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卡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卡车相关的理由,或将注册名发QQ信息至825858940)
楼主: qq820501400

第一部卡车人的小说《卡车那些事》在线连载   [复制链接]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00:32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三十五章 二叔疯了
 哪个二叔?怎么就疯了?张军非常焦急,可又不知怎么安慰小芳。
  “怎么了?和猴子似的呆不住了?”张军一会儿坐起,一会儿又躺下,王师傅觉察出了张军的变化。
  “小芳的二叔疯了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这个事,在我们这里已经传开了,你怎么才知道啊?”王师傅叹了一口气,说道。
  “我连小芳说的二叔是谁都不知道。”
  “这还不知道,就是前段时间到处卖车的老刘呗。”王师傅说道。
  “老刘?”张军一想,哦,是那个刘老板。陕汽奥龙前四后八。脑子中回想起这个人来。
  个子不高,古铜色的脸庞,头发稀稀落落的,粗壮有力的胳膊,一看就是个地道的农民形象。后来看到村子里许多人都买车跑运输赚了钱,也四处借钱,买了辆陕汽奥龙,前四后八。可是自从买上车后,运输市场就开始不景气,没赚到钱,再加上不会管理,每个月都为了还车贷而发愁。
  跑运输,也是需要头脑和技术的。没有头脑,跑什么路线,运费低还是高,得预先算计好了,没有技术,车上的一个小毛病也会造成大事故,最终影响运营成本,别人挣钱,他挣不到钱,别人不挣钱,他就赔钱。
  那台陕汽奥龙,到了他的手里,没有过几天安稳日子。先是由于操作失误,导致变速箱齿轮报废,修车花了三千,刚开始赚钱,又由于请了个“二刀把子”,出了事故,处理事故赔了五万块,还没上保险!东拼西凑,四处借钱,一直拆东墙补西墙,实在没办法了,才决定把车卖了。
  唉,跑运输,也不一定就是致富的门路啊,现在出去建筑工地打工,一天也挣一百块钱,一个月也有三千块钱,而跑运输,贷款买车,投入四十多万,好的话三年回本,赚个破车,买卖不好的话,干着急没办法,因为买卖不好,不得已忍痛将车卖掉,赔了十多万,现在又看到别的车赚钱开始眼红了,心理素质差的,疯了也是有情可原的。
  张军握着手机,半天不知该发什么短信好。说什么?任何的语言,都是那么苍白无力。扔下手机,呼呼大睡,睡着了,就不会烦了吧。
  车少路宽,一路上王师傅开得很快。重载货车,开这么快其实很危险,但是看看车道上的其他车,个个都像开飞机似的。卡车人在路上,也有很多的无奈啊。
  很快,夜色黑了下来,出了内蒙,进了张家口。照这速度,这一趟比上一趟能快两个小时,时间就是金钱啊。可是再多的金钱也是需要活着才能享受的,在内蒙那里可以空档放坡,到这里是绝对不可以了。王师傅换入低档,开着刹车淋水,慢吞吞地下着一个个的大坡,跑过这么多趟了,每一个坡都是死亡地带,都得小心翼翼地应付。
  每当看着身边闪着大灯呼啸而过的大车,王师傅就想大喊:“小心!”这些车都是内蒙牌照的,大部分是新车,跑这边的路不多,新手新车走不熟悉的路,很容易出事的。
  驶出了下花园,路终于比较平了,突然,大灯的光芒中,一个人影一晃:危险!王师傅快速扫了一眼后视镜:后面没车,打开双闪,防止后车追尾,这才带了一脚刹车,车只稍稍减了一下速,不能再踩刹车了,强制减挡吧!摘挡,轰油门,“咔嚓”挂入五挡,发动机不甘地发出轰鸣,车速降了下来,再摘挡,猛轰油门,挂入三挡,车又是一顿,慢了下来,再踩死刹车。“扑哧”,随着高压空气的响声,悍威驯服地停在了离对方只有一米远的地方。
  王师傅摇下玻璃:“你骂个逼,大晚上的不回家报老婆睡觉去,来这里找死啊?”刚才要是刹不住,把他给撞死了,真是够冤的了。真想下去扇他俩打耳光子。
  对方慢慢地回过头来,脏乎乎的脸上挂着两条鼻涕,用手指指着王师傅,笑哈哈地说道:“悍威,还没我的奥龙好呢!”
  王师傅呆住了,眼前的这个人,正是疯了的刘老板。
  刚才悍威的急剧减速惊醒了沉睡中的张军。看到由于急刹车而从上铺掉下来的卫生纸。张军说道:“怎么了?出啥事了?”
  王师傅没说话,用手指了指前面。
  “怎么了?”张军顺着王师傅的指向望了过去。
  一个披头散发的“鬼”,张着两只大手,摸了过来。
  “哇,午夜惊魂!”张军两腿发抖,再凶狠的人也从未害怕过,从小就怕鬼。
  “你看清楚了,这个人是谁?”王师傅点了一只烟,说道。
  张军再仔细一看:刘老板,小芳的二叔。
  赶忙跳下车,“二叔,你这大晚上的在这干吗呢?”
  “等我的奥龙呢,快从内蒙拉煤回来了,这一趟,就能挣一万呢,拿着运费,先还贷款,再买辆菠萝(上海大众POLO)开开。”
  “二叔,大晚上的,你穿的这么少,赶快回家吧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不行,不行!”说着坐在地上,像个三岁小孩撒娇。“我不回去,我等我的奥龙呢,不要赶我走。”
  看了看来往的车辆,这样呆下去是很危险的。怎么办?先给小芳打电话吧。
  看看手机:已经深夜十一点半了。小芳早就该休息了吧?现在打电话,会不会吵了她啊?
  张军拿着手机,按通了电话。“嘀,”刚响了一下,就接电话了。
  “喂,小芳啊,这么晚还没睡吗?”张军不敢直接切入正题,先客套了一下。
  “唉,怎么睡啊,二叔走丢了一整天了,现在所有的亲戚都在四处找她呢,我在二叔家陪着二婶,二婶哭了一整天了,刚睡着。”
  听到小芳难过的声音,张军心里也很不是滋味。“你快叫人来鸡鸣驿接二叔吧,我在这里碰到他了。”
  “真的?”小芳急切地问道。“好的,我马上叫大哥二哥过去接人,你在那里等着啊。”
  “好的。”张军挂了电话。
  再看看,二叔跑哪里去了?王师傅怎么也不见了?
  “王师傅!”张军喊道。
  “别喊了,在这里呢!”张军顺着声音望去,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清,打开手电,这下看清了。王师傅蹲在车尾,再看看,二叔不知什么时候钻到车厢底下了。
  “二叔,快出来,里面又黑又脏,小心磕了头。”张军喊道。
  “不行,我在给传动轴打黄油呢,开车一定要勤快点,黄油一定要打好了,否则烧干了会抱死的。”二叔一边说,一边拿着一支捡来的短木棍当作黄油枪,“认真”地打黄油。
  唉,张军和王师傅两人对望了一眼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不把他拽出来,车是没法儿开走的。可是看他这劲头,不折腾几个小时是不罢休的。
  “等一会儿吧,我已经打电话了,他家人马上就赶到了。”张军说道。
  只好等着了,王师傅站起身子,拿出一支烟,点着火儿,使劲地吸了一口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01:06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三十六章 死亡地带
 一支烟还没有抽完,远处就传来了机动三轮车的突突声。
  他们来了,张军已经认出是小芳家的机动三轮车。
  “大哥,二哥。”张军认出来了,车上下来的两人正是小芳的表哥。
  “舅舅。”两人叫道。
  车底的二叔还是没反应。
  大哥凑上前去,一把抓住二叔的手,想把他抓出来。
  “不许动我,嘘,车车在睡觉呢。”二叔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  唉,有时候,疯子其实挺快乐的,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自己所创造的世界里。
  “车车在睡觉呢,二叔也该睡觉了吧。”张军顺着话茬说道。
  “我不困。”二叔说道。
  “咱们明天再等奥龙好吗?刚才刚打电话回来,说堵车了,明天才能到。”张军又说道。
  “好吧,你们谁都不许走,等拿到运费我请大家吃大餐。”二叔说着,爬了出来。“打好黄油了,五十,快给钱。”
  张军从口袋掏出一张罚款单,“给你一百,不用找了。”
  二叔接过“钱”。笑呵呵地说:“下次还来找我吧,我给你好好保养一下。”
  “舅舅,回家睡觉啦。”两个哥哥也凑上来,终于将二叔拉上了车。
  张军望着车远去的光柱,叹了口气,上了车。
  这一耽搁,又浪费了半个多小时,该赶路了。
  王师傅已经连续开了七八个小时了,该张军驾驶了。张军定了定神,眼前还是浮现着二叔的空洞的眼神,喝了口水,发动了车辆。
  踩离合,挂档,松手刹,起步。悍威又欢快地跑了起来。这一段路还比较平整,跑起来比较顺畅。过了这一段路,就要进入八达岭高速了。
  八达岭,是东行进京的必经之路。老110国道的替代路。既然是高速公路,本应该体现出高速的样子来,可是一进入了山区,高速公路除了比国道宽一点之外,体现不出半点高速的样子来,也是随着山势建立,总是曲折环绕,其中的两个十几公里的下坡路,最是危险,被称为:死亡地带。不说别的地方,就张军所在的村子,至少有三个司机在这里遭遇不幸,开得快固然是一个原因,不得不说的还是设计的问题了,如果多穿几个隧道,多建几座桥,就不会这么难走了。就连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都报道过了,可是死亡地带依旧在这里矗立着。
  照例,在下坡之前,张军将车停在路边的加水站仔细地检查了一下,尤其是轮胎和刹车淋水,这两个是要命的家伙,将水箱加满了水,确认每个淋水管都放出水来了,由于水箱里有水锈,很可能会堵淋水管,一次疏忽就可能是生命的代价。这也是中国特色了,司机知道制动的缺陷会安装刹车淋水来解决,高速路或者国道也都知道这个问题,也会提供相应的加水站来为司机服务,全地球估计只有中国在这么搞了。外国的车辆据说早在八十年代就安装辅助制动了,大货车最常用的是液力缓速器,什么原理不知到,好像是将下山的动能转换成了热量利用水箱散发出去。反正下坡很好用,基本不用踩刹车,不知中国什么时候能够普及。
  确认没有问题了,张军打开排气制动,配合着合适的档位,缓缓下坡,一切尽在掌握之中。排气制动,刹车淋水,间歇性刹车,这是重载车辆安全下坡的有效手段。
  突然,后面光柱忽闪忽闪来回变光,伴随着刺耳的喇叭声。“呜,呜。”不住地鸣笛。
  唉,可怜的家伙,张军知道,在这种下坡路段如果遇到这种情况,一般不是对方的司机野蛮,而是,他刹不住车了,所以,张军毫不犹豫地向右打了一下方向,让了过去。
  呼地车过去了,至少有八十迈,也是一辆前四后八,好像是北方奔驰拉煤车,扫了一眼,看到了牌照灯下的“蒙”字。又是一辆不熟悉路的内蒙拉煤车,唉,不熟悉路还跑这么快,失去控制了吧?这情况,听天由命吧。
  这条路张军跑过好多遍了,老司机一谈到这个死亡地带就闻之变色,这条路设了几个紧急避险区,紧急避险区是设置在路边的一条岔路,有三个方式给失控的货车强有力的帮助。岔路上先是半米深,几十米长的水坑,车开进去一方面水有阻力,另一方面可以将刹车鼓降温,使失效的刹车恢复刹车能力,再进行制动。如果过了水坑还无法减速,前面紧跟着就是一个铺满沙石的急上坡,车在这里一边利用沙石的阻力减速,一边由于上坡而减速,急上坡大概也有几十米长,大部分都会在这段停下来。如果到了坡顶还没刹住,前面是一排废旧汽车轮胎,只好往上面撞了,如果撞完了还是没停下来,对不起,来世再见了,急上坡本来就是将坡垫高了,冲出这个地方,那将是万丈深渊。张军不知多少次自言自语,自己可不会用到那个地方。如果失去控制了,唯一的选择就是撞上紧急避险区,但最近的避险区到这里还有半公里呢,希望那个车可以坚持到这个地方。否则,肯定玩完了。
  尖利的鸣笛声消失了,张军小心翼翼驾驶着前四后八,这个十几公里长的下坡,使自己如履薄冰。
  到了那个紧急避险区,张军向右瞄了一眼:刚才的那辆失控货车就在上面。真是惊险,那辆车悬在了坡顶,头已经探出车顶两米多,两排前轮都悬空了,好像一个跷跷板,不过不用担心掉下去,后面沉重的货箱压着呢!那个司机正踩着车顶向下爬呢,要是一不小心掉下去,肯定是万劫不复。
  该出手时就出手,况且水箱也该加水了,张军刹住车,停在紧急避险区旁边的加水房边,确定手刹刹好了,才跳下来,向那边跑了过去。
  两个司机已经都下来了,脸色很难看。
  “兄弟,需要帮忙吗?”
  “帮我打一下122吧。”两人面色如土。
  打完了电话,两人定了定神,说道:“第一下刹车还管用,第二下就没有了,我本来开着刹车淋水的,第二脚刹车下去没反应,才明白过来,只打开了刹车淋水,却没有开气压淋水器的气压开关,有水也没用,抢档也没抢成功,要不是有这个紧急避险区,这趟两人肯定都报销了。”
  转头看了看还在“荡秋千”的车,“这下可惨了,大梁都弯了,修车又得花一大笔钱,一会儿路政来了拖车又是一万。”
  张军拍了拍两人的肩膀,捡回一条命,就是万幸了,下次一定得小心啊!
  看了看惊魂未定的两人,张军转身,还得继续自己的下坡之路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01:33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三十七章 我的小芳
 手握方向盘,脚踩鬼门关,奔驰在送葬的道路上。忘了是谁以这个顺口溜来调侃货车司机行业了。由于一向小心翼翼,所以从来没出过什么大事故。也算是顺利地成长为一名老司机了。另一方面,也是运气好,一辆货车有几万个零件,说白了,就是一堆零件用螺丝拧在一起的,谁也不能担保某个螺丝会松了,会断了。冥冥之中,自有天意吧。据说每个车老板都在家中供着一小尊佛像,也算是求个平安的意思。
  后面的王师傅还在睡觉,张军点着一支烟,提了提神,终于出山了!再开两个小时,就可以到达目的地卸货了。
  一路无语,卸了煤,又跑了一趟,轮到张军休班了,回家洗了个澡,没来得及睡觉,就直奔小芳家去了,不知二叔怎么样了,很是担心。
  一进门,迎面看到小芳那令人心动的倩影,张军的心就跳得厉害,每次都是这样,虽然相识这么长时间了,还是羞涩地像个中学生似的。当然,脸不像开始那么红了,张军很喜欢这种感觉,有点害怕,又有点期盼,有点羞涩,又有点欢喜。
  “军,你来啦。”小芳首先打招呼。
  “看你眼红的,刚回来吧?怎么不先睡觉啊?”小芳有些心疼张军。
  “哦,不知二叔怎么样了,我过来看看。”张军低声说道。都有点不敢看小芳的脸,每次看到,就不想离开了,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。
  “嗯,我也正想到二叔家看看去,咱们一起去吧。”说着,小芳拉过张军的手,挎着张军的胳膊,两人一起向二叔家走去。
  天啊,让我幸福死吧。张军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,走路都有点走不稳了。用手抓住小芳的手,好细腻光滑啊,真想一辈子握着小芳的手,永远不放开。
  “你这死鬼,二叔家到了!还往前走?”小芳说道。
  不知不觉中,二叔家就到了。两人走进门去。
  “二婶!”小芳对着闻声而出的一个中年妇女,说道。
  “二婶!”张军也赶忙叫道。不用说,这肯定就是二叔的老婆了。头发已经白了,脸上爬满了皱纹,没一丝光泽。
  来人拉着张军的手,仔细打量了半天。“你就是小芳的对象吧,光听老刘说起你来了,肯吃苦,能干,人品也不错。”
  “哪里,哪里。”张军谦虚道。
  “这次老刘走丢了,也多亏你遇到他,把他找了回来,要是碰上其他车,老刘他…”说着鼻子一酸,眼泪落了下来。
  这只能说是运气好,要是当时没刹住…张军不赶往下想。“我们凑巧碰到而已,我和小芳这就是过来看看二叔怎么样了。”
  说起二叔,二婶的眼泪又流了下来。“这个老不死的家伙,本来种地就挺好的了,看着别人买车赚钱,非也要买车,自己又不会开,也不懂修理。没赚到钱,赔本卖了吧,到了别人手里马上赚大钱了,一气之下,就变了,我怎么开导都不行。”
  “二婶,别急。”小芳安慰道。“我们让二叔去医院治疗吧。附近就有一座精神病院,二叔的病不重,应该治得好。”
  二婶擦了擦眼泪:“你看我这糊涂的,大伙儿先进屋吧。”
  几个人进了屋。二叔坐在炕上,正在玩泥巴。用泥捏出了一个车的形状。“呜呜,”二叔口中喊着。“拉煤去咯,快开车!”
  又用泥捏了一个警车。“前方发现敌情,马上躲避。”说着将车藏在怀里。
  “嘀咚嘀咚。”嘴里振振有词,“警车开走了。”说着又拿出怀里的车。
  已经坏了,刚才放在怀里的时候,挤坏了。
  “注意,注意,出现重大交通事故,一辆牌号为牛B74110的陕汽奥龙前四后八大货车,在锡林浩乐地段失控,翻出高速路,请大家立即救援。”
  二叔玩得不亦乐乎。
  两人心里酸酸的。
  “二叔头上怎么缠着纱布啊?”小芳问道。
  二婶苦笑了一下。“回来后又要出去,你两个哥哥都回去睡觉了,我又拉不住他,眼看又要跑啦,我情急之下,顺手拿起擀面棒,敲了他一下,才把他给拦下了。又弄点泥巴哄他玩,终于才不往外跑了。
  曾经那么精明的一个二叔,落到了这个地步,怪谁?两人心里很不好受。但看了看玩得起劲的二叔,也许,疯了之后,他反而快乐了吧?在自己创造的世界里,自得其乐。
  看到二叔的样子,二婶的眼泪又止不住流下来。二叔是家里的顶梁柱,这下,这个家只能靠自己支撑下去了。
  从二叔家出来,两人一路无话。张军几次想和小芳说点什么,不知怎么开口。
  “时间不早了,你回家休息吧,好好睡一觉,又该出车了。”还是小芳先开口了。
  “嗯。”张军支吾了一声,就是不愿意走。
  “扑哧。”小芳笑了,“走吧,别和赖皮狗似的赖着不走了,明天要是有时间的话,可以再过来嘛,我又跑不了。”
  “嗯。”张军也笑了,对小芳有说不出的依恋。“那我就先回去睡觉啦。要是明天车还回不来的话,我就再来找你。”
  “好的,我想绣个十字绣。明天要是有时间了,咱们一起去县城转转吧。”
  “好的。”张军想。就是没时间我也会找时间来的。回头看了一眼小芳,我最爱的小芳啊,我定要娶你过门。
  可是张军还是没有来成,小小的遗憾留在了心里。悍威像卯足了劲的百米健将,一天一夜就跑一趟。车轮一转,一天一万(毛利润),还没和小芳去买,就被老板叫回了车上。可惜了二叔,要是能多坚持几天,就迎来这短暂的货运春天了。
  运价坚挺了不到一个月。车老板们个个脸上笑开了花。抓住机会,狠赚了一笔。内蒙各处的超限站,煤检站,从无到有,从少到多,交警,路政们,层层扒皮。高速路上禁止四轴以上货车通行的限令也已经取消了。前四后八,前四后十,半挂车,都开上了这条传说中的发财路。运费一降再降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01:56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三十八章 半挂车
 内蒙的运费稳定在了200元左右一吨左右,这运费不会赚大钱,也不会吃亏,但还是越来越多的车涌了上来,好多人买了新车,都踏上了这条传说中的致富路。虽然现在买卖不好,但是再过几个月,进入冬天,煤的需求量会大增,那时又可以捞一笔了。大伙儿卯足了劲,都在等待着传说中的黄金时代。
  转眼间,每年一度的审本又来临了,幸好这次只扣了两分,几百块钱的审本费用,换来的是一个大红戳。张军的驾驶证是B证,这次验完本,惊奇地发现B字没有了,变成了A2本,而且上面带有IC卡,据说以后扣分才取刷卡的方式了,这个无所谓,换汤不换药,高兴的是直接升成A2本了,代表着祖国大地上的所有货运车型,自己都可以开了。
  A2本,除了单车之外,还可以开半挂车。半挂车,顾名思义,是半挂着的一种车,呵呵,没说明白,半挂车,指的是一个车头,后面挂了一个车斗,车斗前面直接安放在车头的底座上,底座俗称磨盘,车头转弯时,磨盘上的车斗跟着转动,拐弯。车头很灵活,但也造成了一个难题,因为车头和车斗是靠转轴连接在一起的,所以倒车的时候,有点很费脑筋。
  半挂车有什么好处呢?第一,单车越长,转弯半径越大,而半挂车的车头和车斗之间是灵活可动的,所以减小了转弯半径。第二,半挂车的车头拖着车斗走,提供动力的是车头的驱动轮,驱动轮离发动机很近,只需要一根传动轴就可以了,有效提高了传动效率。第三,不能不说的秘密是,半挂车更适合跳磅,车头轻,很容易跳磅。
  半挂车的车头又分为4*2,6*2,6*4三种类型。4*2指的是车头只有两排轴,前排转向,后排驱动。6*2有两排转向轮,一排驱动轮。6*4是一排转向轮,两排驱动轮。简单来说,车头就像一个小号的单车,前四后四,前二后八(指轮胎数)就分别指后两种,这也是牵引头的主要种类。
  还在开单车时,张军就瞅准了半挂车。如果说前四后八是单机(单车通常称为单机)中的战斗机的话,那半挂车就是战斗机中的F-22(全球最强的战斗机)。所有重卡厂商的主要精力,都放在了半挂车上,解放的悍威奥威系列啦,东风的天龙系列,柳汽的霸龙507,陕汽的德龙2000,重汽的豪沃,还有北方奔驰,福田欧曼,在所有的车中,张军最喜欢的是欧曼,超级大的驾驶室,气囊减震,密封得特别严,任外面灰尘漫天,里面也是清新如春。虽然以前遇到的那些前四后八挂二拖三的超载霸王们很牛,可是只能如蜗牛般爬行,全挂车是禁止上高速的。半挂车,必然成为公路运输的主力军。只是自己的驾照不够资格,还不能开半挂,只能看着眼馋。
  现在在张军的面前,就是一辆前四后四牵引头,还是解放悍威。
  前段时间老板发了笔小财,一个月赚了十多万,随着拉煤车的增多,前四后八越来越体现出它的弊端:自重大,载重少,老板狠了狠心,二十二万,提回了这台新悍威牵引车,再加上车厢,保险什么的,全办下来据说得四十多万。
  张军围着车转了两圈,车头和自己开的那辆前四后八一模一样,车门上的鹰还是那么犀利。油箱很大,至少有三百升吧,发动机很新,锡柴290,还是法士特9档变速箱,只是后桥不再是457冲焊桥了,变成了解放轮边减速桥。这种桥承重能力更大,拉得更多,对这一套黄金组合,老板是很满意的,据他们已有的车主说,这辆车最多拉过150吨,刚刚的,啥问题都没有。车架上的磨盘很新,还没开始干活儿呢,屁股上耷拉着三根不同颜色的线,分别接挂车气管和电路的。四个气瓶,麻块花的驱动轮,真是越看越喜欢。只是一排驱动轮,冬天到了冰面上绝对是灾难。上坡也会增加打滑的几率。
  “老板,为什么我们不选择后双桥呢?(即6*4)还有,欧曼9更高大,也更舒服,夏天空调嗖嗖的”张军有点不满意这点。
  “因为我们这前四后四车头最轻了,不到7吨,欧曼9车头9吨多,比我们少拉2吨。”老板沉醉在车头里。“我们只选择最适合我们的车,要享受,奔驰啦,劳斯莱斯更享受,咱用它拉煤啊?半吨都装不了。放心吧,我的眼光不会错,这种车会在我们这里遍地开花的。”
  看着车头的大红花,张军羡慕极了。总有一天,自己要买一辆属于自己的车!
  张军从副驾驶上跳上了车,内饰和自己开的前四后八一模一样,仪表盘也是老式的。一样也有好处,那就是容易上手,卧铺的塑料薄膜还没有撕去,前风挡玻璃的临时牌照还贴在上面。看看出厂日期:乖乖,九天前刚出厂的车。
  “咱这车刚出厂就送过来了吧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那是,现在运输市场很火爆,我都订了一个月了,现在才有车,各个重卡都是这样,有的都等了两三个月了。
  “老板,司机找好了没有啊?”张军试探性地问道,当司机的,都喜欢开新车,自己也一样。
  “老王说要开这车,加上我,还缺一个,怎么,你想开吗?”老板看出了张军的心思。
  “我的驾驶证也成A本了,我相信自己的能力,开这车没问题。”张军赶忙说道。
  “好吧,给你个机会。咱们晚上出发,去梁山接挂斗。你跟我一起去吧。新司机还没来,老王还在内蒙呢。”老板笑了笑说道。
  “好的,出发时叫我。”张军高兴地回答。梁山?张军想起了水浒传。那可是及时雨宋江的老本营。此地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,要想过此路,留下买路财。这趟去梁山,会不会遇到拦路的好汉呢?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02:26 |显示全部楼层
第三十九章 梁山提挂
 趁着夜色,两人向梁山进发了。
  梁山,当年108好汉盘踞地,打抱不平,劫富济贫。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最终还是被招安了。与敌人的斗争中,战争只是手段。同样的目的,手段可以选择很多种。兵不血刃地将对手收拾得一干二净。高俅的政治手段也算比较高明了。
  希望自己不会像当年的宋江一样,断送了自己应得的江山。
  很快到了张三营检查站,车像往常一样多。漫长的排队过程中,张军左右观望着车流。虽然拉煤已经不怎么挣钱了,还是有越来越多的新车投入到运营中来,抢着分一杯羹。
  随着计重时代的到来,轻量化这个词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耳边。半挂车是一种最大的公路运输车了。一共六根轴,总重允许五十五吨。所以,减轻车重才能提高货运效率。这也是老板选择悍威牵引头的原因。这个牵引头只有7吨多,一次运输可以多拉两吨,有更高的收益。这也是6X2(即前四后四)牵引头盛行的原因。6X4应该是最合适的一种车型。但因为是后双桥,所以会增加自重。而前四后四这种牵引头,在不需要怎么受力的前面增加了双排转向轮,而需要承受力的后轮只有一排。这种畸形的车型大行其道,也只是当前计重收费政策下的一个产物罢了。
  轮的了自己的车,因为空车,不需要跳磅。张军缓缓驶过地磅前面的红字,显示6.78吨。这个数已经相当低了,即使油箱加满,也不会超过7吨。
  空车相当灵活,张军稍踩油门,车头就嗖地窜了出去。虽然有八个前进挡,空车还是可以越级加档的。一,三,五,七,八,加了四次就加到最高档。但是变速箱是直接档的箱子。不是超速档,后桥速比有点大4.44经济时速只有75左右,张军不敢跑得太快。会带来额外的燃油消耗。但是开惯了前四后八重载车,再开这个小的牵引头实在太容易了。稍稍踩了点油,车速表就像吸了毒品似的疯狂右转。八十,九十,一百,最后稳稳定在了一百。张军不敢太快了。要是油门踩到底,估计能跑到一百二。要是下坡溜空档,估计很快就能爆表。
  还是新车开起来爽!开了这么多年车,还是今天第一次开新车,处女驾!
  来到梁山,天已大亮。
  而今的梁山,已经是全国闻名的半挂车生产基地。许多拖车都是这里生产的。生产拖车的技术含量不高。几个人,有焊接,切割工具就可以开工。焊起车厢,安上车桥,铺好管路气路就OK了。但这种小作坊式的生产是无法保证质量的。所大型的拖车厂有许多现代化的设备。大梁是用钢板一次卷压成型的。据说焊接过程中采用了生产线流水作业。各个焊点焊缝的焊接质量得以保证。车桥采用国内名牌产品——广东富华桥,再高级一点的还会安装ABS。
  张军来到的通亚厂就是这么一个规模很大的拖车厂。大厂选拖车,虽然价格会高一点,但是质量有保证。还不到上班时间,工厂还没有开门。张军开了一夜车,已经是人困马乏,躺在卧铺上睡觉。
  老板拨通了销售人员的电话,对方很热情::“您稍等,我马上就到。”
  几分钟后,一辆小QQ停在了悍威的前面。有一个小伙子从车上下来,热情的打招呼:“您好,您好,二位就是张家口来的师傅吧。”
  老板也下了车,对方热情地和老板握了一下手:“欢迎订制我们厂的产品。我刚才联系了一下车间主任,您的车还在车间没完工。大约还需要一天的时间吧。您先将车头停在我们厂的停车场,我带二位去招待所吃点饭,你们也休息休息睡一觉。”
  成为上帝的感觉真好!老板暗想。买车头的时候是热屁股贴冷板凳。自己给人家送钱,还像求着对方似的,人家一拖再拖。而这里的拖车厂竞争的厉害,所以销售服务也这么让人满意。
  招待所不是很大,但是看起来挺干净。二人都已相当疲惫,躺下来就呼呼大睡。
  一觉醒来,已是下午三点。老板等不及了。晚回一天,就少赚一天钱啊。就又拨通了销售的电话。得知车斗正在安装车轴,决定去车厂看看。
  车间外面,即将属于自己的那个红色车斗在阳光下是那么耀眼醒目。前面两条支腿在支撑着车身。后面一辆叉车师傅悠闲地翘着二郎腿。叉车的两条胳膊托着车斗的后屁股。几个工人将车轴带着车轮推到了屁股下面。
  每个车轴的轴头上都带着一把尺子。一个小伙子叼着烟,在车斗前面的牵引销下操作另一个仪器,指挥着其他人“二轴向左动一点,再动一点。”
  两人知道,货箱有三排轴。这三排轴的安装必须精确。否则就会造成轮胎的早期磨损。这几个工人所做的正是全车的重中之重。看起来很专业,老板很是放心。
  车轴上,FUWA这几个字非常耀眼,这是富华桥的标志。13吨车桥,16吨鼓,也是减轻自重的一个手段。这个车斗,厂家承诺不超过7吨。连带车头,总重不会超过15吨。标载下可载重40吨左右。算是轻量化中的典型代表了。偶尔拉一下大载,厂家称可以保一百吨。真可谓是致富利器了。
  调车头搞了近两个小时,车轴安装完毕。叉车师傅将叉车臂放下。几排车轴的板簧弯了一下。开始吃劲了。只剩最后一步。铺设好全车气路电路就可以出厂了。
  张军低头弯下身子观察车桥。奇怪?怎么在屁股上还有几个气罐啊?
  “小伙子,第一次接触挂车吧。”一个老师傅问道。
  “是呀。”张军老实地承认。
  “你知道挂车最危险的是什么吗?”
  “刹车过热失灵呗,重载车都怕这个。”
  老师傅摇了摇头:“其实有时候刹车不失灵更可怕。”
  “嗯?为什么?”
  “半挂车是由两部分组成的。你想,如果车头先刹住了,可是货箱还没刹住,会产生什么后果呢?”
  张军一想,“那绝对是人间惨剧。几十吨的货箱冲来,瞬间就会将车头拍扁的。”
  “对啊,所以所有的挂车都需要车斗先于车头刹住。让车斗拽着车头,才不至于造成悲剧。而气刹系统中压缩空气的传递是需要时间的。如果踩刹车,肯定车头离得近,先刹死。所以要在挂车的下面另放几个气瓶。那么在踩刹车的时候,后部气瓶直接供应压缩空气,距离大大缩短。时间变短就灵敏了。所以在中间装上了继动阀和快放阀。继动阀随着脚踩刹车时动作,瞬间完成制动。快放阀的作用是刹车结束迅速放下压缩空气。明白了没?”
  “不明白。”张军摇了摇头。“原理太深奥了,没听懂。”
  “要想开好半挂车,这些是必须掌握的。小伙子,好好学吧你。”老师傅拍了拍张军的肩膀。
  所有管路安装完毕,一个小姑娘过来将车架打上出厂编号。把出厂合格证交给了老板。车斗就算完事大吉。
  下一步,该将车头与车斗连接了,车头上有牵引鞍座即磨盘。车斗前面有牵引销,只要将车头向后倒,使牵引销正对磨盘中央,“喀嚓”一声,磨盘锁死。就完成了,可是说起来比较简单,做起来就难了,牵引销才有胳膊粗,而且在驾驶室内是看不到的,车向后倒的过程中,两边的误差不能超过几厘米,对于近两米宽的牵引车来说,简直就像高射炮打蚊子。
  “张军,你上去倒车吧。”张军知道,这是老板在考验自己的技术了。
  张军进入驾驶室,打着火,将车缓缓向后倒。两侧的反光镜中,车斗的轮廓越来越接近了。张军反复注视着两边的反光镜,保持车厢两边的距离相等,这样牵引销就对正磨盘了。越来越接近了,张军使用了半联动,缓打方向,缓回正。
  “好!”外面传来了老板的喊声。从后窗向后看去,车厢稳稳地坐在了鞍座上面。老板跳上驾驶室后面的工作台,安装好管路接头又跳下车。
  “向前开。”老板在侧面又向前摆了摆手。
  张军踩离合,挂入一档,松离合,踩油门。“咚,咚咚。”车头跳了起来,张军像坐在了跷跷板上面,差点将自己颠飞了。
  怎么回事?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03:04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四十章 加油站猫腻
 怎么会这样?张军很是没面子。转头一看,旁边几个人正在嘲笑地看着自己。
  “第一次开半挂车吧?”一个人问道。
  “怎么了?”
  “第一次开半挂车的基本上头都会跳。但跳的厉害的非你莫属了。”
  “啊?为什么会跳啊?”
  “开半挂和单车不一样。单车后桥是驱动桥,比较重。反作用力比较小。牵引头比较轻,尤其是悍威。而这种前四后四的牵引头,只有第三桥是驱动桥,偏偏正好在磨盘下面。一起动,车轮一转,没把车开走,反而车头由于反作用力,自然就跳起来啦!”
  旁观者清,当局者迷。张军立刻明白了。唉,跳就跳吧,我就不信治服不了你!缓抬离合,轻踩油门。刚才还倔驴一般的悍威这次像个听话的孩子,终于乖乖地起步了。和单车一样,加油,松油,摘档挂档,一气呵成。由于有了前四后八的经验,而且配置差不多,操作起来得心应手。
  从宽大的后视镜向后看,这车比原来的前四后八长多了。车厢有13米,可以装更多的煤。超车的时候更需要注意了,得给后车留足更大的距离才可以变道。而且,每次转弯,外侧的后视镜就由于车头和车厢有夹角而挡住了。这给驾驶者造成了很大的心理负担。时刻得留心看不到的地方。
  出了车厢厂,崭新的悍威牵引头,拖着崭新的车斗,踏上了返航的路。
  “老板,我们是这样回去还是配点货回去啊?”张军问坐在副座上的老板。
  “配货?算了。在山东境内,我们的外地车还是不要配货了,否则,血本无归啊。”
  “为什么呢?我们这一趟油费,过路费也花了不少了,配点货回去,刚好可以贴补点嘛。”张军想着给老板省点钱。
  “我们还没办理正式牌照,没办理运营,没有保险。一旦出事,后果不堪设想。我可不想赔得倾家荡产。遇到交警,路政,更是想罚多少罚多少。我们还是回去上好手续再拉货吧。”
  “咱这车,上保险就得四万块。这钱是绝对不能省的。咱们跑车,不能一日发家,却能一日败家,真出了点什么意外,一辈子也翻不了身了。”老板很有感触地说道。
  正开着,油箱报警亮了。“老板,咱们该加油了。看来半挂确实比前四后八废油。空车百公里都到30升了。”张军说道。
  “当然。咱是290的发动机嘛。在前面中石化加油站加点油,再在路边吃点饭。然后就直奔高速公路杀回去。”老板说道。
  前面不远,中石化的牌子亮着。不知不觉中,天色就已经黑下来。张军打开右转向灯,收油门,摘空挡,靠惯性溜了过去。奶奶的,空挡溜车半挂也比前四后八溜得近。张军又给了一脚油门,挂上六档。发动机又吭哧了几下,才进了加油站。车越长,转弯半径越大。拐弯也得注意,进入匝道时,张军从反光镜里看到车厢后轮快到转弯处了,车头快要过了才敢打方向。这样刚刚好。否则,方向打早了,后轮就跑到路基下面去了。
  来到加油机前面,老板跳下车,和加油员说道:“加八百块钱油。”
  张军也下了车,绕车转了一圈,检查一下车的状况。
  转到加油机前,看了一眼,油价又涨了五毛钱。唉,人家是垄断经营,想加价就加价。算了,总比没有强。想想去年的油荒,到处都加不到油。排半天队,只给加二百块钱的。最后还是给加油员塞了五十块钱小费,才又多给加了二百块钱的。这年头,有奶就是娘,有油就是狂啊。
  这加油员怎么回事啊?加一下油,停顿一下。扑哧,扑哧,加油枪响个不停。
  “不能加太快了,否则油会喷出来的。”加油员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,边加边微笑地解释道。扑哧,扑哧,加油枪还是一顿一顿的。
  “嗯。”张军正想说句客套话,老板在旁边发话了:“该怎么加你就怎么加。我们不是第一天跑车的。我这车是新车,人却不是新手。都是十几年的老司机了。别的我也不说了,加油跳不跳你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  小姑娘一笑,露出了两颗小虎牙:“对不起,是老板要求这么做的。”说完,手长按着加油手柄,加油枪也不跳了。油刷刷地流进了油箱。加油机上的字飞快地跳动起来。
  “咚”一声响,加油机显示金额:八百元。加油员将油枪挂在加油机上,又露出了两个小虎牙:“到会计室来交钱吧。”
  老板跟着小虎牙后面,走了过去。
  那两颗小虎牙,留在了张军的脑海中。原来虎牙也这么好看。这么好看的小姑娘老板为啥还以那样的语气和她说话呢?
  老板很快出来了,张军也跳上车。拧开钥匙,各个表针动了起来。油表指针也缓缓地上升,走到一半,就不动了。
  张军瞪大了眼珠子:怎么才这么点?八百块只加了半箱油?
  老板拍了张军头一下:“傻小子,咱这油箱是三百升的,老悍威是二百升的。所以八百块最多半箱油。楞什么?走吧。”
  哦,糊涂了。张军也拍了下脑门,发动车辆,缓缓驶出加油站。
  “老板,刚才那么好看一个小姑娘,你为啥用那种口气和她说话啊?也不怜香惜玉啊。”张军笑着问道。
  “这还是好的。要是在咱们那,我真想一个大耳刮子抽她。”老板气愤地说。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她看咱新车,以为咱什么都不懂呢。这点小伎俩还想骗我?加油枪加一下停一下,这样会造成油量减少。因为加油泵得给油枪压力,这样反复变化,能少给咱们加油。还中石化呢,也是个黑心的加油站。咱这是八百块的油,照她那加法,能加进七百块钱的就不错了。”
  还真是人不能貌相啊,想不到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小丫头也会骗人。水泊梁山,真是卧虎藏龙之地啊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03:39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四十一章 准备腾飞
 一边开着车,张军一边在感叹,世风日下啊,现在的社会,只要是钱,什么都可以干。想睡觉,盖着的是黑心棉,医院的废棉花球做的;想吃肉,是注水肉,现在还加了瘦肉精;喝点牛奶,还是三聚氰胺;有钱能使鬼推磨,还可以使磨推鬼。
  算了,不想了,还是安心开车吧,这样走思,很容易出事的。大灯早就打开了,两道闪亮的光柱照在前方,张军左手拨拉了几下操作杆,换了换远近光,按了几下喇叭,“呜,呜…”心情好多了。
  悍威半挂威风凛凛地跑在高速公路上。从宽大的后视镜看去,长长的车厢,一排小灯在两边闪亮,比较壮观,如果原来的前四后八叫蜈蚣的话,现在的就像一条巨龙,在祖国的大好河山间纵横驰骋,所向披靡。290马力的发动机,增压中冷,带动近15吨的空车简直易如反掌,稍稍多踩点油门,发着绿光的仪表盘上转速表就嗖地扭动一下身躯,速度表也跟着转动,提速那是相当快,简直赶得上小轿车了,只要敢踩油门,在高速路上所向无敌。只是轮边减速桥较大的速比限制了最高车速,否则,能把大卡车开飞起来。
  张军渐渐摸透了悍威半挂的脾气。这才是公路的霸主,运输市场的主力军!张军喜欢这个车喜欢得要死。再让自己回去开那个旧悍威前四后八,真是有点不甘心了。
  回了家,第一件事就是办理各种手续,改装车辆。老板跑到车管所办理各种手续去了,吩咐张军看着师傅们干活儿。
  改装的第一步,就是安装刹车淋水。由于各种原因,出厂车辆是不能够安装的,只能提回挂车后自己加装。这也给交警增加了一项罚款的借口:私自改装。可是如果不加装,那可是会出人命的东东。所以罚就罚吧,该加还得加,安全第一。这也是迫不得已的办法。
  挂车那长长的大肚子底下空间非常大,所以随便安装到一个地方都可以,车轮多,刹车鼓多,需要淋水也就多,所以挂车的刹车淋水箱都比较大,足足是前四后八的二倍,加一次水,能加一吨多。
  几个师傅在挂车下面忙活着,火花飞溅,焊上了淋水箱的架子,然后将淋水箱抬了上去,用四条钢带紧固好,在所有的刹车鼓侧面焊了一个小支架,将水管在全车布置好,全部接通。如今早已普及电磁阀,落后的水龙头早就淘汰了,将电磁阀接在水箱与淋水管中间,电线穿过全车,从驾驶室的一个小窟窿里塞到仪表板前面,接好仪表板上的开关。再接好气管,一切就搞定了。师傅们轻车熟路,干得很麻利。
  张军在旁边看着,感觉悍威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,在受到无微不至的照顾,很快就要长大了。
  第二步就是将所有的车轮全拆下来,保养车桥,就是给轴承加黄油,(俗称拔轮)。虽然是新车,一点也不能相信车桥,拆开后,好多车桥的黄油只有一小点。没办法,人家也是为了节约成本嘛,自己可不能节约,要是黄油烧干了,那可是要着火的。又把轮胎全部拆开,加了点滑石粉,否则时间长了,内胎和外胎就会粘到一起,那可就死翘翘了。
  老板已经买好了一大桶优质黄油,厂家可以省,自己是不能省的。只有对车好,车才能对自己好,才能为自己带来效益。
  “妈的,钢板螺丝滑了。”一个小师傅喊道。
  张军跑过去一看:果然,前桥上的一个六角螺帽已经看不到边缘了,六角变成了圆形。
  小师傅接着说道:“这个钢板螺丝真搞笑,别的都是33的(螺丝大小型号),我已经把别的螺丝都拧松了,就这一个,用33的有点小,套不进去,用34的有点大,难道是33号半的?那可全国仅此一个了,真搞不懂厂子里怎么把这不同型号的螺丝装在一起的。”
  小师傅喃喃地说道:“这年头,一条螺丝都偷工减料。”摇了摇头,接着想怎么对付这条滑脱了的螺丝。
  “师傅,这滑了的螺丝怎么办啊?”张军问道。
  “那还能怎么办啊,”小师傅无奈地说:“用钢锯锯断,再换条新的呗。”说着操动钢锯,咯吱咯吱地锯了起来。
  第三步,就是改装变速箱支架。法士特的变速箱比较给力,但是安装到了车架上前面和离合器相连,后排的两条螺丝没有固定,就在那里耷拉着。只有前面承受力,后面没有支撑,这样时间长了容易造成整个传动系统出问题。解决的办法也很简单,只需要自己做一片钢板,打好窟窿,将钢板固定在车架上,中间用吊耳把变速箱吊起来固定好,真不懂一汽作为大厂,怎么连这点也不给做好,还得留点回来自己加工。
  趁着其他师傅忙活的间隙,张军干了一些小活儿:拿着工具,检查紧固所有外部螺丝,汽车说白了,就是一大堆铁疙瘩用螺丝固定到一块儿去的,很难保证所有的螺丝不松动,一旦主要的螺丝松动了,就会出大麻烦。接着将所有线路用胶带捆扎一遍,尤其是可能有摩擦的地方。气管磨破了会漏气,刹车就会失灵,电线磨破了会漏电,很可能就会着火,液压油管磨破了方向机就会失灵,一点也大意不得。
  最后一步,就是防小偷的装备了。随着跑运输的人越来越多,很多小偷们也盯上了这个发财的门道,偷油,偷电瓶,偷备胎。车主们也想出了各种各样的方法来保护自己,恶整小偷。将电瓶架焊死,将油箱盖换成防盗的。
  已是深秋,天气比较凉了,所以空调暂时不用安装,等到第二年夏天的时候,还得再安装顶制空调。没办法,悍威已经不是解放主打的产品,所以空调不是标配了。
  收拾得差不多了,悍威充满了阳刚之气,就仿佛一条巨龙,随时准备腾飞了。只等手续办妥,就可以上路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04:14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四十二章 磨合
 新车回来,要想让它发挥最大的功效,不至于早期损坏,英年早逝,磨合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。
  何谓磨合?磨合就是指在汽车装配后使用前,为了使各个配合件正常稳定运转的一种措施,也称跑合。磨合是一种有意安排的磨损过程。发动机的活塞与汽缸壁经过磨合,可以结合得更紧密,各个齿轮也要经过磨合,使齿轮之间的齿合比较平滑过渡。磨合期,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小问题,把这些问题解决了,汽车就会乖乖地驮着货物,为老板创造价值。汽车磨合的优劣,对车的寿命、安全性、经济性将会产生重要的影响。
  悍威半挂如初生的婴儿,也要经过这个过程,才能如凤凰磐涅,浴火重生。
  磨合分成三个层次:空载磨合,中载磨合和重载磨合。去梁山提挂,就算是空载磨合了。中载磨合,对半挂车来说,已经是可以创造效益了,老板打算让悍威半挂先去蔚县拉一趟煤,走一趟近途,就算是中载磨合了,接着就直奔内蒙,加入茫茫的车流中,和那两台车一起组成一个小的车队,征战沙场。跑够两三千公里,就进服务站保养一下,换机油,齿轮油什么的,磨合就算是结束了。
  其实任何事物都是需要磨合的,比如感情。想起小芳,张军心里就甜丝丝的,自己和小芳之间的磨合已经水到渠成了。小芳是个含蓄的女孩,她虽然不会对自己说:“我爱你。”这些肉麻的话,但一件件小事,都体现出了她对自己的关心。她会在自己出车前,发一个短信:路上小心。自己给她发的短信,即使深夜,都会很快地回短信,张军猜测,小芳睡觉前肯定没关手机,而且放在头的旁边,这样就可以很快接到短信了,真是个体贴人的好女孩!有妻如此,夫复何求?只要有时间,张军就很想和小芳呆在一起,只要看着小芳的身影,自己的心就踏实了。两人谈论的话题,已经开始婚姻这个话题了,张军很盼望着有一天,能将穿着婚纱的小芳娶回自己的家,转眼之间,自己也已经到了而立之年,也该有一个安稳的家了,我的小芳啊,肯定会是一个贤妻良母。
  新车第一趟,自然要放炮了,图个吉利,也有的地方不放炮,因为放炮预示着轮胎“放炮”。老板买了十挂一千响的鞭炮,摆在车头前面,张军过去,点着了鞭炮捻子。
  “咚,呯,啪。”鞭炮声声,震耳欲聋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硫磺的气味,一片硝烟。
  炮声响过,老板郑重地将从庙中求来的红布系在了车头的反光镜两端,轮胎钢板上。王师傅和张军两人跳上了车。
  王师傅坐在驾驶座椅上,发动了车。“嗡,嗡嗡”在马达的带动下,车身一抖,发动机着火了,轰了几下油门,观察各个仪表,都比较正常。新车气路比较严密,不需要打气,气罐里的气压就够八个了。王师傅踩离合,挂入一档,松开手刹,“扑哧。”十二个刹车分泵松开了,慢松离合,缓踩油门。到了离合器的接入点的时候,悍威又不知好歹地跳了一下,仿佛在向大家示威似的。
  王师傅一感觉到车头跳动,松离合松得更慢了,悍威缓缓启动了。
  不愧是老司机,张军比较佩服王师傅。自己第一次开的时候车头一跳,自己下意识地一踩离合,车头下沉,再抬离合器,车头又往上动,就造成了车头的反复跳动,王师傅缓松离合,巧妙地化解了这个问题。
  “半挂车车头是不是都跳啊?”张军和王师傅说道。
  “也不全是,原来的车头都是6*4的,跳的比较少,因为6*4的车后桥是双轴,没有转轴,车头不会上扬,咱这6*2的只有一根后轴,动力一输出,本来应该是车轮转动,但是车轮不转,就是车头绕着后桥为转轴向上转动了,咱这车头轻,磨盘又正好在后桥正上方,所以转得比较厉害,别的6*2的车比如欧曼,车头9吨多,车架比较长,磨盘又在后轴的前面,所以跳不起来了。”
  说着王师傅扫了一眼两侧后视镜,老板的身影在反光镜里久久矗立,摆着手,看着新悍威半挂上路了。
  张军想起了乔家大院里的乔致庸,每次出发,都要站在车辕上大喊一声:“走咧—。”突然心里一阵激动,摇下车窗,伸出脑袋,冲着前方,也大喊了一声:“走咧—。”惹得大家哈哈大笑。老板在后面笑得直不起腰来。
  这第一趟,老板让王师傅和张军两人先出车,他办理剩下的手续,车牌什么的办好了,也上了检测线,但是营运证什么的还没下来,得他亲自处理去催。车子收拾好了就不能在家闲着,否则每个月一万多的贷款能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  因此老板嘱咐再三:“这第一趟,全当做磨合车了,跑一趟只要不赔就行,千万别出什么事故,等这一趟跑完了,各种手续办全了,再去内蒙发财。”
  很熟悉的路线了,西行,到了鸡鸣驿左拐,穿过涿鹿,就到了蔚县的煤矿,如果不堵车,装煤不排队的话,一天的时间绰绰有余。
  可惜这些都是空想,还是有不少车行驶在这条路线上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重复着昨天的故事。
  王师傅开车驶上国道,踩油门,提速,加档,感叹道:“马力大就是好,加档轻松,不拖档,法士特变速箱也不错,而且这箱子还带同步器。”
  同步器?啥是同步器啊?怎么王师傅的嘴里,净吐出这些让自己不懂的专业名词来啊?
  讨好似的望着王师傅,张军说道:“王师傅,啥是同步器啊?”
  开着新车,王师傅心情比较好,说道:“同步器就是变速箱上的一圈小环,所以又叫同步环,有了它,可以减小换挡时两根轴的速度差,提高换挡的平稳性,不打齿。明白了吗?”
  “明白了。”(才怪)。张军暗想。说了和没说一样,你这师傅当的,肯定带不出好徒弟来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04:38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四十三章 增压器故障
 正向前开着,张军爬上了后面的卧铺,驾驶室和原来的前四后八驾驶室一模一样,所以卧铺也是一样大小,虽然比起天龙啊,什么的卧铺不算大,但是一个人睡觉还是比较舒适的,比起老西北王的卧铺来,大了不少。新车,被褥也是新的,第一次,就被自己占有了,很有一种异样的感觉。
  刚要睡着,就听“砰”的一声,发动机的声音明显不一样了。唉,倒霉,怎么第一趟出车就有故障啊。仪表盘上,发动机故障灯亮了,王师傅打右转向灯,将车停在了路边。
  熄了火,两人跳下车,怎么回事?新车发动机就出问题了?两人都是一头雾水。
  半挂车的优点就是车头和车斗之间距离比较大,所以当出事故的时候驾驶室可以整体后移,保护驾驶人员,其实这也只是厂家这么宣传而已,自己见过的许多事故,驾驶室撞扁了,还在原位置,真正做到整体后移的,也就只见过北方奔驰(内蒙古包头出的一种重卡,引进奔驰重卡技术国内生产的)真正做到了驾驶室后移。另一个优点,就是空间比较大,所以检查维修比较方便。
  张军顺着电瓶盖旁边的两级台阶,蹬上了驾驶室后面的工作台,仔细查看发动机,希望可以找出问题来,一目了然,发动机增压器的进气管子居然掉了!
  所有卡车的发动机,为了增加马力,都引入了增压器,原理非常简单,所谓增压,就是增加进气管的压力,让发动机吸入更多的空气,就可以让更多的柴油在汽缸内充分燃烧,从而达到增大功率的目的。增压器像两个串联在一起的电风扇,一个风扇用来给汽缸鼓气,增大进气量,另一个风扇是来带动鼓气的这个风扇的,动力来自于汽车的尾气,发动机排出的废气不是直接排放的,而是先进入增压器,吹动这个风扇,带动另一个风扇给进气增压,所以也称为废气涡轮增压。因为排气具有滞后性,所以这种增压方式也具有滞后性。
  现在,这个进气口的皮管子掉了,空气直接进入了汽缸,后果是非常严重的:空气在进入汽缸之前,必须经过巨大的空气滤清器,将空气中的尘土什么的过滤掉,否则灰尘会直接损坏掉汽缸壁和活塞环,密封不严,动力就会不足,冒黑烟,离结束寿命就很近了。
  解决的办法也很简单:再接上就可以了。
  虽然能看到,但是没法儿干活的。只能把驾驶室顶起来,露出发动机,才能接好。
  “王师傅,增压器管子掉了,打起篓子(驾驶室)接上吧。”
  王师傅扔掉抽了一半的烟:“奶奶的,肯定是出厂的时候就没给咱接好,这帮装配线上的龟孙子,就不知道拧螺丝的时候拧紧吗?一汽这么个大厂,三大件都是刚刚的,总是被装配这些小问题弄得乱七八糟。”
  嘴里骂着,还得修理啊。王师傅抽出液压杆,将驾驶室保险松开,开始一下一下压液压泵,悍威的驾驶室一顿一顿地翻了起来。
  “咱这车是低配,现在高级点的都是电动翻转了,比这省力多了。”王师傅说着,两手还得使劲,压了三十多下,还没翻起一半来。
  “我来吧。”张军接过液压杆,压了起来。胳膊有点酸了,总算将驾驶室顶到位,然后拿出改锥,将增压器管子重新接好,用改锥将紧固的铝带拧紧,两分钟就搞定了。
  “打了十分钟的篓子,就为了这两分钟!”王师傅还在抱怨,“幸亏不是在煤矿,要是在那种环境里,到处都是煤灰,非得把发动机报废了不可!”
  正说着,一辆路政的桑塔纳开了过来。
  糟糕!两人心中一惊,只要一见这种乌龟壳,非得放点血不可。
  “你们怎么回事?不知道不能停车吗?”
  下来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子,衣服扣子扣得都错位了,一打嗝,喷出一股酒气,看来是刚喝完酒。斜着眼瞅着两人。
  “真是不好意思,车坏了,正在修理。”
  王师傅上前,陪着笑,递过一支烟。
  “少来糊弄我,怎么着?”路政不放过这个机会,又是一笔横财了。“车坏了?我打电话叫拖车过来吧。”说着拿出手机,就要打电话。
  “别,别别。”王师傅说着有点结巴了。
  张军放下了驾驶室,锁好保险,也跑到跟前,“我们已经修好了,马上就开走。”
  路政眼珠子轱辘一转,“修好了?我看看。”说着走了过去。绕着车转了一圈,露出了阴险的笑容:“你们的车把路弄脏了,罚款二百。”
  弄脏路了?两人跟着走过去,一看:没有啊?
  “你们仔细看。”路政说着指了指地面,用手摸了摸肚皮。
  两人顺着望过去,气得肺都要炸了:刚才打篓子的时候,由于新车,油泵里面的油有点多,漏到了地上一滴:总共也就花生粒大小。
  望着路政那得意洋洋的脸庞,张军真想上去给他一巴掌,那辆破桑塔纳,已经在地上漏了一小摊油:发动机油底壳,变速箱都在漏油。怎么不说他污染公路啊,自己这一滴,沙土一盖,就没有了。
  “我们这也算啊?”张军讨好地说道:“我们这是第一趟,还没利润呢,您高抬贵手,我们马上就走。”
  “不行。”不放血还想走?胖乎乎的路政暗想。“这么着吧,要票二百,不要票一百。这算是优惠了,看你们第一趟,给你们打个五折。”
  你奶奶个熊的,两人在心里把胖路政的所有直系加三代旁系女性亲属都问候个遍。王师傅掏出一百块钱,递给了胖路政,还得点头哈腰地说道:“谢谢您了。”
  胖路政又打了个饱嗝,拿着钱,上了桑塔纳,发动车辆,冒出一股黑烟,随着黑烟,远去了。活脱脱一个妖怪的形象。
  “走吧。”两人也上了车。
  “这些合法的强盗,披着人皮的野兽!”张军骂道。
  “就当给儿子花了。”王师傅倒是很豁达。“社会就这样,只要我们一天在路上,就得养着儿子们。”
  这么一想,张军心里也平衡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14-7-13 11:05:25 |显示全部楼层
第四十四章 处女航
 终于来到了煤矿,和每次一样,先去过地磅,对于悍威来说,自重轻是一大优点,才十四吨多一点,最近几年,随着治超的执行力度,轻量化逐渐成了香饽饽,就连随车的水壶,老板都要买一个塑料的,嫌铁皮的沉。
  排了半天队,都到晚上八点多了,才轮到悍威装车。
  王师傅已经在卧铺里睡熟了,张军发动车辆,开到了工位,按了下喇叭,示意可以装煤了。铲车开始装煤。
  “轰隆。”一铲子煤,倾倒进了车厢的大嘴里。张军打开车窗,冲铲车师傅说道:“师傅,第一趟,少装点。”
  “什么?”轰隆隆的发动机声音中,铲车师傅没听清。
  张军连用手指比划着,又说了一遍:“第一趟,少装点。”
  这次师傅听着了,用手指圈成了个ok的形状。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
  一铲,又是一铲,张军在车上发现不妙,怎么还装啊?
  赶紧跳下车,爬上大厢一看:乖乖,一米八高的车厢都要装了多半箱了,看这样,净重不下五十吨。
  “我不是说少装点吗?”张军冲铲车师傅嚷道。
  “这已经很少了啊,前四后八还装这么多呢,你一个半挂,这才装这么点了。你看人家别的车,哪个不是冒尖了?”铲车师傅回应道。
  唉,真是无话可说。张军无奈地摇了摇头,怎么办?自己可不想一锹一锹地将煤再卸下去,算了,就这么多吧。
  这次是近途,而且也就多半车厢煤,所以不用盖苫布了。车厢是标准车厢,一米八高,装内蒙的散煤差不多得装满了,但是这个煤矿的是块煤,密度大,这要是装满一车厢,至少有八十吨了。幸亏自己发现得及时,否则要是给装满一车厢,崭新的悍威半挂就受苦了。
  从车厢的小梯子上下来。张军拉开车门,扶着扶梯,蹬着两级台阶,爬进驾驶室。坐好了,打开电门,拧动钥匙,“嗡,嗡嗡。”马达喘着气,将290马力的发动机启动了,踩离合,挂入一档,松开手刹。然后缓慢抬离合,缓加油门。慢慢到了离合接入点。心里念叨着:不要跳,不要跳。神灵没有感动,咚,咚咚,悍威牵引头不服似的,向张军示威,跳了起来,有了前面的经验,张军没有犯同样的错误,跳就跳吧,不搭理你,接着缓松离合器,继续加油门,悍威牵引头跳了两下,终于爬了起来,开动了。接着松油门,摘掉一档,挂入二档。咣当一声,车头又不服似的跳了一下,乖乖地接着加速了。
  后面的王师傅翻了个身子,迷迷糊糊不知说了句什么话,接着睡觉去了。
  来到磅房前,远远地就将车身对正了,地磅才三米宽,要是不小心出了偏差,就会掉下磅板了,后果很严重,小心翼翼地将车开上磅板,前面红色的牌子亮了,上面显示着毛重:六十五吨,除去自重,这趟装了五十吨。本来半载磨合,打算装三十吨左右,可怜的牵引头啊,受委屈吧。张军下车开好票,回来将车又小心翼翼开下来。
  跳就跳吧,慢慢就适应了,张军暗暗想到。发动机的声音真好听!不用看转速表,只听声音,张军就知道发动机大概的转速了。新车不能轰油门,否则会导致过早磨损,张军一直保持在一千五百转左右换档,这样既能保持充足的动力,又不损伤机器。虽然换挡的时候车头会不由自主地跳那么一小下,但在张军的努力下,跳得越来越低了,最后就只剩下驾驶室的减震晃动两下,基本感觉不到什么了。
  和前四后八的区别,除了车头轻,会跳之外,还有一个最大的麻烦,就是倒车了。原来张军就了解过,听人家说什么反方向,具体也没想明白,所以开了半挂之后,有意无意地避免倒车,还好,每次的场地都非常大,不需要倒车就可以掉头了。
  车灯还行,远光的两道光柱照到了大概一百五十米,近光就有点暗了,两边都是漆黑一片,看不到什么东西。虽然夜路已经常跑了,但是第一次开着这么长的半挂,还是重载,这是第一次。路上并不孤独,这条线上的拉煤车不少。悍威显示出了它的优势:发动机比较有力。每次遇到上坡,前面的车就慢了下来。而张军开的半挂动力还是比较强劲,只将油门踩到一半,发动机就嗷嗷地带着车身冲了上去,最多换低一档,就够用了。这时没别的办法,张军会看对方车道没有来车之后,打左转向,超车。上坡超车其实很危险,但是不超也危险,跟在一个慢慢吞吞的车后面,会影响自己的判断。
  超完了之后,不能马上回原车道,尤其是半挂,更长,也更得给后车留足了充分的空间之后,张军才会打右转向,缓慢变回原车道。
  那些农用车们,虽然拉得也不少,但是一遇到上坡,就慢得像蜗牛爬,而上坡完了之后的下坡,更是胆战心惊。软软的轮胎,随时都会出现状况。而对于半挂车而言,这点重量太小意思了,六十来吨的重量,分担在六根轴,二十个车轮上。每个车轮才三吨多的负荷,简直就像巨人在过小溪,不用挽裤腿,都湿不了。
  这边的坡都不大,所以刹车淋水一开,再开着排气制动,张军只把档位倒到了六档上,就冲了下去。望了望后视镜里的光柱,心中不免得意洋洋:所有的公路用车里面,半挂车是最适合的选择了。
  五个多小时,来到了卸货的煤场,天已经快亮了,看到了过磅的磅板,张军倒吸了一口凉气:这个磅板太小了,不到十八米长,刚刚放得下整车,还得转一个三十度左右的弯才能上去。既转弯,又上坡,这还不是关键,最主要的是这个地磅只有一条通道,前面是一堵墙:也就是说,从上面过了地磅,得倒回来。
  要命了!怎么办?硬着头皮上吧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中国重型车网 ( 渝ICP备06001360号 )

GMT+8, 2022-10-3 12:44 , Processed in 0.062500 second(s), 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