  “只是到家门口而已,我们这煤是运到北京的,快的话,下午就能返回了。”张军说道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2:06:49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八十九章 休息
 到了北京,张军就仿佛回到了家,不对,是回到了别人的家,也不对,那不成了小偷了吗?总之,就是张军对北京已经是非常熟悉的了。
  这次是昌平区。过了延庆,就到了昌平了,从八达岭高速上下来,(已经改名叫京藏高速了,还是习惯原来的称呼)在沙岭附近,这里就是明朝著名的十三陵了,明朝皇帝朱棣迁都于北平,历时几百年,见证了历史的变化是惊人相似。任何一个朝代,都只有几百年的历史,开国初期,披荆斩棘,历经磨难,千辛万苦建立起来的基业,都喊万岁万岁万万岁,妄图千秋万代,但事实难料,过不了几代,经过繁荣盛世之后,终会物极必衰,走向末路。时代呼唤英雄,乱世造就英雄。
  想多了,还是安安稳稳将煤送到地方,拿了运费是正事。这么多天了,投入终于要换来第一份回报了。
  卸煤的地方是一个煤场,卖散煤给附近居民的,地方不算大,又在考验张军的倒车技术了。不过这点小事已经难不倒张军了,他已经完全掌握了半挂的倒车技巧,看看反光镜里的车厢,再感觉一下车头的位置,往哪边打方向简直就是不假思索。不过这后双桥和自己原来开的前双还是有点差别的,感觉那个方向改变得更快,转弯半径有点不同吧,不过自己的这个方向非常轻,感觉好像是受力更加平衡吧,重力主要集中在后面的车桥上,转向桥承担的力比较小,在相同助力泵的作用下,自己的这个助力更强大,简直——用手搓方向盘就会跟着动了。
  来回打了两下,车就乖乖地停到了指定的位置,把在旁边的小峰看呆了:这眼花缭乱的,究竟怎么回事?
  “军哥,这倒车很复杂吧?”小峰说道。
  “掌握了倒车要领之后,就不难了,”张军说道:“该下去解苫布了。”拉好手刹,跳下了车。
  不用解了,苫布已经被人揭开了,还开始装模作样地叠苫布,张军苦笑了一下:又得给小费了。车门子被打开,还是铲车卸煤。
  悍威的肚子空了,张军关好车门,过去回了车皮,就可以拿到运费了。
  真是忙碌的一天,拿到钱,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,张军已经连续开了十几个小时车,铁打的也熬不住了啊。
  在路边吃点东西,张军把车交给小峰开,爬上了卧铺,呼呼大睡。运费在自己的兜里,好暖和。这一吨运费一百七,装了不到四十吨,六千多块钱的运费,除了两千块钱油钱,两千块钱过路费,还剩下两千,倒霉的还丢了一根备胎,幸亏是旧的,要是新备胎,这一趟就白干了。用了两天时间,这样初步估计,一个月也就三万块钱,再还一万贷款,还能到手两万,这还不包括司机的工资。如果这样下去的话,一年也就二十万,这车成本四十万,得两年才能回本,第三年,才是自己赚的钱。养车是高投入,但是不一定会有高回报啊,机会好的话,一个月就能赚十万,机会不好了,一年剩到手里的钱也不会有那么多。管他咋样呢,先干着吧。
  家离北京比较近,一个多小时就到了,虽然张军想接着去内蒙,但是考虑到只有两个人,这样连轴转下去肯定不行,再考虑单双号的限行,自己即使去了也得在路上呆着,所以张军决定将车放在路边,回家休息半天,晚上再出发。
  “小峰,回家休息休息,晚上七点再来,咱们再出发吧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车放着安全吗?”小峰问道。“要不我就睡车里吧,等着你。”
  “不用了。”张军说道,车已经停在了李老板的饭馆前面,怎么着他得给自己个面子吧,再看看旁边铁笼子里的大黑狗,估计没人敢来偷东西吧。其实自己早就和这段路上的饭店混熟了,随便停谁家前面都没问题。“我已经和李叔打好招呼了,在他这停着没问题。回家休息吧,记得晚上七点,别迟了哦。”张军说道。
  锁好车门,张军也回了家。
  冬天没法洗澡,不过家里的炉子着得很旺,张军在炉子边用热毛巾擦了擦身子,每出去一趟,这一身衣服就得换掉,身上就脏得要死,幸亏自己家就挨着公路边,据说不少河南人也在这边开车,真不知他们是怎么解决的。
  脱下衣服,擦完了身子,换上了干净的内衣,那种蚂蚁爬在身上的感觉终于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张军钻进了被窝,定好了闹钟。
  很快,仿佛刚闭上眼,闹钟就响了,这觉,总是不够睡,张军揉了揉眼睛,爬了起来,还是在家里睡觉舒服!再一伸手,旁边已经放好了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。张军心头一热:肯定是老妈放的。
  “妈,换下来的衣服洗了吗?”张军大声喊道,开始穿衣服。
  “洗了,我不是你妈。”外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
  “小芳?”
  “是啊,你这懒鬼,只顾在床上呼呼大睡,我叫了你两声你都不搭理我,我闲着没事,就给你洗了。”
  “我妈呢?”
  “去王二婶家了吧。”
  “谢谢你了,小芳。”张军已经穿好了衣服,站到了小芳面前。
  “嗯,是不是又要走了?饭已经热在锅里了,你吃了再走吧。”小芳说道。
  “这个给你!”张军飞快地在小芳脸上一吻。
  小芳一下脸红到了耳根:“你,你欺负人家!”
  “反正你迟早都是我的人了。”张军乐呵呵地说道。伸手去锅里那馒头。
  “对了,前天我去奶奶山(鸡鸣驿附近的一座山)上的庙里给你求了一个平安符,你带着挂在车上吧。”小芳说着拿出一个红色的东西。
  “小芳,我太喜欢你了!”张军说着,又在小芳的脸上来了一下。“我正想着请一个呢,这趟出去总遇到妖魔鬼怪,避辟邪,你就给我请来了,太感谢你了。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2:07:14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九十章 跳磅无极限
 再次回到车里,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夜空,张军感觉并不孤独,因为这次正好和李叔的车一起走,他们刚从天津返回来。
  几辆车一起走,好处就是路上可以有个照应,再遇到偷轮胎了,换备胎了,车坏了,什么的事,路上可以相互帮助。
  王师傅围着张军的悍威转了一圈,不住地喊不错,后双的布局就是合理。看着王师傅的样子,张军说道:“王师傅,你这么喜欢,来给我开车吧,我多给你加点工资。”
  “算了吧,你这不是拆你李叔后台嘛。”王师傅说道:“我再跑两三年,等儿子大学毕业了,就不干这活儿了,人老了,现在总感觉太疲惫。遇到合适的,我给你再联系个司机,两个人跑有点累。”
  “你才四十多了啊,老什么啊,”张军说道:“你儿子都上大学了?”
  “是啊,这一晃眼功夫,就过去了十几年,人啊,就这么稀里糊涂过着。”王师傅向自己开的车走了过去:“走吧,咱还是去东胜吧,上次的活儿不知还有没有了,上一趟利润还行,卸煤也没怎么刁难。”
  三辆车一起,在茫茫的夜色中,又开始了新的征程。
  “小峰,还没休息够吧?”张军看了看副座上一直在打呵欠的小峰说道。
  “是啊。”小峰答道:“回家了妈妈一直问长问短,累不累啊,饿不饿啊,危险不危险啊,小心点啊,叮嘱了一个多小时,也没睡个好觉。”
  “那你到后面接着睡吧,我先开着,进了内蒙再换你开。”
  “好吧,”小峰回答道,爬到了后面的卧铺上。
  望了望挡风玻璃上来回晃动的平安符,张军心里充满了甜蜜,再过几个月,就可以和小芳正式结婚了,那时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叫她老婆了,自己一定会好好待她。
  到了东胜,排队装煤,一切照旧,但是这次装煤沟机多装了点,一过地磅,五十八吨,张军傻了眼,这沟机师傅是不是戏弄自己吧?还给了他三十元小费,不会是嫌少吧?一般来说,装车的误差只在一吨左右,这可是多了三吨啊!还得上去一铁锹一铁锹地卸下煤来。
  “有活儿了,”张军和小峰说道:“走,上去卸煤吧。”
  小峰也爬上了车厢,两人开始用铁锹卸。灰尘飞扬,一会儿,两人的脸上,身上,就全身煤灰了。
  再一看王师傅他们,也装好车了,准备过地磅,看他那货箱里的煤,也不比自己的少啊。肯定也多了。
  一看地磅:果然,他们也超了,五十七吨。
  终于有同伴了:“王师傅,你们也得卸下两吨来吧。”张军问道。
  王师傅看了看车厢,问道:“你们也超了?”
  “我们超了三吨。”张军说道。其实两车净重差不多,但是自己的车空重要多近一吨。这一趟,就会少几百块钱的利润。
  “算了吧,不卸了,走吧。”王师傅说道。
  “不卸怎么行呢,过收费站的时候超重会加倍计费的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我们这几趟都是全程高速,不经过超限站,不会遇到大磅,至于收费站的条磅,我们跳点就够了。”王师傅说道。“你不会将怎么跳磅也望了吧。”
  “没有,只是,我怕我这个车跳不起来。”张军说道。
  卸了半天,再一过磅,五十六吨半,看看累坏了的自己和小峰,一会儿还得保留体力开车呢,算了,超这点不算超,开票走人吧!张军想到。
  三辆车一起踏上了返程。
  上高速之前,六个人在下面的餐馆吃了顿饱饭,谈起最近的局势来,大家都不看好,车越来越多了,运力已经饱和,现在是冬天还行,等到了夏天,煤的需求量少了,运价一定会跌得惨不忍睹,对于贷款买车的来说,夏天的日子将会很难熬。
  对于这个问题,张军早已想到了,夏天跑这条线,那不再是最好的选择,自己一定要去趟一条其他的路。
  吃饱喝足,(当然是喝水啦,喝酒是绝对不可能的)。三辆车上了高速。
  对于跳磅,张军早已是深得要领,这已经是最常见的一种方法了,无奈高速费太贵啊,能省就省点吧。但是对于自己的车,张军心里没底,因为爱惜车,从不大油门轰车,能不能跳起来,能不能把那多余的跳出去,还不知道,但是要是跳不到五十五吨以下,那后果会很惨了,超了的要双倍计费了。
  现在,张军的前轮就停在条磅的前面,刚才前几个车都过去了,王师傅的车被他硬生生地跳到了四十五吨,少了十吨,刚才过去的时候,看那车头仿佛都要立刻地面了,不过收费亭里的小姑娘也没说什么,对于这个行为,也算是默许了的吧。
  张军吸了一口气,自己能跳少了三吨就行了,毕竟王师傅开的悍威是轮边减速桥,耐造,自己的是普通的457半轴桥,能跳多少算多少,别把车搞坏了。挂上了二档,张军缓慢踩深了油门,看发动机转速已经快两千转了,他一狠心,左腿抬了起来,松开了离合器,剧烈的晃动传来,伸头一看,前轮已经过去了,接着松点油门,加档,三档,四档,反光镜里看到大厢的车轮已经开到了磅板上面,收油,摘档,拉下了断气刹。
  听着刚才车的声音,真有点心疼,张军看了看前面的显示:还好,五十一吨,自己这一跳,跳没了六吨,如果刚才再狠一点的话,十吨也是有可能的,总之,不超吨就可以了。
  “军哥,刚才干吗了?”后面卧铺里睡得迷迷糊糊的小峰被颠醒了,“刚才我怎么感觉地动山摇的啊?”
  张军笑了一下:“刚才过地磅来着,跳了一点。”
  “啊?刚才跳磅了?真遗憾,我也没看到是咋操作的。”小峰有点后悔,到现在为止,也只是听说过而已,还没见过具体怎么跳呢。
  “以后还有机会的,以后你要是不会跳,那还不行呢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好困,到哪里了?”
  “刚进河北,走了一半路了吧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2:08:55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九十一章 小心,连环追尾!
 进了张家口,还是山路,由于多拉了几吨,而且这么冷的天,刹车淋水也不能使用,张军刻意降低了车速,平时挂六档下这个坡,这次特意挂成了五档,开着排气制动,这样应该没有问题了吧。
  一路上,一直都有别的车呼啸而过,超过了张军的车,张军只有眼馋的份,按说自己的新车,刹车,方向什么的应该都没问题,可是正是因为是新车,而且是自己的车,张军一切都是小心翼翼,车就是自己的第二生命,自己要悉心呵护。
  前面的王师傅他们早就跑远了,张军有点着急,想了想,算了吧,再走一段路,过了那个要命的弯,再稍稍提速追赶吧。
  坡度不小的下坡,居然还带急转弯,根本看不到前面的道路,不熟悉路况的,一旦速度过快,很容易出事。
  天已经蒙蒙亮了,张军拍了拍嘴巴,打了个呵欠,连续开了七八个小时了,有些疲倦。
  缓慢向右转动方向盘,绕过了讨厌的山腰,面前的道路也在不断变换着,再转五十度,就可以看清前面的道路了。
  等等,那是什么?映入眼帘的,是那熟悉的长流,还有那醒目的一排刹车灯!
  糟了,张军一脚踩在刹车上。
  这该死的路,急转弯,根本看不到前面的路况,要在这么短的距离里面刹住,简直就是要命!还好,自己的车速不是很快。
  车速降了点,但是还不够,而且,自己该松刹车了,否则,一会儿踩热了,就不灵了,张军松开刹车,跟着轰了一脚油门,又快又狠,跟着熟练地挂入四档,车速跟着又降了点。张军又踩到了刹车上。
  这次速度已经够低了,应该没有问题了。
  终于,在离前车还有五米的地方,张军刹住了车,还算不错,虽然已经闻到了刹车片的糊味儿,总之是站住了。
  张军左右扫了一眼:“快下车,我们到那顶上去。”张军指了指右边路基上的斜坡,上面已经有几个人了。
  “啊?”小峰还没有反应过来,为什么要跑啊?
  张军已经等不及了,熄火,拉断气刹,打开车门,看了一眼后面:没有车,向斜坡上跑去。
  小峰跟着也跑了过来。
  站在斜坡顶上,一眼就可以望到前面,前面大概堵了一百多辆车,正在缓慢的绕行,两车道变成了一车道,不用说,那一定是有车出事故了,堵住了路面。
  “军哥,为啥我们不在车上等着啊,还要跑出来。”小峰问道。
  “因为…”还没等张军开口,尖锐的刹车声传来,后面又来了一辆尖脑袋的龙卡。紧接着听到他变速箱里刷拉拉的声音,这个家伙悲剧了,没挂进低档去。
  离张军的悍威,越来越近了。
  小峰吃惊地张大了嘴巴,却没说出什么话来。
  “轰油门!”张军扯着嗓子大声说道,声音传得很远,也不知龙卡司机听到了没有。
  “嗡。”听到了龙卡发动机那歇斯底里的怒吼,接着咔嚓一声,龙卡终于挂进了低档,慢了下来。
  可是,离张军的车屁股,还是越来越近了。
  “轰死油门,挂半档。”张军也急了,这次喊声更大。
  又是轰鸣传来,接着在齿轮与齿轮相撞击的哗啦啦声音中,终于不响了,车速又慢了下来。
  “我的车!”张军心急地叫道。
  龙卡虽然速度降下来了,无奈已经离得太近,还是撞了上去!
  尖脑袋的龙卡,插进了悍威的屁股里,将悍威硬生生地向前推了两米,还好,离前面的车屁股还有一截距离,终于停了下来。
  龙卡也算幸运,只是前脸撞坏了,连挡风玻璃都没有碎,尖头的车的确要安全一点,要是平头车的话,刚才的撞击对于驾驶员来说,有很大的危险。
  脸上苍白的驾驶员从里面下了车,看了看两车亲吻在了一起,面色如土。
  小峰见车被撞了,就想下去看看情况。
  张军及时拉住了小峰的手:“等等,后面再来了两三辆车之后,再下去就没事了。”
  看着眼前的情况,小峰恍然大悟:“军哥,我明白了。”
  “明白就好,我们刹住了,不代表后面的车能跟着刹住,连环追尾就是这么出现的,后面再跟了几辆车之后,下去就安全了。”张军说道。
  正说着,后面又来了几辆车,仿佛停到了刚才龙卡那竭尽全力的嘶鸣,这几辆车都有了准备,已经提前减速了,顺利地停了下来。
  “走吧,我们下去看看。”张军和小峰说道。
  旁边几个司机也看热闹地围了过来。
  张军目光集中在了自己的车尾上:受伤不算严重,尾灯已经烂了,保险杆已经弯了,大厢有一点儿变形,回去让电焊工整一下就可以了。
  再看看龙卡,前脸已经彻底烂了,要命的是,水箱已经开始漏了,这一旦水箱漏完了,就没法儿发动车了,真是个倒霉的家伙。
  看着旁边的那个龙卡司机,张军说道:“怎么样,你没事吧?”
  小伙子被吓得有点手无举措了:“我没事,我上了保险了,撞了你的车,让保险公司来赔你吧。”
  “保险公司?”张军有点不乐意,那我还得等着了,耽误了我的时间可没法补回来,再说了,这点小问题也不值得惊动保险公司啊。
  “不行,”张军说道:“这点小问题不值得报保险,对你也不利。”
  “旁边人也附和道:“是啊,就这点小伤,你赔他几百块钱得了,要是报了保险,虽然这个钱保险公司给你出了,但是你明年的保险费用得涨一万多,太划不来了。”
  小伙子一想,也是,从口袋拿出几张钞票:“大哥,这五百块钱,算是赔你的了,咱们私了好了。”
  张军看了这个倒霉的家伙一眼:算了吧,他已经够惨了,出门在外,谁都不容易。
  张军从里面抽出两张:“我这车回去得换个保险杆,尾灯,再整一下大厢,大概这二百块钱就够了,我也不和你多要了,剩下的,你拿回去吧。”
  “谢谢大哥了!”小伙子太感激了,这要是碰上不讲理的,说不定一千块钱也搞不定。
  正说着,前面的车流松动了,张军和小伙子说道:“赶紧想办法把水箱先补上,否则你麻烦就大了。”说着和小峰招招手:“走了!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2:10:06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九十二章 公路霸主
 向前走了一段,来到了堵车的地点,原来是一辆拉煤的德龙半挂,横在了路边,车头撞断了路边的水泥墩,掉到了旁边的沟里,车厢还横在了路上,挡住了大半截路。
  一路上看到了两起车祸,两人的心都有点失落,这条路上,时刻小心谨慎才行啊。
  虽然有点累了,张军还是不敢把车交给小峰开,这路太险要了,经验丰富的老司机都有翻了船的,更何况新手呢。
  张军打起精神来,出了张家口的山路,在路边吃点饭,人和车都休息一下,再一鼓作气跑到天津。
  “给王师傅打个电话,看他们到哪里了。”张军和小峰说道,王师傅他们跑得快,早就没影了。
  小峰早就睡醒了,坐在副驾驶座椅上看着张军的操作,这么险要的山路,绝对不能掉以轻心,车速过快的话,很难在危急关头停住的。
  “好的。”小峰拿起电话,拨通了。
  “喂,王师傅,我是小峰,你们到哪里了?”
  “我们在路边停着休息呢,刹车有点热了,浇了浇刹车鼓,停一会儿再走。”
  “哦,那我们估计就能赶上了。”小峰说道。
  挂了电话,小峰和张军说道:“他们刹车过热,在前面停着休息呢。”
  没走多远,果然看到了他们的两个车,都在加水点停着呢,虽然天很冷,刹车淋水不能用了,但是流点水浇一下刹车还是可以的。
  张军挨着停在了他们后面。
  张军下了车,转了一圈检查一下车况,还好,比较正常。刹车温度有点高,但也不算大碍,让车休息一下,刹车就凉了。张军上前和王师傅他们聊了几句,回到车上,趴在方向盘上眯了一会儿,养足精神,接着开路。
  下完了坡,吃了点饭,接着马不停蹄向天津出发了。
  只要出了八达岭高速,前面就安全了,八达岭高速,也是特别危险的一条路,曾在央视新闻上报道过的死亡地带,那连续十几公里的下坡,还要过隧道,简直就是所有司机的噩梦。不过据说现在正在修一条新的高速公路,那条公路贯通之后,这条高速路就不允许大货车通行了,这样也好,虽然绕一点路,但是安全点。
  已经连续驾驶了十几多个小时了,虽然中间休息了几十分钟,但是杯水车薪。张军感觉到自己的眼皮子开始慢慢不由自主地合上了。
  “军哥!”旁边传来了小峰的叫声。把张军惊醒了。抬头一看,还好,没偏离路线。
  “军哥,你困了吧?”小峰说道。
  “没事!”张军说道,但是眼皮子,实在耷拉着不想睁开。
  “注意!”又传来了小峰的喊声。
  张军猛地睁开眼睛:这次偏离路线,压着左车道的白线了,张军赶快向右打方向盘,回正了方向。
  后视镜里,一辆丰田越野车飞快地开了过来。刚才要是再向左偏点或者没及时回正的话,肯定把这个越野车给挤扁了,张军这一惊,顿时全醒了。
  他拿出口袋里的一串钥匙递给小峰:“小峰,这钥匙链上有一把小刀,不算锋利,你打开小刀,看我要是睡着了,就用刀尖扎我手一下。”
  “军哥…”小峰想说什么。
  “没事,一把破刀子,很钝的。”张军塞到小峰手里:“记住啊,你千万别睡着了,要是咱俩都睡着了,就醒不来了。”张军开玩笑地说道。
  古人头悬梁,锥刺股,今日我只是用一把没尖的破刀子,也算是半个英雄了,堪比关公刮骨疗伤了。张军想着,心里乐兹兹的。
  好了,出了大山,前面就是一马平川,悍威在山路上憋了这么半天,终于得见天日,张军踩油门,挂档,一直加到最高档,半踩油门,保持经济时速向前飞奔。
  绕过五环,直着向东,就能进天津,这条路,自己也跑过好多趟了,闭着眼睛都开不错,呵呵,开个玩笑。张军心情很爽。
  前面一个庞然大物,占据了自己的视线。
  “前面什么车啊,拉这么多!”小峰说道。
  只看后面,估计有三米宽,四米多高,在路上开着,几乎霸占了一个整整的车道,张军一看就明白了:这就是公路上的霸主了:17.5米大板。
  “这个,就是传说中的17.5米大板了。”张军说道。
  在这个车越来越多的时代,运价一再下降,经济学告诉我们,谁能提高劳动生产效率,降低劳动成本,谁就能在竞争中占据有效地位,否则,就会被无情的市场所淘汰,所以,超载才会出现,而中国人的智慧,也是无穷尽的。
  自己拉煤,标载,标准的13米半挂或者12.5米的就足以了,但是对于一些拉轻泡货的车来说,这点体积显然装不下多少东西,于是挂车厂出的车越来越长,14米,16米,一直到现在最流行的17.5米大板。17.5米大板,顾名思义,这个挂车就有17.5米长,所以可以装得下更多的货物,就意味着可以获得更多的运费。虽然国家规定半挂车最长不得超过16米,但是在这个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里,一切皆有可能。
  只是,一般的17.5米大板也就是2.8米宽,像眼前的这个车,两边又伸出一部分来,足足有3米多宽,这就太不地道了。对于这个车的司机来说,除了看得清前面和侧面的道路,后方全部都是盲区,虽然它有反光镜,但是反光镜里什么都看不到,除了自己的货物。而它又占据了整条车道,这给超车者带来了相当大的心理压力。
  张军看了一眼:自己后面没车,决定超眼前这个庞然大物了。
  他长按喇叭,变换了几次远近光,虽然这已经是白天了,但是自己这么做的目的,就是告诉这个庞然大物:自己要超车了,你好好在自己的车道呆着,千万别换车道,否则,自己肯定会被挤的。
  车已经超了多半个车身了,张军心里轻松了点:这个角度,对方应该可以在后视镜里看到自己了,再踩点油门,赶快超过去吧。
  车头和对方车头平齐的一刹那,张军扭头看了对方一眼:一台东风天龙,那个司机:是个女的!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中国重型车网 ( 渝ICP备06001360号 )

GMT+8, 2023-2-1 07:48 , Processed in 0.076172 second(s), 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