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卡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卡车相关的理由,或将注册名发QQ信息至825858940)
楼主: qq820501400

第一部卡车人的小说《卡车那些事》在线连载     [复制链接]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20:48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六十五章 事故
 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啊?这条路经常跑了,每次刹车也没发现有这种情况啊。张军猛然想起:一定是这路面上有冰。上次保养的时候,毛三就说这个拖车的车桥是假冒的,质量差,更要命的是,刹车还不好使,跑两趟就得调一次,否则刹车就不灵了,这次肯定没调,车头刹住了,车厢没刹住,路面再有冰,这下可麻烦了!
  “啊,不好,推脑袋了。”张军一面说着,一面开始采取措施。
  “快踩油门!”王师傅从梦中惊醒。只扫了一眼,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,大厢已经谢过来了,再不拉正的话,方向就彻底失控了。
  不用王师傅说,张军就已经想到了,虽然该下坡了,还得踩油门,否则,脑袋歪了,一切就完了。把脚狠狠地踩在油门上,期待着轰鸣声传来。
  不好,没反应!张军扫了一眼仪表,一股凉意充满整个大脑:发动机转速表停在了零位,也就是说,发动机熄火了!
  “完了,完了,完了!”张军一边说着,一边使劲扭动方向盘,妄图挽回着什么,没有用。发动机一熄火,方向机助力泵就不工作了,这时即使在正常路面上,方向也打不动,更不用说现在了。
  发动机为啥会熄火?刹那间张军的脑海里想出种种可能,奶奶的,一定是该死的排气刹!脚刹车是和排气刹连在一块儿的,目的是在平路上刹车时排气制动跟着工作,提高刹车效率,而刚才的情况,则是不折不扣的自杀:脚刹一踩,后轮没刹住,前轮刹住了,由于路面上有冰,驱动轮顿时抱死了,此时正好排气制动工作,堵住了发动机的排气管,就仿佛被堵住了嘴巴,发动机当然要熄火了,跟着就是车厢将脑袋平推过来,方向也没了,也不能提速将大厢拉正了。
  张军的眼前出现了两个字:绝望。
  右侧车门上的玻璃已经看到了大厢,不用说,车头已经折了九十多度了,跟着轰隆一声,巨响传来,张军整个人跟着一震,接着失去了知觉。
  ……
  一望无际的草原上,四周都是柔软的草地,天上飘着朵朵白云,微风吹来,草丛随风飘摇,偶尔跑出一只硕大的野兔,在草丛中撒欢。
  张军也躺在碧绿的草地上,闭着眼,感受着和煦的春风,温暖的阳光,那么安逸,那么祥和,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。
  耳边一直有人在喊着自己的名字:“张军,张军,醒醒。”
  张军还是不愿意起来,太享受了,真不想睁开眼,可是耳边一直有人在喊,张军只好不情愿地睁开了眼。
  草地,没有了,蓝天白云,没有了,春风,也没有了,映入眼帘的,是小芳那明亮的眼睛,此时里面饱含了清澈的泪水,那削瘦的脸庞,突然有了笑容:“张军,你终于醒了。”
  “嗯?我这是在哪里?”张军想扭动一下头,好痛!这才发现,自己原来是躺在一张床上,白色的床单,白色的被子,上面那红色的十字,代表着自己是在医院里?
  “你已经睡了两天了,终于醒了!”小芳高兴地说道,忍不住擦了擦眼睛里的泪水:“我好害怕你一直这样昏迷着醒不来了。”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我怎么在这里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你真的不记得了吗?你在高速上出事了,就被送到这里来了。”小芳说道。“你妈守护了一夜,刚才出去买饭了,应该快回来了吧。”
  出事?张军迷迷糊糊的只有一点印象,前面刺眼的刹车灯,自己踩刹车,横过来的大厢,踩油门,那该死的发动机熄火了……
  “对了,王师傅怎么样了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你们俩真算命大,现场我没去过,听说大厢和车头成了一百多度角,驾驶室右侧严重变形了,幸亏是车头向右偏了,如果是朝左偏,你肯定就…你们俩都没大事,王师傅只是擦破了点皮,你的头撞到了挡风玻璃上,好像是脑震荡,真怕你醒来不认识我了。”
  正说着,老妈进来了,看到小芳和张军在说话,知道张军已经醒了,赶紧走了过来。“你个臭小子,吓死你老妈了,在这里睡了两天了都,醒来就好,醒来就好。”说着端过刚才买的饭,“刚才出去买了点豆腐脑,对脑子有好处。”说着打开了饭盒,还热气腾腾的。
  小芳接过来说:“我来喂吧,你累了一晚上了,歇歇吧。”
  老妈看了看小芳,真不知该说什么感激的话,这个小芳,真不错,还没过门,就这么善解人意。
  “真是你小子前世修来的福,”老妈说道:“小芳,那就辛苦你了,我回家给他拿身换洗的衣服。”
  “没事,你回去吧,这里有我就行了。”小芳说道。
  “车怎么样了?”张军得知王师傅没事,安下一半心来,但是车可是老板的新车啊,才跑了这么几趟,就被他给糟蹋了,老板会不会大发雷霆啊?
  “张军醒了啊?”随着声音,走进一个人来。
  张军使劲睁开眼睛一看:老板来了!
  张军挣扎想坐起来。老板赶来按住了他。“没事,你躺着吧,我来看看你。”
  张军为难地说道:“李叔,这次真是对不起,出这么大事故。”
  老板笑呵呵地说道:“没事,只要人没事就好,车没关系。”
  “咱的车到底怎么样了?”张军还是不放心。
  “没事,驾驶室报废了,正准备换新的,大厢修补了一下,再接着跑没事。”老板说道。
  “花了不少钱吧?”张军心想,从自己工资扣吧,是自己的责任。
  “没花多少,咱上了保险嘛,新驾驶室总成两万五,保险公司全报了,高速路政拖车费一万二,这个报不了,但是你俩住院啥的多报了点,所以没怎么花钱,你就好好养着吧。”老板给张军吃下了定心丸。
  得知人车都没大碍,张军终于安下心来: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说着自言自语道:“我就踩了一点刹车,头就歪了,发动机也熄火了,想拉正也不行了。”
  “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啊。”老板感触地说道:“开车这行当,来不得半点大意,时刻都得小心啊,咱这次人没事,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,钱没了还能再赚,人没了就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  听着老板的话,张军也陷入了沉思。
  “好了,你赶紧吃吧,再不吃都凉了。”老板说道:“你醒了就好,我先走了,明天再来看你。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21:32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六十六章 医院风情
 “来,趁热吃吧。”小芳说着,用勺子舀了一块儿豆腐脑,用嘴吹了吹,递到张军嘴边,“不烫,吃吧。”
  张军张开嘴,豆腐脑就势滑入张军的嘴中,真不错,入口即化,爽滑可口,嚼了两下,就化作了一缕清汤,滑入自己的胃中。
  “真好吃!”张军迫不及待地又张开了嘴,等着小芳喂第二口。
  一口,接着一口,毕竟两天没吃东西了,刚才没察觉,吃了几口,才感觉胃里更空了,不一会儿,一碗豆腐脑就全进了肚子里。
  “吃饱了吗?”小芳问道。
  “差不多了。”(饱了才怪呢,我又不是三岁小孩。)
  小芳看张军的表情,就知道没吃饱,“别急,这里还有好吃的。”说着小芳从床下面的购物袋里掏出一袋达利圆蛋黄派,这是来之前在超市买的。扯开口,掏出一个。撕开小袋子,将包着的纸皮剥开,把黄黄的小蛋糕塞到张军的嘴里。
  “嗯,这个好吃。”张军一边嚼着,一边发出呜呜的声音。
  “你说什么?”小芳没有听清。
  “我说,这个蛋糕真好吃!”张军使劲咽下最后一口,说道。突然,感觉不舒服,刚才吃得太快了,卡住了。
  “咳,咳”张军干咳了两下。
  “快喝点水。”小芳赶紧拿过水杯。端到张军嘴边,缓慢地抬起杯底。
  还是有不少水顺着张军的嘴边流了出来,小芳又赶紧拿纸擦张军的嘴角。
  “嗯。”张军喝下了水,将食物也顺了下去。看着小芳那紧张的样子,突然有了恶作剧的想法。
  “啊,好噎得慌。”说着,两眼往上一番,脑袋一低,不动了。
  “别闹了,快张嘴。”小芳说道。
  张军还是一动不动。
  “以为你小孩子啊?”小芳用手使劲掐了张军胳膊一下:看你给我闹。
  张军没反应。(痛死了,要装,就装得像一点,这点疼痛算什么,想当年,关公刮骨疗伤还不怕疼呢)
  “怎么了?张军?”小芳感觉有点不对劲。把手凑到张军鼻子下面:糟糕,没气了。让那个蛋糕给噎死了?
  “张军,张军。”小芳摇了两下张军的身体:没反应。
  “张军,你可不能吓我啊,你要是没了,我怎么办啊?”小芳着急得要哭出来了。
  对了,赶紧叫医生去。“医生,医生。”小芳转身想跑到门口叫医生。
  “我还没死呢。”张军看玩笑开大了,赶紧叫了出来。
  “你!”小芳很是气愤,敢和我开这种玩笑,差点吓死我。“我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  一直都很淑女的小芳头一回露出了自己泼辣的一面。“很好玩吗?你这死货!”说着用手指甲冲着张军的脸蛋使劲地掐了下去。
  “好痛啊,求求你,不要了。”张军讨饶了。
  “不行,不信我收拾不了你!”
  突然,张军两只手从伸到了小芳的背后,使劲地搂着了小芳的腰,小芳一个不稳,趴在了张军的胸前,看着近在咫尺的小芳,张军伸过双手搂过了小芳的头,小芳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两人的嘴,又凑到了一起……
  (此处省略五百字)
  “咯吱,”门开了。
  小芳嗖地坐回了原来的椅子。
  “张军的家属,过来领药。”门口有人喊道。
  “好的,马上就来。”小芳整理了一下自己乱了的头发,跟着护士出去了。
  来到护士室,小护士看了一眼小芳,笑着说:“你们没结婚呢吧?”
  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小芳很奇怪。
  小护士转移了话题,“这些药液你拿着,一会儿我过去了输。”说着递给小芳大大小小五六个瓶子。
  “这么多?”小芳太吃惊了,恐怕从小到大自己也没输过这么多。
  “医生开的,我只管输。”小护士说道。
  再回到病房,只见张军挣扎着要起来。
  “你要干吗?”小芳放下药液,对张军说道。
  “憋了这么长时间了,我得虚虚了。”张军说道。
  虚虚?小芳一想,明白了,顿时脸红了。但是看张军那样子,估计是走不出病房的。
  “哎,你干什么?不许动。”说着,护士进来了。
  “我,我要去厕所啊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你受了很严重的撞击,除了脑震荡之外,内脏还可能出问题,所以医生说这几天你必须卧床休息,绝对不能活动,否则内脏来个大出血,那给你吃什么灵丹妙药都晚了。”护士解释道。
  “那我怎么办啊?”张军犯了难。
  “床下面有小桶,你解决在里面就行了,然后让你老婆给倒了。”护士说着往外走:“我去查一下病房,一会儿过来给你输液。”
  老婆?张军看了看眼前的小芳。
  “还等啥,快点吧,一会儿护士又进来了。”小芳说着,将张军扶着站起来,然后端出床下面的小桶。
  “我出去一下,就在门外,好了叫我。”说着小芳也走出了门口。
  呵呵,张军笑了笑,老婆?连人家护士都把你当我老婆了,小芳,你是我的了,甭想跑。说着解开裤子,一边哼着小调,一边开始虚虚。
  “好了,老婆,进来吧。”张军大声喊道。
  “死鬼,谁说我是你老婆了?”小芳一边走一边说道。
  “护士都说了呗,再说了,除了老婆,谁还会为我倒尿桶啊?”张军说着,又伸过嘴去,想再来一下。
  “死鬼,一边去!”小芳扭过头,没让张军得逞,提着桶走了出去。
  赛翁失马,焉知祸福,要不是自己住院了,哪里会有这么好的待遇?以后结了婚,恐怕就是自己给她倒尿桶了吧?张军望着小芳的背影,乐兹兹地想。
  …
  “老婆,给我讲个故事吧。”输上了液,张军又开始赖皮了。
  “我再重复一遍,请叫我小芳,否则,小心我手指头伺候。”小芳说着伸出了手,立刻又缩了回来,刚才伸到了张军的头上示威,差点又被他的嘴亲到了。
  “那不行,别人叫你小芳,我也叫你小芳,也显示不出咱俩的关系来啊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我说不行就不行,你这人怎么这么烦啊?”小芳说道。
  “好好好,那我不叫你老婆了,我叫你宝宝可以吗?”张军以退为进了。
  小芳正要发怒,咯吱,门又开了。
  “阿姨,你过来了。”(你来了,我终于可以解放了)
  “妈,你来干啥啊?”(我还没磨够呢,不达目的,誓不罢休)
  两人的口气明显不同。
  “小芳,太麻烦你了,你回去歇着吧,这里有我就行了。”
  “好的,那我就走了啊。”小芳说着,看了张军一眼:“你自己老老实实呆着啊。”愉快地说完了这句话,老老实实四个字,说得却是咬牙切齿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21:59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六十七章 提亲
 转眼在医院已经过了十来天,张军感觉自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可是不愿意回去,每天受着小芳的照顾,真是幸福死了。这真是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啊。
  可是还是该出院了,老妈和小芳一起来接张军,再回头望了一眼自己呆过的病房,还是希望以后别来这里了。
  看着身边的小芳,张军忽然有了一种冲动,不顾在身边的老妈,说道:“小芳,我们结婚吧。”
  “哗啦”一声,小芳手里提着的东西掉到了地上,这也太突然了吧,还当着大人的面。她低下了头,赶紧拾起了东西,小声地说道:“这个,看家里的意思吧。”
  家里的意思?是什么意思?张军还没反应过来,老妈已经迫不及待地说道:“家里没意见,我们盼望着你早过门呢,我回去就找王二婶提亲去。”
  人家谁问你了,人家是说看人家里的意思!张军暗想,太佩服老妈这移花接木的本领了。
  回到家,安顿好张军,老妈就去找说媒专业户王二婶去了,当初也是她给介绍的,当然也得找她去提亲了。
  “小芳,我今天说得有点太突然了吧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当然了,你怎么也不问问我的意见就当着你妈说出来了啊?”小芳质问道。
  “对不起,经过这几天的思考,我发现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,我不能没有你!”张军动情地说道。
  听着张军甜蜜的话语,看着他含情脉脉的眼神,小芳也有点被感动了:这正是每个女孩子都喜欢的甜言蜜语啊。
  “我也喜欢你。”小芳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,“可是我讨厌你油腔滑调的,一那样说,我就想着你是不是对别的女孩子也这样。”
  “不是不是,绝对不是。”张军赶紧说道:“我可是个老实人,除了你,连个女孩子的手都没摸过。”
  “你还想了是吧?”小芳问道。
  陷于恋爱中的女孩子就是爱吃醋吧,张军赶忙说道:“有你我就很满足了,你就是我生命中的唯一,别的女孩子我都看不上眼。”
  张军说得酸死了,小芳却听得很高兴。
  “你可得记住现在说得话,以后要是在外面沾花惹草,我可不放过你。”小芳说道。
  “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”
  正说着,老妈笑呵呵地回来了。
  “我和王二婶说了,她已经去小芳家提亲去了,咱不能缺了礼数不是,我让王二婶提了两条烟,两瓶酒。”老妈很高兴,自己熬了这么多年,终于盼到儿子长大了。
  这么快?小芳有点吃惊,自己家里还不知道呢,不行,得赶紧回去。
  “阿姨,那我先走了啊。”小芳说道。
  “再待会儿,吃了饭再走吧。”
  “不了,不了。”说着小芳急匆匆地回去了。
  “妈,我想给老板打电话,过几天就去开车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你身子还没养好呢吧?”老妈有点担心。
  “没事,我在家闲着也没事。而且,结婚肯定需要一大笔钱,你和老爸都是种地的,没啥余钱。我还是赶紧去开车吧,一个月还能挣三千多呢。”张军很是心疼父母,都六十多岁了,还在地里劳作,自己该成为家里的顶梁柱了。
  说着,张军拿起了电话,拨通了老板的号码。
  “喂,李叔,车修好了吗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早就修好了,已经跑了几趟了。”
  “哦,那就好,我想出车了。”
  “不着急,你先养着吧,身体要紧。”
  “没事,我好得差不多了。”还是赚钱要紧啊,张军心想。
  电话那头一阵寂寞。
  “喂,李叔?”张军以为信号中断了。
  “是这么回事,咱车已经跑上了,所以我又找了个司机,你别急,我帮你再联系一个,现在工资又涨了,只有B2本的已经涨近四千了,你的A2本能有四千五左右。”
  原来如此,怪不得没找自己,原来又找了个司机!张军心里很不痛快,可也没别的办法,人家不可能停车等着自己吧。“那麻烦你了,二叔。”
  “嗯,你先好好养着啊,我帮你联系联系。”说着那头挂了电话。
  也难怪老板,人家新车才开了一两个月,就被自己弄出这么大的事故来,人家没怪自己,就很给面子了,车修好了,当然要找个司机接着跑了,张军心里一阵怅然:意味着自己要和朝夕相处的悍威说再见了。
  “军,怎么了?”老妈问道。
  “老板又找了个司机,我失业了。”张军说道。
  老妈倒是没感觉什么:“这样也好,你还是在家里先养着吧。”
  晚上,老爸从地里也回来了,吃了饭,大家坐在一起,等着王二婶的回信,都去了几个小时了,怎么还没回来呢啊?
  “张军,以后要是结了婚,一定要好好对人家。”老爸说道。
  “是的,那是一定的。”由于常年在外面开车,像今天这样一家人坐在一起的机会不多,张军对父亲的话,自然是洗耳恭听,不敢说半个不字。
  院门开了,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
  “哦,二婶来了啊。”老妈赶快迎了上去。
  “张军,给二婶沏杯茶。”
  王二婶进来了,先喝了口茶,说道:“这事,要不是我,还真办不成。”
  “二婶当然是了,要不我怎么会托你办这事呢。”老妈恭维道。
  王二婶又喝了几口,咳了一下说道:“他爸说,当初相亲时张军说过的话他还记着呢,等张军先拥有了一辆车再说吧,他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受苦。其实就是在探你家的家底呢呗。”
  张军心中一惊:当初只是信口开河,说说而已,真的买车?不是三五万,而是三五十万,上哪里弄那么多钱去啊?原来吹牛也上税啊。
  王二婶转头看了张军一眼,黑痣上的黑毛跟着嘴在上下抖动:“我说了半天好话,张军这小伙子人不错,以后肯定会买得起车的,两个孩子都愿意,咱做父母的为啥要拦着啊。他爸就问小芳,小芳也说张军人不错,自然就是愿意啦。”
  小芳真好!张军暗想,以后娶了你,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。
  “看到小芳也没意见,后来他爸也松口了,说可以先订婚,但是到了结婚前,张军一定要有自己的车,否则,他是不会同意他们结婚的。”
  张军知道,小芳所在的村子里,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跑运输的,大都已经致富了,她爸这么说,也是有道理的,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过得幸福呢?
  “后来我看她爸那么坚持,也就同意了,咱们先选个日子,订了婚再说吧。”王二婶说道:“走一步看一步吧,我也是过来人了,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,她爸也就不再反对了吧。”
  真不愧是媒婆,这招都想得出来,不过我是不会那么干的,既然说了,那就一定要做到。张军暗想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22:20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六十八章 凑钱,买车
 其实不用小芳家里说,张军也是经过自己深思熟虑的,自己现在已经是一名半挂车司机了,一个月工资可以拿到四千左右,这工资在自己这个地方来说,已经算是比较高的了,但是想要有更大的发展,那就必须有自己的事业,或者说,有属于自己的车,否则,自己的技术再好,也永远是个司机而已,不会有更大的发展,要想发展,就得买车,虽然可能会辛苦一点,压力也要大一点,但是从长远来看,这是必须的,只要熬过了最初发展的几年时间,那么自己就会有进步,会有第二辆,第三辆车,甚至是自己的运输公司。
  所以,这一步,是自己必须迈出去的。
  决心已下,下来的就是克服困难了:钱的问题。买车不是过家家,那可是身家性命的赌博,弄不好,可别成了小芳二叔那样。前四后八已经面临淘汰了,公路上运输的主力绝对是半挂车,所以只能买半挂车,而这车,全下来得四十多万。
  送走了王二婶,张军和家人开始商量。
  老爸首先发话:“你想买车,这个家里是绝对支持的,但是家底你也知道,钱都是你妈保管的,看家里能出多少吧。”
  老妈也接着说道:“军啊,这几年你赚的钱,妈一分也没动,都给你攒着呢。”
  张军看了老妈一眼,心里充满了感激,自己赚的钱被老妈全数收回,自己还有点不乐意,手头连点零花钱都没有,太没面子了,原来是老妈怕自己乱花钱,都攒着呢。
  “前几年你在北京上班,总共给我交回一万块钱,给第一个老板开车,总共给了我一万五,后来陆陆续续涨工资,去年一共给了我两万,今年到现在一共给了我两万五,所以,这几年你的钱加起来一共是七万块钱。”
  七万?张军大吃一惊:太感谢老妈了,要是这钱在自己手里面放着,能剩下一万就差不多了。
  老妈接着说道:“家里都是种地的,也没什么钱,但是这些年来,为了给你结婚用,我也是积攒下来三万块钱,你现在要买车的话,可以都拿去,但是结婚的话家里就帮不上忙了,得你自己努力了。”
  也就是说,家里可以凑出十万块钱来了吧?张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  “为了给你凑钱,家里这几年平时连顿肉也舍不得吃,你回来了还炒个菜吃,你没在的时候,我和你妈天天就吃炖土豆,可千万别辜负了你妈的一番心意。”老爸说道。
  张军有点哽咽了: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,自己的父母为了自己,付出的太多了,自己一定要干出一番事业来,让父母过上好日子。
  只有十万块钱,那还是远远不够的,买旧车?张军否定了这个想法,现在市场上的旧车以前四后八居多,自重大,标载只能装不到三十吨,大载费用太高,对于拉煤来说,属于落后的车型了,而且,按照王师傅的说法,大载车只有几年的寿命,虽然买入的成本较低,但是后期的维修费用太高,市场上还没怎么有半挂出现,都在车主手里拿着赚钱呢,即使有,那一定是有毛病的车,比如出过大事故,或者车本身有问题,油耗太高什么的,所以买旧车这个方法是不可取的。
  新车?现在自己家这边,解放的车头是最多的,因为靠近东北,市场占有率高,配件便宜,维修方便。解放车系里面,最多的就是悍威了,虽然是老车型,但是自重轻,在计重收费的政策下,自重越轻,效益就越高,所以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悍威。还有一部分选择了最新的J6重卡,高大威武,很有气派,内饰也很豪华,但是自重大,车价很高。其他牌子的以欧曼最多,因为靠近产地北京,所以维修也方便,而且据说驾驶室做工不错,气囊减震座椅效果非常好,密封很好,别的车都是煤灰,只有他里面干干净净。但自重很大,九吨多,价格也不便宜。所以自己的选择还是以悍威为第一位的。
  想到这里,张军笑了:自己现在揣着这么点钱,就想买这买那,其实哪个也买不起。最便宜的悍威牵引头也得二十多万,挂车带轮胎得八万多,再加上手续保险什么的,得三十多万。即使分期付款,也至少得十七八万吧,所以,第一件事,还是得再去借点钱。
  弄不好,说不定自己也会破产的,但是,现在是到了自己放手一搏的时候了,为了小芳,为了自己的未来,为了父母能过上好日子,自己要去拼一拼了!
  想来想去,决定还是先找亲朋好友借点吧,首先自然是在北京开饭店的表姐了。
  张军还是很感谢这个表姐的,当初自己没车开,是她带自己到北京闯荡,练就开车的技术的。这个表姐对自己很好,现在还常常给父母打电话问自己的情况呢。
  张军拨通了电话。
  “表姐,还在忙吗?”
  “嗯,现在客人不多了,有什么事,说吧?”
  “我想买车自己单干了。”
  “嗯,不错啊,还是小军有出息。”表姐夸奖道。
  “可是,还得你帮忙啊。”张军有点不好意思,借钱的话还是终于出口了。
  “嗯,说吧,是不是缺钱啊?”表姐问道。
  “是的,还缺点,你能借我点吗?等我跑车了,就还你。”张军红着脸说,虽然她看不到。
  “我最近在炒股票,资金比较紧,多了也拿不出来,先借你两万吧!不急着还,你先用吧。”
  “嗯,真是太谢谢啦。”张军高兴得喜出望外,没想到表姐肯借给自己两万,这已经不是小数目了。
  “没别的事我先挂了啊,这边还忙。”表姐说着挂了电话。
  万事开头难,有了第一次成功的借钱经验,张军开始挨个亲戚打电话,但剩下的就不怎么乐观了,都是穷亲戚,答应借钱的也就一两千,总共加起来才不到一万。
  剩下的,怎么办?张军皱紧了眉头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22:45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六十九章 庞大汽贸
 万事开头难啊,只要迈下了第一步,才能迈第二步,所以,这一步,一定要走下去。
  把认识的亲戚朋友全部打了个遍,也没几个肯借的,这样,至少还有五六万的缺口呢,怎么办?这事不能让父母再操心了,自己的事,自己一定要想法解决了。
  还是先去一趟汽贸公司吧。
  张军坐上了去市里的车,和老板打听到,他的车就是在市里汽贸公司买的,所以先决定去汽贸公司问问。
  庞大汽贸,传说中中国最大的汽贸公司,各种车辆都有销售。果然,只从外面看,就非常大了,这还只是商用车的销售,巨大的院子里面挺满了各种卡车,轻卡,中卡,重卡,自卸车,牵引车,应有尽有,停在门口的,是一辆解放J6重卡,高大威武,上面还挂着条幅,解放卡车,赚钱机器,既直白,又很直接,买车就是为了赚钱的嘛。
  张军走到门口,里面已经有一个小伙子迎了过来。
  “这位师傅,你是来买车的吗?”小伙子带着职业的微笑,“里面请。”
  这个大厅干净整洁,各种厂商的标志贴在墙上,潍柴动力,法士特变速箱什么的,第一次进来,还真是有些震撼。坐在大厅一角的沙发上,接过小伙子递来的一杯水,张军还是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。
  “师傅,想买个什么样的车啊?”小伙子已经拿好了一摞资料,准备时刻递给张军解释。
  “是这样的。”张军定了定神,说道:“我想买一辆半挂,想先来咨询一下。”
  “嗯,现在买半挂的人特别多,您也是跑内蒙拉煤吧?”
  “是的,”张军答道。
  “我们公司的牵引车种类特别多,一汽解放,二汽东风,陕汽德龙,福田欧曼,北方奔驰,销量都很大,您想要哪一种?”小伙子很细致地说道。
  “别的我没开过,一直开解放的车了,我觉得悍威牵引头就不错。”张军说。
  “是的,咱们这边,悍威的销量是最高的,现在的悍威有不同的配置,报价也不一样,您想要哪一种?”
  张军想了想,把这几天思索的结果都说了:“锡柴290发动机,法士特九挡箱,4.444速比的457后桥,对了,我想要双后桥的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小伙子有点惊讶,“现在基本上接的新车都是前双的,这样自重轻,你为啥还要后双桥的啊?你买悍威不就是为了自重轻点啊?”
  张军笑了,这是自己仔细思考后的结果,在现在的政策下,确实可以多拉半吨左右,可是受力不平衡,二桥异常磨损,都是因为前双惹的祸,所以这只是当前政策下的产物,也称为政策车。据说山东已经实行了新的政策,前双按五十一吨标载,后双桥按五十五吨标载,这样前双便没有了任何优势,自己果断地选择后双桥,也坚信这是正确的选择。
  “发动机你要大泵机还是电喷机?”小伙子接着问道。
  大泵机还是电喷机?这个张军原来稍稍听说过,为了达到国三(国家实行的排放废气的标准,越高越严格)标准,有的发动机是靠废气循环来在国二机上实现的,属于投机取巧。而真正的国三机是靠电脑控制的,也就是高压共轨,电控喷射。
  “我要电喷机。”张军说道,这一定也是趋势。
  “按你的要求,这样的话,牵引头大概得二十四万左右。”小伙子说道。
  这么贵?张军暗暗一惊,只一个牵引头,就超出预算好多。老板的新悍威前双配合大泵机,才二十万刚出头。“要是前双的大泵机多少钱啊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那个二十万零五千,钢丝胎。”小伙子答道。
  “如果贷款的话,首付几成啊?”
  “我们最低可以做到首付三成,但是要是贷款的话,得交三万块钱的保证金,这个等你全部还完贷款后退还。”小伙子对于业务已经非常熟练了。
  张军飞快地在心里盘算一下,牵引头二十四万,三成首付的话就是七万左右,再加上三万块钱的保证金,就得十万,挂车全办下来得八万左右,再加上手续,没有二十多万是不可能办下来的。缺口太大了,怎么办?
  小伙子仿佛看出了张军的心事,说道:“我们公司还有一个新的方案,您打算挂车也在我们这里买吗?
  “挂车?这里不是只卖车头吗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为了帮助资金困难的用户,我们公司提供了一个新的方案,就是挂车也在我们这里订,当然,挂车也是梁山的车厂生产的,我们只是提供订单而已,然后,用户可以整车一起贷款。”
  整车贷款?张军眼前一亮,“怎么个贷款方式?”
  “车头大概二十四万,车斗大概八万左右,总共三十二万左右,全部按首付三成提供给你,这样,你只需要付十三万左右,就可以连车带挂一起搞定了。”小伙子笑呵呵地说道。
  张军心动了:这样的话,的确是个不错的方式,也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内。
  “你们老板怎么想出这么好的方法来的?”张军问道。
  小伙子说道:“好多来买车的用户都是这样贷款的,都夸我们这个政策好,这是老板由买房子得来的灵感,好多人贷款买了房子,可是没钱装修,所以有的开发商和银行联合好了,贷款时连装修的钱也一起贷出来,这样就不用担心后期装修没钱了。”
  “那你们也是和银行联系好的了?”
  “不是,我们是先给你垫付了买挂车的钱,相当于是你借了我们的钱,然后再还我们的钱呗。”小伙子说道:“这可是内幕,你可不能往外面泄漏啊。”
  “怎么样?决定今天订车吗?”看到将张军说得心动了,小伙子开始趁热打铁了。
  “这个,我想回去再商量商量。”只看了你一家,我得去别家再转转呗。张军暗想。
  “也行,不过现在牵引车特别紧俏,至少得提前半个月订车才有,你抓住时机啊。”小伙子说道。
  “外面不是停了不少呢吗?”张军暗想,你这奸商,还想蒙我吗?
  “外面的都是订出去的,比如最外面那辆J6,你明天再来,肯定就没有了,现在买车的人这么多,各种车都卖得特别火,工厂加班生产,还是供不应求,要不是我们老板有关系,根本就订不到车。”小伙子解释道。
  的确,很有可能啊,老板说他的车,也是订了一个多月才接到的车。
  “好的,那我今天就订了吧。”
  小伙子大喜,拿出一堆表格,开始让张军填写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23:07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七十章 雪中送炭
 坐在回家的车上,张军还回味在刚才的订车过程中,那一行行详细的配置,而且都可以贷款实现,自己现在手头的资金就差不多了,十三万就搞定了,很快,自己就可以拥有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辆车了,自己的事业,开始起步了。虽然利息有点高,分三年还清,每个月得还一万块钱,但只要车跑着,这点利润还是能挣出来的吧。
  不对,张军回味过来,即使这样,自己的钱还是不够,车回来了,办手续,上保险,再上路,至少还得五万块钱吧,别的不说,这保险就得三万多,保险是绝对不能省的,买车跑运输,不可能一日发家,但却可能一日败家,这保险,虽然有点多,但如果没上保险真的出了什么事,那就后悔莫急了。
 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,能找的都找了,能借的也都借了。再去哪里弄点钱啊?
  回到家里,张军一直闷闷不乐,已经给人家交了一万块钱的定金,车已经订好了。等过几天人家将车送来了,自己交了剩下的十二万就一分钱也没有了,总不能在家呆着不上路吧?
  “张军,这两天怎么没去找我啊?”随着熟悉的声音,走进一个熟悉的人来。
  “小芳!”张军站了起来,由于站得比较快,脑子有点晕,看来上次出事的伤还没有养好,又坐了下来。
  “怎么了?”小芳发现张军有点不对劲。
  “没事,有点头晕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我不是说你头晕,我看到你头晕了,我是说怎么看你那么哭丧个脸啊?”小芳问道:“还发愁呢吗?”
  “我今天去市里了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我知道,上午过来见你妈了,她说你出去了。”小芳回答道。
  “去市里干嘛了?是不是看市里的漂亮美眉去了啊?”小芳问道。
  “哪里啊,有你我就足够了。”张军说道:“我去市里看车了。”
  “真没幽默细胞,人家看你不高兴想逗你开心一下嘛。”小芳接着说道:“看车看得怎么样了?”
  “我已经订车了,悍威牵引头,和挂车一起订的,大概半个月就可以去接车了。”张军说道:“我和咱爸承诺过的,马上要实现了。”张军两只眼睛望着小芳。
  “啊?这么快?”小芳一惊:“你这也太迅速了吧?”随即心里一阵甜蜜:他一定是想尽快和我结婚,所以才这么快速地实现了父亲的要求的。
  “那你还愁眉苦脸的干什么啊?”小芳问道:“是不是钱不够啊?”
  “够了,够了。”张军不想让小芳替自己担心,要是让小芳父亲知道自己买车的钱不够,借了好多,万一反对了这门婚事怎么办啊?
  “瞧你那样,就知道你没说真话。”小芳说道:“你原来说过,不对我撒谎的,看来男人就是靠不住。”
  “不是,不是。”张军连忙解释道:“我是怕你担心,好吧,那我和你都说了吧,买车的钱借了一部分,暂时差不多了。”
  “那你还这么不高兴?是不是嫌我爸提的条件有点过分了?”小芳问道。
  “不是,不是,这是应该的。”张军接着解释道:“买车的钱虽然凑够了,但是车回来了上路还得花一笔钱,办理各种手续,上保险,什么的,所以钱还缺了点。”
  “就知道你是钱不够。”小芳说道:“那怎么办啊?还缺多少?”
  “还缺五万,我再想想办法吧,找别人再借点。
  “算了吧,看你这样,也借不出什么钱来了,给你这张卡,里面有点钱,拿着先用去吧。”小芳说着扔过一张建行的信用卡。
  “什么?”张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小心翼翼地拿过信用卡,生怕弄坏了上面的磁条,这是谁的钱啊?里面有多少钱?”
  “管谁的钱呢,你先拿去用吧,里面有五万,应该够你用了吧?”小芳说道。
  “五万?”真是雪中送炭啊,张军拿着信用卡,觉得有千斤重,“这怎么好意思呢?这钱,我不能拿。”张军将信用卡递给了小芳。
  “你这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啊?”小芳有点不高兴了:“你这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,除了我,谁还会好心借给你用啊?等你赚了钱,加倍还我就行了。”
  “不行,这么多钱,又不是一千两千,要是不说出怎么来的,我是不敢用的。”张军接着推辞,我又不知你这一大笔钱从哪里弄来的,哪里敢用啊。万一……张军不敢想。
  “你是怕我从家里偷的钱吧?”小芳问道。
  “没有没有。”张军连忙说。
  “什么没有,看你就是这么想的。”小芳说道。“好吧,那我和你说了吧,这钱是我爸给的。”
  “啊?他给的钱?为什么?”张军大吃一惊,自己的未来的老丈人要求自己必须买车,然后又让小芳给自己送钱?这唱得是哪一出啊?
  “我爸知道你一下拿不出这么多钱,但是话又说出口了,必须买车才行,所以他先拿出了一部分,就当是先借给你用了,以后赚了钱再还他。”小芳说道。
  “谢谢你,小芳。”张军感动得眼泪都差点要掉出来了,虽然钱是自己未来的岳父大人的,但是小芳一定在中间做了不少工作。小芳对自己,真是太好了!自己绝对不能辜负了她对自己的一番心意。
  “好了,别这么婆婆妈妈的,还像个男子汉吗?瞧你那眼里,是啥东西啊?不会是眼泪吧?都多大的人了,还掉眼泪!”小芳唠叨地说道:“快点把眼睛擦干了,别哭丧个脸了,还有啥困难,说出来一起处理,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嘛!”
  听小芳的话,感觉像是小芳要娶自己似的,自己倒像个准备要倒插门的女婿了。
  “应该没什么大事了吧?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。”张军说道。只等着车接回来,就可以加入内蒙运煤的大军,赚钱去了。
  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张军感到很意外,也很幸运,难题仿佛都解决了,但是,他还忘了很重要的一个问题,车,是需要人来开的,没有司机,车就是一块废铁,而跑内蒙,只有他一个人是不行的,但是好多的司机都自己买车了,剩下的司机和老板都是老交情了,上哪里再去找合格的司机呢?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24:02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七十一章 一(司)机难求
 钱的问题暂时解决了,虽然有好多都是借来的,但只要能借出来,以后挣了钱再还上就行了,这可以放到以后再解决,下一个主要的问题就是人了。
  人不是没有,人有很多。但是人和人是不一样的。张军对自己的经历很有感触,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半挂车司机,直接从驾校出来就开上重型货车,而且能开得好的人少之又少。因为经验,是需要一步步积累了,不积跬步,无以致千里。首先要开几年小轿车或者小货车,这是从驾校出来的第一步,一方面熟悉道路的情况,一方面熟悉各种情况的处理方法,遇到紧急情况,不至于手忙脚乱。接着是开中型货车,如自己以前开过的西北王,熟悉开大车的驾驶要领,如转弯半径的确立,如何看着后视镜倒车,重载下坡的要领。接着是重型货车,这是最重要的一步,重型货车马力大,档位多,载重大,刹车距离也大,要求很高,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换挡要迅速,处理情况要果断及时,还要有预见性。一部分人开小车开得很好,以为自己车技好,其实和大车比起来,简直就是九牛一毛,开重型货车,那才真正称得上是司机中的精英。单车开得不错了,才能尝试着开半挂。
  对于现在刚从驾校里出来的司机,张军可真是不敢相信,大部分都是花钱买来的,社会在进步,驾校也再进步,现在考驾照已经明码标价了:C1本四千,B2本五千。人都不用过去,只要交几张招牌就可以了。几个月后,驾照就到手了,货真价实,童叟无欺。要是找了个这样的马路杀手去给自己开车,上再多的保险也不放心。
  当初自己刚从驾校出来,苦于没车开,而现在马上就要档老板了,张军也提回到了当老板的苦衷:车就是放着不动,也不能找刚从驾校里出来的人开。记得有一次在八达岭上,他亲眼看到对面驶来的轻卡刹车都踩得冒烟了,还是空车,如果让这个人来开重型货车的话,那绝对是有去无回。
  怎么办?张军陷入了沉思之中,开了这么长时间车,他也认识了一大批司机,其中不乏技术娴熟,作风硬朗的驾驶员,可是,他不愿拆那些老板的墙角,而且,随着半挂车越来越多,好司机的工资也是水涨船高。现在得行情已经六千左右一个月了,养车的成本是很高的,贷款一个月就得一万,轮胎磨损也很厉害,两千三一条的轮胎跑不到一年就得换。如果再加上两名司机的工资,开销太高了,运费也不涨,不知会不会赔钱。
  还是当司机好啊,每个月领取工资,什么都不用操心。而当老板,什么问题都得想清楚,跑哪条线路,去哪里装货,什么时候保养,都得有条不紊地进行。不行,开弓没有回头箭,张军下定了决心:既然已经迈出了第一步,那就要坚定地走下去,前怕狼,后怕虎,永远也办不成事。我一定要做好,做成功,驾驶员不能省。
  张军拿起电话,开始打电话。
  “喂,丽哥,我是张军。”
  “谁?军啊?怎么?想丽哥了?”
  “是啊,丽哥,最近还好吗?”
  “不错,最近挺好的。”说着,电话里传来扑哧一声。“堵车了,没事。”
  “丽哥,还开车呢啊?在哪里开呢?”张军打探道。
  “你猜猜。”丽哥说道。
  我哪里猜得到啊?不过除了拉煤,还能干吗啊?“跑内蒙拉煤呢吧?”
  “哈哈,猜对了一半,是拉煤呢,不过不是跑内蒙,差了一个字,是外蒙。”
  “外蒙?那不是出国了吗?”张军吃了一惊。现在拉煤也国际化了啊?都跑到外国去了?
  “呵呵,没想到吧?我现在是每天都出国。”里面传来丽哥爽朗的笑声:“不过也不太远,离国界线也就五十多公里。”
  “那工资一定挺高的吧?”张军终于下定决心,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,如果自己给的工资低了,那肯定是不可能的。
  “一般般吧,每天都跑,一个月工资一万左右,有的时候能有一万五吧。”丽哥乐呵呵地说,很明显对现在已经很满意了。
  乖乖,跑外蒙的工资相当于内蒙的两倍了,自己可真的雇不起。“啥时候介绍我过去啊?”
  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
  又寒暄了几句话,两人挂了电话。
  这个不行了,再接着给别人打吧。
  把电话本上的打了个遍,也是一无所获,有的是自己已经买了车,有的是推脱不开现在的老板,总之,一个人也没找到。
  就自己一个人开?开玩笑,跑内蒙拉煤一般都是三个司机,两个在车上,一个休息。自己一个人跑?不累死才怪呢。不过要是司机实在不好找,那也只能退而求其次,找一个跟车的了。
  “呦,王二婶过来了啊?”外面传来了老妈的声音。
  “嗯,订婚这件事,经过我跑了这么几趟。都商量得差不多啦。”王二婶乐呵呵地说道。
  “那太好了。”老妈喜出望外。“快,里面坐。“
  随着声音。王二婶走了进来,张军也站起来迎接一下。
  “张军啊,买车的事情忙活得怎么样了?“王二婶问道:“这可是小芳家里的硬条件,虽然替你答应了,我这心里可还是很没底。”
  “订金已经付了,再过一个星期,就可以提车了。”张军回答道。
  “嗯,不错,”王二婶说道:“那司机都找好了吗?”
  “这不是正发愁呢嘛。”张军说道。“车太多,司机太少,工资太高,真是不好找。”
  “二婶有个侄子,一直想找车开,让他给你当司机吧!”王二婶说道,“也算是给你帮个忙。”
  “好啊。”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“他都开过什么车啊?”
  “开过教练车。”王二婶说道。
  教练车?这不废话吗?要是去驾校考试的话,哪个没开过教练车啊?“那他啥时候拿到的驾驶证啊?”
  “很早就拿了,都拿了两个多月了。”
  空欢喜一场:原来是个雏儿,刚从驾校出来,就想开半挂?真是笑话。“二婶,咱们这个车是重型车,需要A2本才能开,他刚从驾校出来,不是C1本,就是B2本,是没有资格开的。”张军找了个理由回绝了。请司机一定要谨慎,不是随便找一个就可以的,尤其还是个没经验的新手。
  听到这话,王二婶的老脸立刻耷拉了下来:“怎么不行啊?只要你同意不就行了?我侄子可聪明了,肯定没问题的。怎么?二婶的面子也不给吗?”
  老妈一看二婶不高兴了,赶紧过来劝到:“军,二婶她侄子是个好孩子,咱也缺司机,你就请他做司机吧。”一边说,一边给张军使眼色。王二婶可是不能得罪的,和小芳家的亲事还指着她呢。
  张军也看出来了,连忙说道:“二婶,我不是那个意思,好吧,让他来吧,不过,我有个条件。”
  “说吧。”听到张军同意了,王二婶缓和了脸色:“有啥条件?”
  “他的驾驶证确实不能开我的车,而且他的经验太少了,所以我只能偶尔让他在高速上开一会儿。他最多只能算是个实习司机,这工资肯定不会太高。”张军顿了顿说道:“第一个月先给他一千五吧。”他刚从驾校出来,有车开就不错了,自己给他这个工资也不算少了。
  “好说,好说。”王二婶笑着说道:“就当是他来给你帮忙了。都是自家人,好说话。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24:25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七十二章 准备接车
 等呀等,等呀等,黄花菜都凉了,自家想要的悍威还是没有消息。
  已经打电话催过好几次了,每次得到的消息都是别着急,别着急,很快就到了,这很快得也太快了吧?当初订合同的时候,说是一周就能到,现在都一个月了,还是没消息。对于这种不守信用的行为,张军也是无可奈何。订金已经交了,即使找他们去理论,除了等,也不会有别的说法,赔偿自己的误工费?想都甭想,人家是全国连锁的大公司,自己只是个小小的车主而已,这车对自己来说近乎身家性命的赌博,对人家只不过是九牛一毛。再说也的确是买车的太多了,不管有钱没钱,好多人都加入了运输这一行,今年的重卡市场如此之火爆,厂家加班加点生产,还是忙不过来。自己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了,再订别的车的话,还不知得再等多长时间呢,干脆,就在这一颗树上吊死好了。
  和小芳已经订婚了,在订婚酒席上,岳父大人语重心长地对自己说的一番话仍旧在耳边回响:“如今这个社会,钱不是万能的,但是没有钱,却万万不能。我也是希望小芳过上好日子,我相信,你父母也是。你开车技术不错,但如果一直都是给别人开车,是没有什么更大的前途的。比如说,我给别人做木工,得看东家的脸色,你给老板开车,也得看老板的脸色,要想有更大的发展,就得有自己的车,你原来和我说的话让我很有感触,开车,并不是你这一辈子要做的事,事业向更高一步发展,有跑运输变为搞运输,有自己的物流公司,我相信你,你要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,争取将自己的事业做大。”
  我的老丈人也太高看我了,张军想到,自己那只是随口说的,真的能做到那一步,成了个大物流公司的经理,那可真是上辈子的造化了。不过,要是真的能成功,就像德邦物流那样,连运输的车辆都是进口的斯堪尼亚,那也太有成就感了。
  正想着,电话响了,看了一下来电显示:居然汽贸主动给自己打电话了。
  “喂,您好,请问是张先生吗?”
  “是的,是我,车到了吗?”张军来不及寒暄,直接步入正题。
  “是的,我们刚和送车的师傅联系了一下,再有二十分钟就能到了,您什么时候来提车啊?”
  “到了?”张军心里一阵惊喜:终于到了。看了看表,已经是下午两点了,算了一下,坐车过去得两个多小时,就得四点多了吧。“我现在就过去,五点之前肯定能赶到。”张军感觉自己一分钟也不愿意耽误了。
  对方叹了口气,说:“那就太晚了吧,我还以为您离得比较近呢,因为您是贷款买车,所以还得办理一些手续,而五点以后银行就下班了,那您还是明天早上过来吧。”
  “好吧,那就明天早上吧。”张军也觉得这样是有点太仓促了。
  “那您明天来的时候记得带好身份证以及复印件,上次的购车合同,还有余款。”
  “好的。”
  放下电话,张军才平静下来。自己的第一辆车,自己人生路上的一个伴侣,马上就要成为自己的了,从此,自己要将自己的青春,奉献给自己的悍威了。
  一个人去可能会忙不过来,还是叫上王二婶的侄子吧,从明天开始,算是雇他当司机的头一个月了,看他干得怎么样吧。
  对了,他叫什么来着?张军一边翻着手机里的电话薄,一边想,这段时间脑子太糊涂了,王二婶告诉过自己的,自己还存在了手机上。一直翻到了最后:朱宁峰,不错,就是这个名字。张军按下了手机上的绿色按键。
  “喂,是小朱吗?”(怎么听得这么别扭啊?千万别拍砖)
  “是张老板吗?我等你的电话等了好久了。”
  “嗯,是我,明天和我去市里面接车吧,咱的车回来了。”
  “好的,那我怎么找你啊?”
  “明天我们早上七点在汽车站见面吧。”
  “好的。”
  联系好了司机,张军开始赶紧收拾明天携带的物品。
  其实不用怎么收拾,张军早已经把证件什么的收拾了好几遍了。携带现金不方便,所以办了一张信用卡,将十几万块钱都存在了卡里,以免路上有什么闪失,还有一个优点就是,刷卡不心疼,要是看着一叠叠的钞票装进了别人的口袋,还真是有点心疼。又拿了一千来块钱现金。很快,一切都收拾妥当。
  吃了晚饭,张军早早就爬上了床,只有休息好了,明天才有精力去接回自己的车,可是怎么也睡不着,比接新娘入洞房还激动。接新娘?对了,给小芳发个短信,这么大的事,得通知她,这才显得自己把她放在第一位嘛,再说了,这车人家也有股份的。
  “小芳,咱的车到了,明天我就去接车了。”
  等了一会儿,短信回来了:“是吗?那你今天早点休息,以后又该辛苦了。”
  “没事,车要到手了,我好高兴啊。”
  “快点休息!”
  ……
  拿着手机,张军慢慢进入了梦乡。
  真是个好天气,天已经放亮,碧空万里无云,张军看了一下外面的蓝天,感觉连老天爷都在给自己面子,知道自己要去提车,特意安排了个好天气。
  吃了点老妈做好的早饭,张军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,提着放好各种证件的小包,冲出门去。
  “妈,我走啦。”
  老妈看了看桌子,碗里还有半碗面条没吃完,唉,真是糟蹋粮食,要是平时,非得把你揪回来,今天,就算了吧。老妈拿过筷子,接着吃了起来。
  来到汽车站,远远地就看到一个人在车站门口四处张望了。
  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看那样子,大概有一米七五左右高,还略带稚嫩的脸庞,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吧,天有点冷,也可能是等着的时间有点长了,不住地在那里跺脚。看着张军越走越近,小伙子迎了过来:“你就是张老板吧?”
  “你是王二婶的侄子小朱吧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嗯,叫我小峰就行了。”小伙子有些腼腆地说道。
  “哦,小峰,早就等着了?”张军看他冻得通红的脸,问道。
  “是的,我怕误了咱的事,所以六点就过来了,那会儿车站还没开门,一个人也没有,我就在外面等会儿。”小峰说道。
  嗯,这个小伙子不错,张军对他的第一印象不错,人老实,也很守时,就是不知道开车技术怎么样。
  “走吧,咱们进站里面买票吧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我去买吧。”小伙子说着跑进了车站售票口。
  嗯,办事挺麻利,看来这次找了个不错的伙计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24:49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七十三章 初见情人
 上了车,张军和小峰坐在一排座位上。张军看着身边这个自己的搭档,没事闲聊起来。
  “小峰啊,今年多大啦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二十四了。”
  “都开过什么车了?”
  “嗯,从驾校出来,闲着没事,给姨夫开过两个月的三轮车。”
  三轮车?拿了个B2本,开了个三个轱辘的?张军有些不知说啥好了,这不是浪费人才嘛。
  “可不能以原来的眼光看三轮车了,现在的三轮车,顶得上原来的老解放了。”看到张军的表情,小峰解释道:“现在的三轮车,虽然也是三个轮子,和原来的三轮有天壤之别,十年前的三轮,最出名的也就是天目山,手扶式方向,八马力的柴油机,手摇起动,皮带加链条传动,半轴还没手指头粗呢,后轮也是450-14的轮胎,最多拉个一千斤,还怕把半轴压断了。而现在的三轮,带豪华驾驶室,单缸三十二马力柴油机,或者配490的发动机,五档变速箱带高低速,900-16的钢丝胎,断气刹,自己加装淋水,拉个七八吨下长安岭的陡坡都没问题,有句流行的话就是:别拿三轮不当重卡。”小峰一口气说了一大堆。
  “哦?看不出,你对三轮还挺有研究啊?”张军赞叹地说道。
  “那是,我小的时候,大概才十二岁,就开过三轮了。”小峰说道。
  “是吗?”张军也有点感兴趣了,没想到三轮里面学问也很大啊,“你十二岁就开三轮?那时候还是手摇起动吧?你摇得着吗?”
  “我爸给摇着了,我开着的。”小峰说道。
  “看不出来,你的驾龄比我还长呢啊?那你爸呢?现在干吗呢?”张军随口问道。
  “我爸前几年去世了。”小峰低沉着说道。
  啊?张军吃了一惊,唉,不知道的不能乱问,这不是提人家的伤心事嘛。
  张军不好意思再说别的了,转头望车窗外,一辆三轮冒着黑烟,慢吞吞地爬着坡,拉了满满一车的沙子,看那体积,也得有六七吨吧,还真是不少,以前的老解放,也才拉五吨左右了。
  终于来到了汽贸。
  和上次来的时候一样,院子里停着各种货车,张军边走边在里面寻找自己的悍威,转过弯,在一排自卸的后面看到了它。此刻,它静静地停在水泥地面上,但仍然掩饰不住自己渴望奔跑的意愿。前脸冲着太阳,阳光在挡风玻璃上留下了灿烂的反光。晶莹的大灯也在阳光下一闪一闪,这几辆牵引头里面,只有这辆是后双桥的,毫无疑问,肯定是这辆了。
  张军围着它又转了一圈,抚摸着它光滑的皮肤(驾驶室),仿佛抚摸自己的情人,不是仿佛,它以后就是自己的情人了,要陪自己走过好长的路。经过长途的跋涉,它的脚上(车轮)已经沾满了旅途的疲惫,可还是那么有精神,虽然没有J6那样高大威武,可在自己眼里,还是充满了阳刚之气,再低头看看底盘,粗壮有力的后桥,强大的法士特11509C变速箱,只是消音器有点缩水了,不如原来的大了。
  “张先生,这么早就来了啊?”耳边传来了声音。
  刚才光顾着看车了,高兴得把什么都忘了,旁边来人都不知道。张军转过头,就看到了上次订车时的那个小伙子。
  “嗯,是的,”张军接着说道:“这个就是我订的那个车吧?”
  “对,您眼光真准。”小伙子说道。“咱先进大厅办手续吧。”
  “不行,我要先检查检查车。”张军说道。第一次买牵引车,当然要先检查啦,即使路边买个菜还得看看呢,更何况是个车了。
  “呵呵。”小伙子笑了:“先检查车?这没问题,不过您要是检查出来啥大问题,还给您换不成?即使换,还得等一两个月,您还等吗?这车只要一出厂,基本上就等于是您的了,再说了,送车司机都给跑了这么远的路了,也没啥问题。您放心,咱这车质量绝对没问题。”
  张军一想,也是。不过还是不甘心:“不行,我就要先看看,这样心里踏实。”
  “也行,我给您打开车门。“小伙子说着拿出一把钥匙,打开了车门。
  张军伸手想接过钥匙。小伙子又说道:“不行,咱这钥匙,等办好了手续,才能放到您手上呢。”
  张军有点赌气,上了车,一看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:地板上到处都是瓜子皮,烟灰盒也断了,卧铺上面还被烟头烫了个窟窿,这送车司机的素质,真是低。
  “你上来看看,怎么这么乱啊?”张军冲小伙子说道。
  “我给你拿个抹布,擦一下就没有了。”小伙子看到张军有点不高兴,也觉得有点理亏,连忙说着,从旁边车的反光镜架子上拿下一块抹布来。
  “我来擦吧,”小峰接过抹布,站在地上,正好够得着地板,擦了起来。
  “那个烟灰盒我再联系一下厂子,下次送车的时候给送过来给你换一下。”小伙子说道。
 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,张军也不再说别的了,又仔细检查起来,仪表盘的膜还没撕掉,里面有几个小空气泡,自己开惯了悍威,对一切都非常熟悉,再检查一下右边,座椅下面那个满是线路的盒子是什么东东?
  “副座下面那个是什么啊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你要的电喷车,那个就是ECU了。”小伙子答道。
  “我初中都没毕业,你说那个英文我听不懂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就是电脑,这个懂吧,电喷车是电脑控制的,那个盒子可得小心看好了,那可是全车的脑子,线头有点松动都可能出问题的。”小伙子这回不再拽英文了。
  “再掀开驾驶室看一下发动机吧,”张军从驾驶室跳了下来,和小伙子说道。
  “好吧,你订的是普通液压翻转的,自己压吧。”小伙子同意了。
  “我来压吧。”小峰收拾干净了驾驶室,又过来主动请缨了。
  “你这伙计不错。”小峰也赢得了小伙子的好感。
  随着咯吱咯吱的声音,脑袋转了过去,发动机出现在了眼前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25:19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七十四章 高压共轨,最听电脑的话
 发动机还是比较崭新的。看着透着金属光泽的发动机,张军很是兴奋,这就是悍威的心脏了,以后悍威强壮不强壮,就看这个心脏的工作了。
  “这是高压共轨发动机,一定要注意及时保养,还有,油水分离器的水一定要及时放掉,加油要加正规加油站的油,否则,喷油嘴会早期报废的。”小伙子在一旁说道。
  “不是电喷车吗?咋又叫高压共轨了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这是一回事,”小伙子一看张军就是个外行,“高压指的是油泵的压力要比原来的高很多,共轨指的是六个喷油嘴用一根油管供过来的油。”小伙子说着指了指横着的一根粗管子,“就是这跟。”
  张军一看,果然,和自己原来开的车不一样,原来开的是大泵车,一个高压柴油泵输出六根高压油管,该给谁供油就给谁供油,而现在是一根油管,时刻充满了高压油,具体给谁喷油就看电脑的指示了。
  “这下放心了吧。”小伙子笑着和张军说道。
  “还是看看心里踏实。”张军说道。“好吧,我和你去办手续。”
  刷了卡,输了密码,只那么几秒钟的功夫,看不见的钞票就给了人家,换回了这个铁疙瘩,还签下了“卖身契”。要是贷款还不上,车就会被人家收回的。
  小伙子领着张军办好了各种手续,从库房里拿出了随车工具:“这个是随车工具,都给你了,你检查一下。”
  张军看了看,各种扳手,备用螺丝什么的,还很全。
  接着小伙子又拿出一个方盒子,招呼过来两个工人:“把这个给那个悍威安上。”
  “这是啥啊?”张军没见过。
  “贷款车都得安GPS嘛。”小伙子说道。
  “别说英文,我听不懂。”
  “就是全球定位系统,因为你是贷款买的车,所以得安装这个,你不论在哪里,我们都得知道啊。”
  “嗯,这是个好东西。”
  张军随着两个工人,来到车前。两人一左一右上了车,拆起仪表台来。
  “我给你们帮忙吧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不用了,不用了。”小伙子将张军拉了下来。“我们安装设备的时候,外人是不能看的,这是公司的规矩。”
  张军稍一思索,就明白了,看着两人在驾驶室里忙活,地方狭小,还是将车门关严了,明显怕泄露了秘密,如果自己知道安在什么地方,那只要自己把那个什么GPS拆除了,他们就找不到自己了,这也是汽贸的一种手段了吧。
  “对了,我怎么没有看到挂车啊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挂车?”对方仿佛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张军。
  怎么?我说错了吗?张军也迷惑了,“我不是连挂车一起都在这里订的吗?”
  “是啊,没错。”
  “那我说错了吗?怎么只见车头,不见挂车啊?”
  “当然了,挂车还在梁山呢啊。”
  “不对啊,合同上…”
  “合同上只说你在我们这里订的车头和挂车,可是并没有指明挂车在这里啊。”小伙子解释道。
  “我还以为都给我送过来呢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车头肯定会送过来的,因为这是厂家的责任。但是挂车只是在厂家订好了而已,所有的挂车都是自己去接的,厂家不负责送的。再说车头是长春产的,挂车是山东梁山的,两个离得太远了,想一起过来也不可能啊。”
  “原来如此,也就是说,我还得跑一趟梁山接我的挂车啊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不错,我昨天已经和梁山那边联系好了,你的挂车已经做好了,好像就差喷漆了,等你去了就好了。其实这样也不错,就当磨合车了。”小伙子笑呵呵地解释道。
  磨合车?我跑到内蒙也就磨合得差不多了。张军暗暗想到,可也没办法,合同里也没写着对方负责送挂车啊,那只好再跑趟梁山了。
  很快,那个全球定位的东东安好了,汽贸的人还拿了朵大红花,挂在了车前面,就好像接新娘子一样。从库房里拿出了鞭炮,围着车摆了一圈。
  对于这个举动,张军很高兴,这点彩礼送得太意外了,自己忙着接车,没顾及到这些,没想到这个庞大汽贸还真细心。
  “点着吧,图个喜庆。”小伙子和张军说着,递过来一支烟。
  张军接过烟来,小伙子又掏出打火机,给张军点着了。张军猛吸了两口,用烟头点着了地上的炮捻子。
  “劈啪啪,劈啪啪”鞭炮声响起,在这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,张军人生道路上的新时代终于到来了,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辆车。
  鞭炮过后,张军接过了小伙子递来的车钥匙,冲小峰摆了摆手,两人一左一右,上了车。
  心情有点激动,张军将钥匙塞进钥匙孔,顺时针转动,全车通电,各个仪表指针开始转动,除了转速表和速度表,气压表动了动,停在了四个格上,一会儿还得打打气,油量表指针没动,这也甭指望动了,一会儿出去的第一件事,就得加油去了。接着旋转钥匙,随着声音,座椅传来一阵颤动,发动机着火了。
  张军踩了几下油门,奇怪,发动机怎么没有跟着反应?转速表也停在了八百的位置不动。摇下车窗,喊道:“怎么油门没反应?”
  小伙子跑到车窗下面,向张军解释道:“国三高压共轨的车就是这样,电脑控制的,油门也是传感器,发动机刚着火,机油还没上来,此时电脑只允许怠速运行,等一会儿车热了,才允许提速,这也是一种防止抱瓦的措施。”
  听这么一解释,张军才明白:这电喷车,啥都得电脑控制,自己踩油门,还得电脑答应了才行?有趣。
  又着了两分钟,机油压力显示正常了,此时张军踩下油门,发动机跟着有了回应,张军又试了一下,猛踩了一下油门,原来的车的话,发动机会跟着怒吼,冒出两股黑烟,可是这个车,在电脑的控制下,对张军猛踩油门的行为,置之不理,转速缓慢上升,一点黑烟也没有,这电脑,真固执!
  气压上来了,张军松开手刹,挂入一档,缓缓起步。按了两下喇叭,和众人挥了挥手,开着自己的小情人,出了公司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中国重型车网 ( 渝ICP备06001360号 )

GMT+8, 2023-2-1 06:45 , Processed in 0.062500 second(s), 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