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卡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卡车相关的理由,或将注册名发QQ信息至825858940)
楼主: qq820501400

第一部卡车人的小说《卡车那些事》在线连载     [复制链接]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05:52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四十五章 第一次倒车 向左打?向右打?
 急转弯,对于牵引头来说,是非常容易磨损轮胎的。尤其是转弯加上坡,对于单驱的牵引头来说,简直就是要命。但是看这个煤场,也只有这么大的地方来安置地磅了。
  张军打量好了场地,下了决心。挂上一档,松开手刹,缓缓地松离合器,车头一颠一颠地起步了。拖着沉重的货箱,缓缓前行,发动机的轰鸣震耳欲聋。张军一直在贴着左边走,当车头和磅板平齐了之后,猛地向右打死方向,整个车头快和车厢成直角了,后桥传来一阵咯嘣咯嘣的声音,后桥在强大的侧向摩擦力的作用下,有些移位了,将后桥的直拉杆推得直响,真是有些心疼,但顾不上管这些了,张军猛踩油门,车头继续颤动着,冲上了地磅,跟着回正方向,悍威稳稳地停在了地磅上,刚刚好。
  张军拉好手刹,下了车,敲开地磅房的窗户,和里面说道:“师傅,过下地磅。”
  里面的人答应了一声,推开窗口一看,惊呆了,一张大嘴合不拢:“这,这也太玄乎了吧?”
  “怎么玄乎了?”张军暗想,这个人是不是还没睡醒啊?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
  “我这地磅是几年前安装的,主要是过前四后八用的,过半挂的地磅是最近才安装的,在对面呢,你这技术也太好了吧?你开到这里来,怎么开下去啊?”
  啊?张军吃了一惊,顺着对方的手指望去:是啊,不远处不是还有一个地磅吗?又长,又宽,前后都是直通的,开上去再开下来,再简单不过了。
  唉,张军拍了一下脑门:这可怎么办呢?
  “我给你过了吧,你可得看好了,倒车的时候别掉下去了。”对方从地磅的电脑里打出了发票,递给了张军。
  张军接过了发票,感觉沉甸甸的。都怪自己,没有看清楚,不过刚才天才刚刚亮,看得不是很清楚。也是可以原谅的,可是,怎么下去啊?
  看了看前方的那个地磅,一辆老斯太尔半挂开了过去,停在上面,过好了,再开下去,太简单了,唉,又弄了个大笑话。
  张军上了车,看了看还在后面睡觉的王师傅:还是别叫醒他了,否则,自己的这个笑话又会和那次吃错饭一样到处传开的。
  张军坐在了驾驶座椅上,看了看两侧的反光镜,狠了狠心,挂上了倒档,缓缓松离合,车箱缓缓地向后移动,挂倒档车头倒是没怎么跳。
  后视镜中,右侧的车厢越来越多,左侧的车厢越来越少,代表车厢在越来越向右偏了,怎么办?向左还是向右打方向?张军迟疑了一下,踩下离合,想了想,反方向吧?决定向左打方向。打多少呢?一圈吧。
  缓缓抬起离合器,张军向左转了一圈方向盘,车厢继续向右偏离得更厉害了,哇塞,要命,赶紧向右打死了方向。又向左偏离了,怎么办?再向左打点方向吧!
  不好!后视镜中,左侧的后轮已经挨着磅板边缘了。张军及时踩下了刹车,还好,没掉下去。不敢接着向后倒了,挂入一档,将车向前提了一小段,才敢接着向后倒。
  来来回回重复了三次,张军也没有将悍威倒回去,急得满头大汗。
  磅房的小窗户上,对方正在乐滋滋地看着自己出丑。
  唉,丢人就丢人吧。张军叫起了睡着的王师傅。
  “王师傅,倒车吧,我倒不好。”张军拍了拍王师傅的胳膊。
  “嗯?倒车?”王师傅迷迷糊糊地起来了。
  坐起来,用车内的毛巾擦了一把脸,王师傅清醒了一下。听着张军解释完了过程,拍了拍张军的脑袋:“小军啊,好好学着,看我怎么倒车。”
  王师傅先下车,绕着转了一圈,看清楚了所有的位置,然后跳到驾驶室。
  张军也下了车,在一旁观察着。
  王师傅打着火,轰了几下油门,先挂入了一档,将方向向右打死,车刚前进一小段,马上又向左打死,回正。半挂稳稳地停在了正中央。然后,挂入倒档,缓缓后倒,车屁股朝右扭了,马上就向右打方向,再回正,屁股摆来摆去,车头扭来扭去,却始终向后直行,两侧没差了多少。
  后轮已经下来了,该转那个三十度的弯了,王师傅踩了一脚刹车,观察了一下两侧的情况,接着轰了轰油门,继续倒车,向左打死了方向,车头朝后扭着,和车厢的夹角越来越小,都快成直角了,后车厢已经转了过来,车头还留在磅板上,王师傅接着向右打死了方向,左前轮贴着磅板的左边缘,下来了,车头也缓缓扭正,王师傅踩下刹车,挂一档,将车向前提回了正路。
  “真厉害!”张军冲王师傅伸出了大拇指,从始至终,也没看懂为什么那样打方向,只是看到方向动来动去,车头扭来扭去,就拐了出来。
  半挂倒车,自己必须学会!张军暗想。
  张军从右侧上车,和王师傅说道:“王师傅,这倒车真有技术含量,我还是没搞懂。”
  “慢慢就懂了,当初我开全挂开了三年,才学会了怎么倒车,相比而言,半挂简单多了。”王师傅说着,向远处的磅板驶去。
  “我们已经过了地磅了。”张军说道。“咱们直接卸煤去就可以了。”
  “不行,必须到那个地磅再过一次。”王师傅斩钉截铁地说道。
  “为什么呢?”
  “你又不是第一天过地磅了,这还不懂啊?每一个地磅都有误差,我们从刚才那个地磅过的,那么一会儿空车还得从他那里过,否则那个过重车,用这个过空车,肯定会有误差,多了好说,要是亏了呢?肯定得扣我们运费。”
  在这个地磅上又过了一次,果然,和刚才过出的数不一样,多了零点一吨左右,如果空车从这里过的话,至少会亏零点一吨的煤。还是王师傅是老江湖啊。张军暗想。
  再次过了地磅,悍威怒吼着,向煤堆开了过去,准备卸煤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06:17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四十六章 如此卸煤
 顺着煤山的路,开到了顶,张军跳下车,打开车厢门,“轰隆”煤掉了出来,然后招呼旁边的装卸工:“师傅,过来卸煤啦。”
  谁知几个师傅在旁边摆了摆手:“不用我们过去啦。”
  不用你们?难道要我自己卸煤啊?张军心想,不会又是要点好处吧?车头里有烟,给每人一盒?可是这里是煤堆啊,把煤点着了,就损失惨重了。
  正发着呆,轰隆隆的声音传来,一个铲车(装载机)开了上来。
  它来干什么?这里不需要他铲煤吧?四周都是平的,张军暗想。
  装载机开到了悍威前面,和张军说道:“把两边的门子都打开。”
  车厢是标准的十三米车厢,专供拉煤使用的,全部用瓦楞钢板包围,这样虽然自重大一点,但是结实,一共分了三段,每段一侧各有两扇门,里面用斜拉角加固,大厂出的做工还是比较不错的。从外面看,一边有六扇门,两扇对开的形式,就和四合院的院门一样,将栏杆向上抬起,拔出销子,再使劲一拽,门子就开了,比原来前四后八的车厢门好开多了,原来是插销式的,得使劲反复捣鼓插销,才能把插销拔出来,而现在的车门巧妙用了一个小机关,手柄一转,销子就自动出来了,方便多了。
  原来每次卸煤,都是靠一边卸,所以只开一边的门子就可以了。现在铲车师傅指挥起自己来了,让将两边的门子都打开,那就听他的吧。再看看那些装卸工,还是在一旁歇着。
  张军将另一边的门子也全部打开了,随着轰隆的声音,煤从另一侧溜了出来,这样两边溜出来的,也有十分之一左右了。漫天尘土,不用照镜子,张军也知道自己的脸上沾满了煤灰,又和煤黑子一样了。
  张军闪到一旁,就停装载机轰大了油门,向着车厢冲去。
  靠,干吗呀?这师傅没喝酒吧?想搞好莱坞大片啊?还没等这句话说出口,张军惊得目瞪口呆,铲车一边向前冲,一边将铲子举起,正擦着三段车厢的第一段的大开的两扇门中间。将铲子平推,铲子和车厢门是那么吻合,简直就像一对恋人在接吻。对正了,铲车接着轰油门,前脚(前轮)打着滑,兹兹地使着劲,将这一段的煤使劲向侧方推,轰隆!随着巨响,这一段的煤全部被推了下去,干干净净,从这边的开口可以看到对面的开口。
  太有才了!这是谁想出来的方法?原来每次卸煤,十几个装卸工得搞几个小时,现在,只需要铲车举起铲子,就解决战斗了!
  原来卸煤也可以这么简单,张军想起了那句口号: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。聪明才智是第一生产力!中国的劳动人民,永远是最聪明的,除了中国人,谁会想出这种办法来?
  正感叹着,铲车轰隆隆地将煤卸得差不多了,旁边的几个装卸工,才慢悠悠地走了过来,跳上车厢,做了做收尾工作:将铲车没有卸干净的煤铲了下来,很快,就将车厢铲得干干净净。
  张军看了看卸得差不多了,开始关车门。首先得将车厢边缘的煤弄干净,留一个鸡蛋大的煤块,就会卡在门缝里,到时候就关不上门子了。将车厢边缘弄干净后,将两扇门子对着关上,将栏杆手柄转九十度,就合上锁止的销子了,这要是在原来,得使劲推,甚至用锤子砸,才能将车门插销插好。简简单单的一个车厢,也是越来越科学,越来越合理了。
  张军挥了挥手,向王师傅示意已经全部搞定。
  王师傅拧开了电门,随着马达的转动,启动了发动机。热了热车,踩离合,挂入一档,松手刹,松离合,轰鸣中,离合器松到了头,车头跳了几下,就是不挪窝。
  糟糕,陷车了!
  张军在外面看得清楚,由于煤都被推到了一边,导致外侧的煤太多了,将驱动轮淹没了少半个。驱动轮只是在煤堆中空转,却是有劲无处使。
  悍威劳而无功,停止了努力。王师傅打开车窗,向张军喊道:“那铁锹铲一下驱动轮。”
  不等王师傅说完,张军已经拿着铁锹来到了打滑的驱动轮侧面。
  挖了一铲,煤又溜了下来,再挖一铲,又溜了下来,二十几铲下去了,大汗淋漓,却没什么起色,还是埋住了半个轮胎,怎么办?
  张军跑到驾驶室跟前,和王师傅说道:“王师傅,不行,这样整下去,没个半天挖不出来。怎么办啊?”
  王师傅冲着旁边的铲车一指,说道:“还是让铲车来帮忙吧,给咱推一下就出去了。”
  这主意倒不错,原来卸煤爬不出了,也是靠铲车来帮忙的。
  张军走到铲车前面,和铲车司机指了指车厢。还没说话。铲车师傅就伸出右手,摆了个“OK”的手势。发动铲车,来到了车厢后屁股的位置。按了下喇叭。
  前面王师傅也按了下喇叭,示意可以开始了。
  王师傅还是像刚才一样,挂档,松离合,驱动轮继续打着空转,想使劲爬出去,就是差了那么一小点劲,排气管里黑烟滚滚。
  后面的铲车轰了下油门,冒出一股黑烟,也开始使劲了,铲车的铲子推着车厢。两台发动机一起加油,牵引头冒着浓浓的黑烟,驱动轮一边打滑,一边向前蠕动,终于,憋足了所有的劲,缓慢地爬了出来,一出了刚才的煤坑,立刻像卸掉了万斤重担一样,轻松地行走了。
  张军向车厢后面看了一眼,刚才铲车那么使劲,会不会把车屁股插出几个窟窿来啊?那可就把新悍威给破处了。
  后面干干净净,除了煤黑,什么也没有。
  车停了下来,张军跑到车头边,从右侧上了副驾驶。一进去,就问王师傅:“刚才铲车使了那么大劲,咱们后屁股怎么一点事都没有啊?”
  王师傅吸了一口烟,轻松地说道:“太简单了,我们这是专门的拉煤货箱,所以车门的设置,就是为了铲车卸煤准备的,除了咱们,你看公路上跑着的其他车,哪个像咱这种对开的车门啊?同时,后面也为铲车准备了一个很合适的位置,焊了一块很后的钢板,专门为铲车推我们准备的,所以肯定不会损坏的。一会儿过了空车皮,你下去看看就找到刚才铲车的痕迹了。”
  原来如此,看了跑车也真是跑到老,学到老啊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06:53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四十七章 心忧炭贱愿天寒
 跑了几趟近途,就算是磨合了,接下来,该上主战场了。
  这趟张军和老板两人一起跑,王师傅回去休息了。
  又一次看到了内蒙的风光,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。那个大面包似的圆形屋子,就是内蒙的特色蒙古包。一只只白色的羊,组成了大片的羊群,点缀在碧绿的草地上,骑在骏马上的牧民,穿着民族特色的服装,拿着长长的鞭子,赶着羊群,这一切,那么和谐,那么美好,天地空旷,视野开阔,张军的心也比较清爽。
  空车还是比较好开的,直接档的法士特变速箱,轮边减速桥的后桥速比4.44,经济速度也就七十五,只要敢踩油门,还是可以跑到一百多的。为了赶时间,多跑几趟,所有的大卡车都开成了飞机,一个比一个快。张军在高速公路上开了几个小时,实在坚持不住了,停到了应急停车带,换上了老板开车,自己爬到后面的卧铺,很快就睡着了。
  睡意朦胧中,好像听到老板嘟囔了一声:挂车刹车好像不太灵了啊,这可是富华桥啊,还是自动调整臂,怎么回事呢?
  翻过身子,又睡着了。
  一觉醒来,已经是半夜,看了看侧面,一条条光柱挨着,车却没有动弹,不用说,又堵车了。越来越多的车跑到了这条黑金道路上来,运价越来越低,车却越来越多。
  看了看手机,不知什么时候,小芳又给发来了短信,只有几个字:“天凉了,多穿衣服,开车要小心。”一股暖流传遍了全身。此生,不再孤独。今后的人生道路上,会有小芳相伴。
  “真他奶奶的,鬼天气。”老板开着车骂了一句。
  ?张军心里打了个问号,从狭小的卧铺上坐了起来,看了看前面的挡风玻璃:大片大片的雪花,刷刷地打在了上面。内蒙的气候比河北要冷得多了,河北还是秋天呢,没想到内蒙就下起了鹅毛大雪。只是不知道,这场雪,是哪个窦娥哭出来的?是在路上的车夫吗?
  突然,张军脑海里闪出了一张脸:同村的王老汉的脸,满是皱纹的脸上,没有了鼻子,前面是平平的一块儿,据说是解放前到口外(即内蒙)贩卖牲口,冬天太冷了,戴着皮帽子,还是把没有遮挡的鼻子给冻掉了。心里咯噔了一下,希望自己不会落到这个下场。
  不过好像担心是多余的,虽然外面是鹅毛大雪,但是发动机还是热的,暖风将车内吹得还是很温暖的,穿着秋衣也没有感觉到冷。
  “这鬼天气,怎么下雪了?”张军和老板说了起来。
  “唉,贼老天要下雪,咱能怎么着啊。”老板说道。
  车流动了一下,两人心中一喜,老板踩离合,挂档,松手刹,松离合。悍威起步了,向前挪了没几米,车流又停下了。
  “这车堵得,看来今晚是够呛通了。”张军说道。
  老板瞅了一眼,点了点头:“是啊,上个月还很好跑呢,一天一夜就能一个来回,现在,三天跑一趟就不错了。”
  “这车都这么多了,运价一个劲地掉,怎么还是有好多新车啊?”张军说道。
  “是啊,现在的车分期付款,只要凑足了首付,就能接回新车来,所以好多司机都自己买车了,司机少了,司机的工资就上来了。可是买了之后呢?买卖又不好,每个月光是一万多的还款,一万多的司机工资,就让不少车主头疼了,大家都在等着冬天的到来,到了冬天,北京,天津,唐山,这些大城市用煤量就会激增,根据规律,运费都会涨一点,大家都在等着呢,要是冬天买卖还不好的话,那就肯定会有不少车主会破产了。”说着,老板点起了一支烟,抽了几口。
  看着外面的鹅毛大雪,张军想起了那首白居易写的脍炙人口的诗句:卖炭翁。
  卖炭翁,伐薪烧炭南山中。
  满面尘灰烟火色,两鬓苍苍十指黑。
  卖炭得钱何所营?身上衣裳口中食。
  可怜身上衣正单,心忧炭贱愿天寒。
  夜来城外一尺雪,晓驾炭车辗冰辙。
  牛困人饥日已高,市南门外泥中歇。
  翩翩两骑来是谁?黄衣使者白衫儿。
  手把文书口称敕,回车叱牛牵向北。
  一车炭,千余斤,宫使驱将惜不得。
  半匹红绡一丈绫,系向牛头充炭直。
  心忧炭贱愿天寒!外面越冷,车夫们反而越高兴,因为期待中的运费可能会涨起来,大家的心里就有了盼头。
  想到这里,心里有些发酸,张军也掏出了一支烟,吸了起来。
  车流还是一动不动。
  上铺上面,放了两个破军大衣,是平时修车时垫到车底下用的,张军灵机一动,和老板说道:“咱让车熄了火吧,否则太费油了,现在油价又这么贵,咱把这军大衣披上,就可以了,等车流动了,再发动车,这样可以节省不少。”
  老板扭头看了张军一眼:“呵呵,想法挺好,你说,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啊?”
  ?张军很是不解,老板咋这样说啊?自己可是一片好心啊!
  老板又使劲吸了两口烟,将烟掐灭了,叹了口气,说道:“前年也是突然下大雪,我被堵在了山上面,下不去,车一直发动着,等到天亮了,许多车都走了,可是我前面的车就是不动,我下去一看:车上的两个人,都被冻死了。原来他们图省油,把发动机熄火了,又不小心两人都睡着了,不知不觉中,就被冻死了。所以,有的时候,是不能怕费油的。”
  张军抬起头来,诧异地发现,一直都很坚强的老板,眼圈居然有些红了。
  张军默默低下了头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  突然,发动机有节奏的声音变调了,越来越低,仿佛喘着粗气,呼吸不上来了似的。两人脸色一变:不好!老板用右脚使劲轰了两下油门:没有反应!扑哧扑哧,发动机又喘了几下,不动弹了。
  两人对视了一眼,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恐惧,这种天气下发动机出了故障,那可是要命的事!
  怎么办?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08:45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四十八章 烤 烤 烤,司机的法宝
 老板将右手放在了钥匙上面,狠下心来,顺时针转动了一下。
  “嗡,嗡嗡。”马达在使着吃奶的劲,带动着发动机旋转,想把发动机再次发动。
  五秒,十秒,二十秒,三十秒过去了,没有听到发动机的轰鸣,也没感觉到发动机的颤抖,老板无奈地将钥匙松了回来,再转下去,电瓶和马达都会由于过热而报废的。
  过了漫长的两分钟,老板再一次扭动了钥匙。
  还是劳而无功。发动机肯定是出故障了。无法发动了,怎么办?
  不能再发动了,仪表板上面,电瓶灯已经亮了,代表电瓶已经处于亏电状态。最多再发动一次,电瓶就会处于极度亏电状态,无法带动马达了。
  怎么办?这可是新车啊,不至于才跑了这么几趟就出大故障吧?对于一汽解放,老板还是比较放心的,虽然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,大件还是考得住的。
  什么原因呢?为了省电,刚才已经把大灯关掉了,望着外面茫茫的大雪,虽然是黑夜,却也可以看得清楚了,再看了看反光镜上:已经有雪化成了水,然后又被冻住,成了一个个倒挂的小冰山。老板拍了一下脑门:“我明白了!”
  “明白什么了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外面那么冷,咱加的是零号的柴油,肯定是柴油冻住了!”
  “柴油冻住了?”张军已经坐到了副驾驶座椅上,摸了一下玻璃:好凉!差点就把手指粘在上面了。那是手指摸到了玻璃上之后,由于手指出汗,接触到了冰凉的玻璃,汗迅速地凝结成冰了,会将手指粘在上面。幸亏是玻璃,要是铁的话,肯定会扯下一层皮来。外面的气温,大概有零下十几度了。由于没有料到突变的气候,还加的是零号柴油,温度高于零度才能正常使用呢,这么低的气温。那个零号的柴油,肯定已经经受不住严寒,低温结蜡了,再加上国产的柴油品质不好,里面有水分,也会凝结成冰的。
  嗯!肯定是这么回事,那原因是找到了,怎么解决呢?
  老办法,烤呗。
  车内的温度已经降了下来,呼吸出的空气已经变成了白气。如果不赶快修好车的话,那这一夜都得挨冻了。既然分析到了可能的原因,那就得试一下了,这种天气,这个地方,叫修理工来是不可能的,只能靠自己了。
  两人披着破军大衣,拿着手电,打开了车门。
  好冷!一股风夹杂着雪花,吹了过来。两人分别从左右两个车门上跳了下来。
  不知不觉中,雪已经下了一层,踩上去软绵绵的。跳了几下,暖了暖脚,两人开始干活儿了。
  还是先升起驾驶室。张军将驾驶室翻转机构的保险打开,将液压杆伸到油泵里,一下一下,开始压动油泵,驾驶室随着压动,一颤一颤地伸出了脑袋,露出了发动机。
  “先把驾驶室支好!”老板说着,从左侧放进一根木棒,长短合适,正好支在驾驶室底部和大梁之间。
  “好了!”张军伸出了大拇指:老板想得真周到。驾驶室是靠液压油顶起来的,这么冷的天气,有可能会遇到液压油突然失效,那时驾驶室会嗖地掉下来,如果正好在下面修理的话,那就变成肉饼了。安全第一!这恐怕也是老板跑了这么多年车的经验了。
  张军伸出手,摸了一下,发动机这个铁疙瘩,到处都是冰凉,烤哪里啊?怎么烤?
  正想着,老板递过一个扳手:“将柴油滤清器下面的滤杯拆下来。”说着指了指一个带着三根油管的圆柱体。
  张军知道,那就是柴油滤清器了,里面有一个纸质的滤杯,负责将柴油里面的杂质过滤出去,让发动机吃到干净的“细粮”,否则,喷油嘴就会早期损坏。张军将扳手对准上面的大螺母,使劲转动了一下。心中一喜:还好!转动了。扳手转了两下,就松了劲,接着左手扶着下面的滤杯,右手继续转动上面的螺母,将下面的滤杯小心翼翼地拆了下来。
  从里面拿了出来,老板用手电照了一下:果然,里面的柴油已经被冻成了一块冰疙瘩。油路里面没有油了,肯定没法启动发动机的。
  老板拿出从车上带下来的一只破手套,倒了一点柴油,小心翼翼地用打火机点着了,用钳子夹着滤杯,烤了起来,一会儿,滤杯里面就化了,然后,又用钳子夹着燃烧的手套,顺着发动机的油管快速地闪动着烤了起来。
  这也是非常危险的步骤,不熟练的新手会意外地将发动机烤着了,整个车就会在大火中报废了。可是遇到现在这种情况,除了烤之外,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。所以烤之前,必须检查发动机是否漏油,烤的过程中,一是要快,二是要准。油管冻了,所以只烤油管,烤别的地方没用,烤的时候,快速闪动着来回烤,才能既给油管加热,又不至于太热了将油管烤着。一句话,这是个司机必须掌握的技术活儿。
  趁着老板烤油管的时候,张军端着滤杯,将滤杯安装在了原来的地方,将滤杯接满了柴油,拧好了螺丝。按了几下手动输油泵,又松开放气螺丝,排除了刚才混入油管中的部分空气。
  一切动搞定了,两人对视了一眼。“希望能成功。”张军暗暗对自己说。
  放下驾驶室,两人再次坐到了座椅上。
  老板将手放在了钥匙上,定了定神,果断地扭动了钥匙。电瓶的电已经不多了,如果这次还不能发动的话,那今天晚上肯定就会挨冻了。
  “嗡,轰,轰轰。”随着马达的转动,排气管冒出了一股黑烟,发动机终于启动了!
  “好!”老板叫了一声。
  危机并没有解除,没有其他方法的话,一会儿油管里的柴油又会被冻住的。老板踩了几下油门,松开手刹,向左打方向,离开了车流,逆行而上。
  “必须赶快到加油站加一箱负二十的柴油!”老板斩钉截铁地说。前面不远处,就是加油站了,必须马上赶过去加油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09:27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四十九章 天很冷,谁都很辛苦
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,终于开到了前面不远处的加油站,两人不分由说,跳下车,让加油员加了满满一箱负二十(柴油标号,表示零下二十度时可以使用)。听着柴油流到油箱的声音,两人才放下心来,这下不用担心冻油了。
  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夜!两人坐在温暖的驾驶室里,夏天非常讨厌屁股下面的发动机,躺着像睡热炕头似的,现在那是非常感谢发动机了,冷却水循环过来,输送过来了暖气。外面滴水成冰,驾驶室里面却温暖如春。
  外面天已经亮了,蓝天像是洗过了一样,非常的蓝,飘着几朵白云,路边两侧的草原上,已经是银装素裹,路上的雪已经被来往的车轮碾压干净,乍一看和往常一样,开起来却得小心翼翼,因为不少路段已经成了薄冰,那真是如履薄冰了。
  很快,玻璃上又结了一层霜,由于外面冷,里面热,驾驶室内的暖气在挡风玻璃上遇冷,便凝结成了霜,处理也很简单,用卡片刮一下,就都下来了,时不时地会遇到在路边停着的车,个个都翻起了脑袋—驾驶室翻转了过来,用喷灯在那里烤呀烤。由于昨天晚上太冷,不少车没有预防到,冻了油路还在处理。
  反光镜也结了一层霜,这个没法儿处理,于是看后面都是模模糊糊的。
  已经换到张军驾驶了,老板躺在了卧铺上,还没有入睡。
  “真讨厌,总是结霜。”张军自言自语说道,“要是想个办法,把霜去掉就好了。”
  “那太简单了。”老板接过了话茬。
  “怎么去掉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现在那些新车,J6啦,天龙啦,什么的,尤其是豪华配置的车,都是带加热功能的。”
  加热功能?那是什么东东?自己怎么没见过?
  老板接着解释道:“就是在玻璃上镶嵌了几条电热丝,打开开关,一通电,就加热,霜不就化了吗?尤其是外面的后视镜,都是带电加热的,据说那一个后视镜就一千多!”
  一千多?张军乍了下舌头:“那么贵?买咱这样的反光镜够买十个了!”
  正说着,前方出现了一个上坡,由于旁边小山的遮挡,这里太阳照不到,路面上的冰还没有化掉。
  张军心中猛地一紧张:考验自己的时候到了。
  半挂车,尤其是自己这种6*2车型,前两排转向轮,只有一排驱动轮,最害怕的就是冰面上坡了,因为所有的动力都是通过这一排驱动轮得到的,全车六根轴,只有一根有动力,在冰面上平路都很容易打滑,更何况是上坡!
  没有别的办法,张军稍稍减速,降到六档。和前车保持了一百米左右的距离,然后轰起油门,保持足够的动力,向山坡冲去。
  不成功,便成仁了。上坡必须平稳,不能轻易换档,否则造成的冲击很容易引起侧滑。半载的车最容易成功了,空车重力小,在冰面上提供的摩擦力也就小,容易打滑,重载则是动力不足,必须换档。
  张军心里念叨着:“不许打滑,不许打滑!”
  悍威呼啸着冲上了山坡,还好!行驶很平稳,随着上坡,速度逐渐降了下来,张军没有多踩油门,而是缓缓地轻抬油门,因为他知道,踩油门只会起到反作用,猛踩油门更是找死的方式:车轮一定会打滑的。走在冰面上,重要的是平缓,不能急,车速低了,要松油门来匹配转速。油门快松到头了,动力也已经有些跟不上了,发动机扑哧了几下,眼看“哮喘”就要发作了,抬头一看:运气很好,已经上到了坡顶。
  模模糊糊的反光镜里,后面紧随而上的一个欧曼,已经停止不前了。一看就是个新手,冰面上坡还跟着这么近,如果自己没上去,倒霉的肯定是他。走冰面路,还是北方司机有经验啊,尤其是东北的司机,一年中有大半年都是在这种路上行走的。
  擦了下脑门上的汗,张军缓了一下气:终于上来了。
  后面已经响起了有节奏的呼噜声:老板已经睡着了。
  一手刮了刮又结了霜的玻璃,接着前行。
  这么冷的天气,辛苦的不止有卡车司机们,还有我们可爱的好警察,在这么寒冷的天气,也还不回家钻热被窝搂老婆去,辛苦地工作着。望着前面闪着红警笛的警车,张军暗暗地想。
  看着悍威驶到了眼前,一个警察叔叔抬起右胳膊,摆了个漂亮的手势。
  “扑哧。”张军早有预感,踩住了刹车,拉起手刹。摇下玻璃。在心里问候了一下警察叔叔的直系亲属。带着微笑,递过了空皮驾驶证,里面早就准备好了五十块钱。
  常跑这里,哪个路口多少钱,早就熟悉了,所以只要递过钱,马上就放行了,要是不识趣,警察叔叔生气了,后果那是相当严重的。
  张军等着警察叔叔拿过钱,就会放行了。
  不料,警察叔叔拿过空皮,看了一眼,并没有说啥,又递了回来,而且还以一种灰太狼看喜洋洋的眼光看着自己。。
  张军有些纳闷,这条道不是第一次跑了,这里就是给五十啊,怎么警察叔叔没有收啊?怎么回事?张军看了一眼警察叔叔,一时间不知该说啥。
  沉寂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  警察叔叔掏出了罚单,“反光条不合格,罚款五百。”说着就要开票。
  “别啊,同志,这么冷的天,谁都不容易,您高抬贵手啊。”张军赶忙说道。
  “是啊。“警察叔叔呵了呵凉气,笑了,说道:“这么冷的天,不是平时,谁都不容易,也得给我多弄点辛苦费吧?别拿平时那点糊弄我,怎么着也得给我塞个红色的。”
  “好,好的。”张军马上换了另一个空皮,递了过去。在心里已经将他的三代旁系所有异性亲属都问候了个遍。
  “嗯,这还差不多。”警察叔叔抽出里面的红票子,递回了空皮,摆了摆手。放行了。
  “谢谢。”终于把狗狗喂饱了,张军嘴上陪着,踩离合,挂档,松手刹,悍威又轰鸣着,继续自己的征程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10:04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五十章 悍威雪夜上东胜
 肚子饿得咕咕叫了,为了赶时间,在车上已经吃过两碗泡面了,看了看路标,已经接近了呼和浩特,张军揉了揉自己的肚子,该找个饭店吃点饭了,人是铁,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啊。
  后面卧铺上,老板已经睡醒了,点起了一支烟,两人聊了起来。
  “这天气,终于冷了,这下北京天津需要的煤肯定多了,希望运费能涨点。”老板说道。
  “是啊,取暖啦,发电啦,肯定都需要煤的供应量多点了。”张军附和道。
  “咱们吃点饭去吧,吃了饭,直接到煤矿装完煤再吃。”老板说道。
  就等你这句话呢,张军心想。“前面就是饭店,我们吃点去吧。
  停好车,两人走进饭店,张军看了看手机:近二十个小时,才吃上一顿热饭。真是辛苦。这顿饭得吃饱,下顿还不知什么时候呢!点了个最爱吃的鱼香肉丝,烧茄子。这也是北方人的最爱了,只可惜这里的厨师做得不地道,这里的特色是涮羊肉,天冷了,围在涮锅前吃着热腾腾的涮羊肉也挺不错的,只是太浪费时间,所以两人还是要了几个炒菜,速战速决。
  吃完饭,老板已经通过电话和其他车联系了一下,由于跑了几趟近途,和前四后八散了,前四后八已经在东胜装好煤了,正准备往回返,运费一吨涨了二十块钱,这一趟就可以多挣几百块钱了,但是冬季烧低标号的柴油也贵,这样一算,到手里还是多不下钱。但涨总比不涨好。
  “咱们还是到东胜装煤。”老板和张军说道。
  “好的,就去东胜吧。”张军答道。
  老板坐在了驾驶座椅上,又该两人换班了,轮到张军休息。
  东胜离呼和浩特有二百公里左右,这边的道路不太堵,由于担心路面结冰,一路上速度都不是很快,到了煤矿,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,一个个拉煤车排着队,看样子,不下一百辆了,半天不见车流动弹,对面车道上,只有拉土的自卸在源源不断地开过来。
  老板裹着破军大衣,跳下车,和别的司机聊了起来。
  “怎么半天不见动弹啊?”老板问道。
  “好像说是开新的工作面,这不是拉土的车都在跑吗?很可能明天才会装煤吧。”一个小个子司机说道。”
  哦,明白了,内蒙的煤都是浅层煤,将表层的土扒开后,下面就是煤,所以成本很低,扒开一层土皮,挖完了煤,得接着扒土皮,现在暂时没有煤装,得将表层的土挖起来,装走,才有煤可装。虽说是浅层煤,也有几百米深,看样子今天是装不上煤了。
  “唉,这活儿,越来越难干了。”一个司机抱怨道。
  “那是,我都发愁这个月的贷款怎么还呢。”
  正说着,一辆小轿车开了过来,在满是大型货车的道路上,显得格外耀眼。
  “那是谁开的车啊?这么气派。”一个司机感叹道。
  开近了,哇塞,居然是奔驰,这一个车得几十万吧?虽然自己的车也是几十万,那是挣钱的家伙,人家这可是享受用的。
  “还用说啊,煤老板的呗!”一个司机说道。
  “是啊,据说这些煤老板,个个都资产过亿了,人家把地皮挖开,就是大把大把的人民币,哪里像咱们,辛辛苦苦干一年,还不如人家一天挣的钱多。”
  天黑了下来,又零星飘起了雪花。排队的车都不敢熄火,怕出了故障。
  张军已经醒了,又是一碗泡面,止住了肚子里的叫声。还没缓过神来,就听到前面的车响了响喇叭,车流终于开始动了!
  总共只有一个地磅,大家像打仗一样,你争我抢。谁先过了地磅,谁就可以先装煤。等待了这么久,谁都着急了。就这样,等轮到悍威过磅的时候,已经又过去了一个小时。
  过了地磅,离煤矿就很近了,到处都是明晃晃的灯光,矿上的探照灯,挖机的车灯,等待拉煤车的大灯,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  远处一台大型挖机还在挖表面的土,将土装到自卸车上,拉走,堆到很远的地方。近处是另一台大型挖机,在露出黑色煤层的地方挖煤,将煤装到半挂车上。看样子,煤层离地面大概有二百米深,也就是说,装完了煤,得爬这二百多米的陡坡。
  看着外面的雪花,张军皱了皱眉头。“这么下雪的话,回去重车,还得下张家口的几十公里的下坡,会很危险的。”
  “是啊。”老板接着说。“可是我们不干,好多人还抢着干呢,小心点吧。”
  “对了。”张军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:“这么冷的天,我们的刹车淋水也不能用了吧?”
  “呵呵。”老板笑了。“你这问题问得有点白痴。外面都滴水成冰了,我们的淋水箱要是加上水,用不了一个小时就结成大冰棍了,淋水当然不能用了。”
  “那我们下坡靠什么?”
  “所以得比平时再低一个档位,再加上排气制动,偶尔来脚刹车,只能靠这些了。刹车淋水冬天是不能用的。”老板说道。
  “那要是白天气温高一点,是不是就可以用了?”
  “我们用没关系,但会害死好多人的,还是不用的好。”
  “为啥啊?”
  “白天气温高于零度的话,刹车淋水确实可以用,但是淋水到了路面就会把路面弄湿,到了晚上,路面就会冻成冰,你愿意在下坡的冰面上开车吗?阎王也不收你也不成了。”老板接着说道,“我们是绝对不干这种损人利己的事的。但是不能保证别人不干,所以下坡时一定要小心。”
  正说着,轮到悍威装车了。
  老板踩离合,挂入一档,松开手刹,缓松离合器,悍威慢慢地起动了,顺着用煤垫成的道路,向下面的挖机开了过去。
  车的位置也很讲究,离挖机远了,挖机够不着,离得太近,挖机转过来的时候很容易碰到车厢,老板将车厢甩正,稳稳地停在了合适的地方。
  摇下玻璃,老板冲挖机大声说了句:“标载,四十吨!”冲着对方伸出四个指头。
  对方点点头。随着“轰隆”煤块掉入货箱的声音,挖机开始喂悍威“吃饭”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10:50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五十一章 雪天慢行
 大挖机装得很快,铲了三十多铲子,就给悍威发信号了:嘟嘟响了两声喇叭,老板启动了发动机,时间不长,气罐的气还足够,放开了手刹。缓缓启动,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弯,向来路开了过去,没走几米,就要上坡了。
  悍威卯足了劲,向坡上冲去。这么短的距离是冲不起速度来的。只加到了三档,就升到了坡上面。随着上坡,动力明显减弱了。老板踩着油门又轰了几下。后面黑烟变大了。跟着抬起油门,向前推到空挡。跟着轰了脚空油,向左拉变速杆,柔和地推到二档,接着轰油门。悍威喘着粗气上到了一半。又换到了一档。这下劲头足够了,甚至还提了提速,爬上了这个大坡。
  赶去过磅,磅房上面显示的数字让两人很郁闷:五十六吨。标载是五十五吨,意味着还得卸去一吨,这样一路上还会顺利点。
  老板将车开到一边,停稳了。和张军两人顺着货箱的梯子爬到货箱上面,拿着铁锹,将煤向下铲。装车时有挖机相助,很是痛快。这装多了卸煤,可就不简单了。挖机一铲子下去,就是一两吨(美国进口的大型挖机)。而卸煤,一铲子下去,最多也就二三十斤。而且,一铲子下去,煤灰飞扬。穿着厚厚的军大衣,一会就捂出了一身汗。两人却都不敢脱掉。怕一会冷一会热会感冒。胳膊也酸了。铲了二十分钟,觉得差不多了。两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。顺着额头流下来的汗,混着煤灰,都流到了衣服里,痒的难受。要是能洗个热水澡,该有多好。
  “希望这次差不多了。”张军说道。
  王师傅发动车辆,再次踏上了磅板。望着红色的数字,张军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上了:千万别再多了,要是多了还得卸掉。
  还好!刚刚五十五吨,张军拍了拍脑门:谢天谢地!
  开了票,悍威踏上了返回的路。
  两道光柱射亮了漆黑的夜空,雪早就停了,气温还是很低,虽然路面在白天已经被撒过了融雪剂。但到了晚上,很可能又再次结冰了。两人都是胆战心惊。这种路面,危险得很,跑不起来,怕跑快了出状况来不及反应,又不能跑得太慢,否则容易被追尾。看了看表:已经凌晨四点多了。
  “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歇一会儿,天亮了再走吧!这要是上了高速,更危险,说不定高速已经封闭了呢!”张军建议道。
  老板想了一下:“好吧,咱们在前面的加油站歇一会儿吧!”
  ……
  天亮了,天气出奇地好,碧空万里无云。在连续了两天的坏天气之后,老天爷终于露出了笑脸。天公做媒,两人的心情格外地好,在路边饭馆吃了点饭,又上路了。
  没走多久,就堵车了。还好,虽然堵着,时不时地还动一动。像乌龟般挪动了半个多小时后,终于看到了堵车的源头:出事故了。昨晚的鬼天气,祸害了不少人。
  三个大货车撞到了一起。第一个是东风天龙,被后车追尾。问题还不大,驾驶室完好无损。追尾它的解放蛤蟆,就惨不忍睹了,尖尖的脑袋已经伸进了东风天龙的屁股里了,玻璃碎了,还有几摊血迹。这个同行,估计够呛了。再后面是一辆北方奔驰,斜着扎到了蛤蟆的屁股里。脑袋和身体折了一百四十度的弯。驾驶室已经整体后移了一截,看来问题不大。军工产品质量还是有保障的。所有的车都在追求轻量化。塑料件的比例越来越大。只有北奔的驾驶室还是铁疙瘩。
  两人对视了一下,心里都暗自庆幸:真是侥幸。如果昨晚急着赶路,说不定和他们视一样的下场。一路上又遇到了机次事故。甚至还有一辆车摔到了路基下面。吊车正在准备将它吊上来。驾驶室严重变形。这个同行,估计也挂了。“咱们这么辛苦,是为了。也得有命来花才行啊!”张军感慨说道。“那是啊,不过今天的路好走多了。过了呼市,气温应该会更高点。老板说道。
  接近了收费站,又该老办法:跳磅了。
  过路费是按重量计算的。一路上的路费会占到运输成本的三分之一以上。外国的绝大多数公路都是免费的,只有在社会主义特色的新中国里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:高速公路的暴利程度已经超过了房地产行业。
  跳磅,也是大家迫不得已采用的手段,运输成本这么高,能省就省点吧。半挂跳磅,相对单车来说,要方便得多,因为半挂是由两部分组成的,平时起步都要跳,更何况需要它的时候呢!
  老板将前轮稳稳地停在了磅板前面,轰了几下油门,挂入了极少使用的半档。半档也是大型车辆一个特殊的档位,比一档还要低,可以获得更大的扭矩。猛地抬起离合,悍威的脑袋猛地向上一抬,前桥钢板弹簧猛地松了劲,前轮跳了过去,老板稍稍松了一下油门,跟着又是猛踩了一下油门,这中间的时间把握得必须相当精确,因为这是前双转向的车型,前面两排都是转向轮,一轴跳了过去之后,还要跟着跳二轴的,松油门晚了,刚好二轴砸在磅板上,那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,前面跳出的重量都被后面砸回去了,说不定还会多砸出几吨来,如果松油门时间早了,一轴还没过去呢,那就起不到作用了,张军只感觉到驾驶室颠了两下,一轴和二轴都跳了过去,老板全松开油门,跟着摘出半档,挂入一档,踩油门,加速,再松,换入二档,在这短短的十几米的距离内,加到了三档,待后轴开到了磅板上之后,果断地拉动了断气刹,后桥拖着刹车印,冲了过去。
  “四十一吨”,看了看前面的显示,张军对老板的技术佩服得五体投地:这次跳磅非常成功,连跳带磋,轻了十多吨,这可是不小一笔白花花的银子啊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11:30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五十二章 再进北京
 更大的考验在前面等着:那就是张家口境内几十公里的长下坡。
  淋水是肯定不能用了,只能用低档位憋着,再开着排气制动。如果路面有冰,即使排气制动也是相当危险的。排气制动是通过堵排气管来使发动机的阻力反作用于车轮,降低速度。如果路面有冰,那驱动轮受到的摩擦力会相当小,就会打滑了,憋着劲的发动机马上就会憋死了,发动机一熄火,那全车就完蛋了:方向没有助力,会打不动方向盘,没有了高压空气,离合,刹车都踩不动了,那就直接见马克思了。
  还好,一路上不时见到路政的车子再除雪,撒除雪剂。对于这批披着羊皮的狼,平时是很害怕见到他们的,一旦遇到了,会被咬得鲜血淋漓。而在这种情况下,这些大尾巴狼还算是干了点儿好事。虽然下过雪,但是还没有进入寒冬,所以温度还不算特别低。已经接近了正午,路面虽然有点湿,于行车已无大碍。
  现在路边歇了一会儿,重整旗鼓,开始了又一次下坡之旅。
  下长坡,遇到的最大难题就是刹车过热,好多战友都是倒在了过热的刹车上。下坡过程中,如果不加以控制,高处的重力势能会转化为动能,速度越来越大,所以必须减速。最常见的是踩刹车,可是刹车片和刹车鼓摩擦的过程中会越来越热,摩擦生热嘛。刹车片是由石棉材料制成的,如果太热了,那接过就是起火。刹车片是靠压缩空气推动刹车分泵的,虽然半挂车的气瓶比较多,主车有四个,挂车有三个储气瓶,但是相应的刹车分泵也多,六根轴,十二个分泵,储气容量还是相当有限,反复踩刹车会急剧消耗压缩空气,大于打气机打气的速度,那么气压就会不足,一旦气压不足,刹车也就没有了,所以必须要有其他的手段来保障安全,国产车最常用的就是低档位加排气制动配合使用了。任何车辆,如果空挡下这几十公里长的坡的话,那个司机只能是嫌自己命太长了。
  平时下这些坡都是挂六档,开排气刹,带刹车淋水。现在天冷了刹车淋水不能用,所以张军特意降低了一个档位,用五档憋着,缓慢下坡。
  “咱们这么下坡肯定没事,十次车祸九次快,只要咱速度低点,应该没问题。”张军说道。老板已经爬到了后面的卧铺上,换张军驾驶了,老板摇了摇头,说道:“其实如果速度太慢了,也不一定安全,咱能控制着没问题,可是后面的车呢?后面的车太快了的话,如果没路可走,照样是要撞咱们的啊。”
  “那倒也是,那我摘成空档?”张军开玩笑地说道。
  “别,你不要命,我还要呢。要是空挡这样下去了,能不能找到咱们的尸体都难说,肯定在山沟底下埋个几万年,说不定就成化石了。”老板也开玩笑道。
  坡更陡了,张军全神贯注,如临大敌。发动机嗡嗡地颤抖着,已经被憋到了两千多转,一切都在控制之中。
  正说着话,后面响起了呜呜的喇叭声,张军瞅了一眼:一辆新奥威。奥威和自己的悍威都是解放的j5系列,最大的区别就是那个冲着天的排气管,看起来非常有气势,就像变形金刚里的擎天柱。
  新奥威潇洒地超了过去,看着屁股上的放大号:又是个外地车,不知道这里的厉害,这种天气还敢开这么快,急着投胎去啊?又看了一眼:奶奶地,真是个祸害,难怪这个车开得比自己快,开着刹车淋水呢,它自己下去了,把路弄得更湿了,现在还好说,要是到了晚上,结了冰,非得出事不可。
  张军真想追上去好好教育教育这个车的司机,怎么连点公德也没有啊?这不是祸害大伙儿吗?可是人家早就跑没影了,自己还是慢吞吞地下坡吧,安全是最重要的。
  就这样,平时跑三个小时的路段,整整跑了五个小时。还好,一路无事。
  这次卸货的地点是北京五环边上的一个公司,对于北京,张军可是轻车熟路了,早年开着小货车几乎走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。况且,看现在这情形,到了那里肯定是晚上,也不用等着了,否则大货车晚上不让进京,还是很麻烦的。
  过了张三营收费站,张军学着老板的方式跳了一次磅,一下就显出了差异:自己只轻了三吨,不过,这也行了,总比原重要少掏点过路费吧。
  又爬过了惊心动魄的八达岭之后,终于眼前出现了北京的地界:延庆。虽说和自己所在的县紧挨着,但是沾了北京的光,和自己所在的县真是天壤之别。这年头,只一个北京户口,就是好多人为之奋斗的理想,更别提北京的房子了。北京,祖国的首都,政治,经济,文化的中心,全亚洲乃至全世界都是非常闻名的。
  现在,车轱辘已经踏入了神圣的地方,首先要注意的,还是警察叔叔了。还好,一路上只交了几次买路钱。
  过了回龙观,西三旗,上了上清桥右转,终于驶上了五环,不远处就是圆明园了,虽然天色早就黑了下来,路上还是灯火通明,真不愧为北京。圆明园却在远处的黑暗中沉默着。原来在北京开车时,张军来过几次,一直也没有进去过,康熙盛世的见证,十六万平米的景观,曾经的一切,都在1860年成了终结,中国屈辱的一页,现在成了遗址公园,惊醒国人:天下虽安,忘战必威!
  接着是颐和园,当年那个不知羞耻的老女人:慈禧太后,动用海军经费重建颐和园,最终导致山河破碎。国家,一定要掌握在有远见的人手里。而现在,高层不知道,低层已经变了味儿。张军不敢想这些,自己只是个小小的司机而已,看到的也只是一个小小的世界而已,只要吃饱喝足,衣食无忧,那些大事,不是自己该想的。
  张军点了一支烟,整理了一下纷杂的思绪。开车,不能走思!
  过来杏石口桥,右转,上了杏石口路,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11:56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五十三章 九十度倒车
 这是一家小单位,说得更直接点,就是个大澡堂,一个四层楼的澡堂,桑拿啦,什么的,原来在北京跑的时候没注意过,看来规模还挺大,真搞不懂弄个澡堂还可以搞出这么大的名堂来。
  前门肯定是不能进啦,那都是一排排的高级小车,楼外面还悬挂着一个大的屏幕,里面正在放着激烈的舞蹈,一个流浪汉,正静静地在路边看着里面的女人扭来扭去,屁股左转右转,看得目不转睛。
  到了北京,就到了灯红酒绿的大世界啊,只是,这种地方,不是自己能消费得起的啊。自己来这里是给人家送煤的,再看看自己:脸上,手上,衣服上,到处都是黑,如果自己从正门进去,肯定会被保安请出来的。还是找卸货的地点吧。
  其实找卸货点也非常容易,自己拉的是煤,只要看到哪里有高高的大烟囱就对了。张军一眼就望到了它的烟囱在后面,那么卸货点应该绕过这楼在后面的街道上。
  张军开着悍威,右转,右转,再右转,就来到了后门口。
  可是看着后门口,张军皱起了眉头:这个地方太小了,路也很窄,也就容下自己两个车那么宽,后门口过一个单桥自卸还没问题,对于自己的半挂来说,很悬,而且,也没地方过地磅。这煤怎么卸啊?
  提货单上有对方的电话,张军打通了对方的电话。
  “喂,您好,是王经理吧?从东胜的煤过来了,怎么给您卸了啊?”张军礼貌地问道。在北京呆的时间里,也学了不少礼貌用语,这可是首都,说话得斯文点。
  里面传来了女人的叫声,对方答道:“卸到锅炉房旁边的煤堆上就可以了。”
  “那还没有过地磅呢啊?”
  “不用过了,只要封条没坏,直接卸吧。”
  “那我到哪里结运费呢?”
  “卸完了,直接到前台,把货单给小赵,让她给你结运费。”说完,对方把电话挂了。
  这也太简单了吧?张军暗暗地想,从来没碰到过这么爽快的主,看来对方也是急着“爽快”去了。
  后门开了,一个老师傅从里面出来了,绕着车转了一圈,敲敲张军的车玻璃,张军摇下车窗。
  “把车倒到里面,把煤卸了。”老师傅说道。
  “这么小,倒得好吗?”
  老师傅笑了:“那得看你技术怎么样了,前几次有一个小伙子一下就倒进去了,也有一个倒了半夜天都亮了也没进去,最后卸在路边了。”
  这不是考验我呢吗?到目前为止,张军基本上没有怎么倒过半挂,因为平时拉煤,卸煤的地方都比较大,直接向前开转弯就出来了,没遇到过这么狭小的地方。怎么办?看了看老头那讥笑的眼神,不能让他看不起,倒就倒呗!
  张军先下车,看了一下大致的位置:自己得先向前开,开到车尾和门相齐了之后,就开始向后倒,转个九十度,车身正对大门,应该直接就进去了吧。里面确实没多大地方,车尾进去了之后,车头也就和门平齐了。
  “这地方怎么这么小啊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原来这里只是个小澡堂,还能有多大啊?现在干大了,盖了楼,装了大锅炉,放煤的地方当然就更小了。”老师傅说道。
  张军看准了地方。再次上车。
  后面卧铺上的老板已经醒了,揉了揉眼睛:“怎么样?要倒车是吧?要不我来倒吧。”
  那怎么可以,要是都靠你,那你还要我干吗?张军暗想,“没事,我倒吧。”不就是反方向吗?王师傅已经教过我了,简单!
  松开手刹,张军挂入一档,缓缓起步,一边向前开,一边看反光镜。大城市就是好,虽然是晚上,路灯照得和白天一样,反光镜里看得清清楚楚。
  看着后车厢已经过了大门,张军踩下了刹车。“扑哧。”随着高压空气的声音,车身应声而止。踩下离合,向左拉变速杆,再向后拍了一下,挂入倒档。
  等等!先想一下,想向右倒,既然是反方向,那就是得向左打方向盘了?张军左脚缓缓抬离合器,右脚缓缓踩油门,车身开始颤抖着向后动了,张军两手转动方向盘,向左转了三圈,方向向左打死了。
  眼角瞅了一眼老板:他已经坐起来了,也在不停地看着反光镜。
  操作正确!向左打方向盘,车头向左倒,后屁股乖乖地向右动了,果真就是反方向!张军心里一阵激动,会倒半挂车,自己的技术就会到达一个新的境界:证明自己已经彻底征服了半挂车。
  车厢向右,车头向左,车头和车厢的夹角越来越大。右侧后视镜里,车厢越来越近,已经看不到仓库的门口了。怎么办?张军一下慌了手脚,不对!这样下去,车头和车厢夹角大于九十度,非得撞上不可!
  “快向右打死!”老板命令道。
  张军随着老板的声音,一边踩下离合器减速,一边向右打死方向。
  果然,车头和车厢的夹角乖乖地变大了,右侧后视镜里的视野越来越大。
  不好!张军猛地踩死了刹车。刚才自己的操作,车厢已经转弯过度,车厢尾没有进入大门,而是偏了一边,自己再晚踩一秒,车厢和大门就亲密接触了,对方的墙恐怕就灰飞烟灭了。
  张军擦了擦额头的汗,挂入一档,倒车已经不行了,再向前开一开吧。
  幸亏是晚上,这条路上没什么车,刚才不知觉中,悍威已经横跨在了马路中间,车头向右,车尾也向右,成了个弓形。张军松开离合,向前缓缓开,同时向左打方向,先把车摆正了再说!
  无奈路太窄了,刚向前开了两米,车头还没正,就到头了。
  再向后倒吧!朝哪边打方向?张军已经糊涂了。
  老板在后面发话了:“还是我来开吧,你看我怎么操作,多学着点,半挂倒车,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”
  张军红着脸,跳下了车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14:31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五十四章 绝招:车头当作方向轮
 下来转了一圈,悍威孤独地矗立在马路中央,后车厢和牵引头相互扭着,仿佛谁都不服谁似的。这样下去,自己恐怕永远也倒不进去了。还是看老板怎么倒车吧。
  刚才的车已经偏离了大门,所以第一件事就是将车尾对正大门。车头已经到对面的马路边了。所以还得倒车。
  老板挂入倒档,松离合,缓缓倒车的同时,将方向向右打死,只见车头向右转,磨盘跟着回位,顺利地将车屁股向左偏了,又向后倒了一米,车屁股顺利地进入了那扇狭窄的大门,但是车头和车厢的夹角已经很大了,跟着老板又将方向向左打死,车头顺利地摆回了,和车厢成了直线,屁股已经进去到里面了,可是有点向左偏了,跟着老板将方向向左打了一点,车头和车厢又开始扭动,跟着回轮,这次车厢正了,顺利地往后倒。
  张军在下面看得糊里糊涂,只见老板一会儿向左打,一会儿向右打,车厢和车头就仿佛一条长蛇似的扭来扭去,结果就顺利地倒进去了,整个过程一气呵成,没用第二下,相比之下,自己就真是菜鸟了。
  “扑哧。”老板已经将车倒入了狭小的煤场,拉下了手刹。旁边的煤已经不多了,停在了中间的空地上,打开车门,就正好将煤卸在旁边。
  熄了火,关掉大灯,老板也跳下车。
  “技术真不错,我看了半天也没看懂,到底怎么倒车啊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其实很简单。”老板说道:“你把牵引头当作单车的转向轮就行了。”
  “什么?将车头当作转向轮?什么意思?”张军很是不解。
  “单车怎么倒车啊?”老板问道。
  “很简单啊,向左倒,就向左打方向,向右倒,就向右打方向呗。”张军说道。这个问题,仿佛在问中学生一加一等于几似的。
  “那半挂和单车的区别在哪里呢”
  “不就是多了个脑袋呗!”张军说道,
  “半挂和单车的区别就是那个磨盘(即牵引鞍座,车厢和车头连接,转动的地方),因为磨盘是个转轴,所以看车厢往哪里倒,只需要看车头和车厢的角度就行了,车头朝左偏,那么车厢一定会朝左边倒,车头,就相当于单车的转向轮呗。”
  听老板解释了这么多,张军算是明白点了:“其实脑袋就相当于是转向轮,所以我想向左倒,得先向右打方向,这样车头就会向左偏,就可以向左倒了。”
  “嗯,挺会融会贯通嘛,”老板夸奖道:“所以,半挂倒车反方向,就是这个意思。但是不能全反方向,反方向是为了调整车头,先反方向,跟着就得回正,否则车头一直偏,就会撞上车厢。而且,由于得调整车头才能调整倒车方向,所以半挂倒车延迟得很厉害,你得等车头调过来了,车厢才能向指定的方向掉,所以要预见性打方向,也就是提前打方向,回方向。”
  嗯,这下原理明白了,只要多练习几次,自己肯定也会像老板和王师傅那样倒好半挂的。“还有,你说我开始就不对,是什么意思?”张军接着问道。
  “我们半挂倒车,要尽量选择向左倒车,不要向右倒,比如刚才倒车,你在前面路口掉一下头,返回来,就是向左倒了。”老板说道。
  “为什么要向左倒呢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因为我们国家是靠右行驶啊,所以驾驶座椅都在左边,你向左边倒,看得比较清楚,而且还可以将头伸出来直接看到后面,右侧的反光镜由于车头原因,已经被挡住了,你只需要将左边看清楚了,贴着左边倒,肯定就没问题,如果向右倒,你全得看右侧的反光镜,左边的被挡住了,这样看得不清楚,容易出风险,明白了吗?”
  这下明白了,真是成也车头,败也车头啊。要想开好半挂车,关键就是看怎么玩车头了。
  刚才的老师傅也凑了过来:“不错,你是我见过的倒得很不错的了。”说着绕着车转了一圈。惊讶地说道:“怎么这个封条破了啊?”
  两人吃了一惊:一路上风吹日晒,难免封条不会破,可是刚才打电话说,只要封条不破就直接卸了,这可怎么办啊?
  张军快步走了过去:果然,封条破了一点,但是还没有全破。封条没有全破,车门自然打不开了。张军讨好地说道:“就破了这么一小点,没什么事吧?”
  “不行,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中途动过什么手脚啊?我们经理说了,封条破了,不能卸,你要是卸了,经理给我打电话问起来我怎么说啊?”对方说道。
  老板也过来了,看了看封条,经验丰富的他立刻就明白了:这不是存心找茬呗?解决也很简单:给点小费呗。
  老板从口袋掏出一张五十的钞票,塞到对方手里:“这大晚上的,您也挺辛苦,这点小意思您收下,就算是我请您吃顿饭吧,这封条…”
  “哈哈。就破了这么一小点,没事,没事。”对方立刻换了一副嘴脸,果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,卸煤也得给小费啊!
  “那我们这车也倒好了,什么时候卸啊?”
  “当然是明天了,这大晚上的上哪里找装卸工去啊?”老师傅一脸严肃地说道,仿佛这个问题太不该问了。
  明天?现在才晚上八点多,等一晚上,明天卸了煤,白天不能走,还得晚上才能走,得多耽误一天的时间,不行!老板合计了一下,必须今晚找人卸了啊!
  “师傅,帮帮忙,想想办法,找几个装卸工来吧,要不我这车就走不了啊!”老板又和老师傅磨了起来。
  挠了挠头,对方沉思了一会儿,说道:“好吧,看你这么实在,我给你打电话叫几个装卸工来,不过,这大晚上的,不能白叫人家吧,你再给人家意思意思?”
  老板苦笑了一下:又是潜规则呗,运费还没拿到手,个个都是大爷,谁都得罪不起啊!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中国重型车网 ( 渝ICP备06001360号 )

GMT+8, 2023-2-1 07:47 , Processed in 0.045899 second(s), 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